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零一章 联合

  “忍者之神在上,我究竟说了些什么?”
  大森悠镰一脸懵逼的看了一眼周断,随后又一脸懵逼的看向了池内快枪寿,在见到了池内快枪寿那黑的吓人的脸色后,急忙开口解释道:
  “队长,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觉得嫂子大腿内侧的蝴蝶纹身很漂亮!”
  “嘶!!!”
  老实说,当大森悠镰刚开口说要和池内快枪寿的老婆开房庆祝时,池内快枪寿只是产生了愤怒,却并没有轻易相信大森悠镰的话。
  身为忍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各种各样的招式层出不穷,使用幻术或是药剂让人口不择言的例子多了去了,池内快枪寿并不是能被这些小伎俩所影响的忍者,甚至池内快枪寿当时还为队友捏了把汗,恨不得立即解决眼前的死猫,好去帮助大森悠镰解除幻术,然而,直到大森悠镰的纹身一词说出口,池内快枪寿当时就不镇定了。
  因为——池内快枪寿也觉得自己老婆身上的纹身很漂亮!
  事情,就怕推敲,很多生活中不去过多关注的事情,仔细回想一下,就会得出惊人的结论,难怪妻子在池内快枪寿每次出任务时都会仔细询问其外出的时间,有几次早回家想给妻子惊喜,面对的反而是莫名其妙的怒吼!
  最让池内快枪寿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妻子不顾土之国青菜贵的离谱,硬是做了一桌子的菠菜、青椒、大葱,卷心菜,期间还不时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当时都把池内快枪寿感动坏了,可事后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现在,一切的一切才豁然开朗!
  然而,此时此刻的池内快枪寿宁可不要这种开朗的感觉,愤怒之下,手中的长刀几乎都握不住了,可是,即使如此,池内快枪寿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嘶哑着嗓子开口:
  “大森悠镰,其他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先解决了这帮小子,等从战场上活下来,你的事我不再追究!”
  “我去,这家伙也太能忍了吧!”
  一旁刚刚干掉了对手的绳树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为了队友,居然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吗?”
  “屁个让步,你给我长点儿脑子!”
  周断恨铁不成钢的骂了绳树一句:
  “这家伙分明是看出我们很难缠,怕大森悠镰狗急跳墙联合我们反过来对付他,毕竟对付一个中忍可比对付中忍加上四个下忍再加一只中忍灵猫划算的多!
  而且事后大森悠镰逃跑撑死了只能让他在土之国出名,让我们跑了,他可就在木叶甚至整个忍界出名了!”
  “住口,我的队长不是你口中的这种小人!”
  形式危机,大森悠镰还想再挣扎一下:
  “要知道,我的队长可是为了高级忍术去陪了那个千代的母亲一晚上,为了手中的长刀,去陪了海老藏两个晚上,为了得到特别上忍的资格,去陪了……陪了……该死的!”
  大森悠镰双目血红的盯着周断:
  “你这家伙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爆料药剂!
  这药剂会将自己内心深埋的黑料爆料出来,只针对中忍及中忍以下,时间只有两分钟,且说出的内容随机,所以对于审问的意义不大,我只是想用于战场扰乱对手心态,不过你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啊……”
  周断拽出了怀里的空瓶子,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估计池内快枪寿最不想别人知道的事情你可是都知道了,你对于自己队长的信息,掌握的可真不少啊!”
  “开什么玩笑!”
  大森悠镰咆哮了一声:
  “我不会被你三言两语就唬住的!”
  “大森悠镰你放心……”
  池内快枪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干掉了这帮该死的小鬼,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队长,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好队长啊!”
  听了池内快枪寿的话,大森悠镰感动的不能自己,而后,向着池内快枪寿就甩出了五枚手里剑!
  没错,大森悠镰就是向着池内快枪寿攻击了过去,如果只是前面“夸赞”嫂子太美的几句话,大森悠镰还能在心里欺骗自己觉得队长可能不会追究自己,但后面的话,直接就定了自己的死刑!
  五枚手里剑划破空气,急速的射向池内快枪寿,大森悠镰紧随其后,双手疯狂的挥动长柄镰刀,向着池内快枪寿就砍了过去!
  “混蛋!”
  看到了大森悠镰的行为,池内快枪寿的脸都气绿了,自己明明都说了不追究,可这家伙依然觉得自己会干掉他,虽然自己的确是这么想的,但场中的形式逆转,自己一下子就陷入了不利的结局!
  按理说池内快枪寿一个特别上忍,几乎有着轻易干掉中忍的实力,但是就池内快枪寿所知,大森悠镰掌握着几招特别强大的禁术,真的拼起命来,自己兴许会受到重创,而在凶险万分的战场之上受到了重创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几乎是显而易见的,自己强忍着怒气说出不怪罪的话,也只是想在大森悠镰解决了对手后,趁其不注意将其击杀,谁想到大森悠镰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事情,的确是在向着池内快枪寿预想的方面发展,大森悠镰了解自家队长的实力,在一上来就开启了强大的禁术:
  “禁术——燃血之术!”
  大森悠镰浑身的血液在禁术的作用下被疯狂消耗,身上的皮肤因血液的热量而变得通红,周身不断的涌出血红色的血液蒸汽,虽然大森悠镰因禁术的作用痛苦的嘶吼了起来,但是,此时的大森悠镰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已经无限接近了池内快枪寿,配合着灵猫凉太,以及自身不怕死以伤换伤的战斗方式,居然还暂时压制住了池内快枪寿!
  “池内快枪寿的左腿受过伤,你们集中火力攻击这一点!”
  大森悠镰面对着池内快枪寿的攻击不闪不避,虽然肩膀被划开了深可见骨的口子,但他也在池内快枪寿的小臂上破开了一道血口:
  “你们几个不要愣着,我这副样子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我死了,你们也而跑不了!”
  “啧啧,真是丑陋的战斗啊!”
  看着大森悠镰那以命搏命的攻击架势,周断撇撇嘴,拿出了苦无,脑海里却是不禁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老话:
  “从古至今,只有自己人打起架来才是最狠最下得去手的,哪怕是火影忍者的世界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