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章 我真的是为他好

  划开伤口,取出残留的苦无碎片,双手叠起,治愈术随之发动,只见绿光闪烁一阵,原本巴掌大的伤口随之不见!
  少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着身前被治愈的患者,一种激动的情绪油然而生: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多少次的付出,多少次的汗水,我终于得到了独立完成一次治疗患者的机会……”
  屋外,五名医疗忍者正在拿着记录板,观察着少年的治疗过程,一声声赞叹不绝于耳:
  “这小子真是不错啊,仅仅是半年,就已经拥有了下级医疗忍者的实力!”
  “是啊,而且他的年龄还这么小,今年才刚刚八岁吧!”
  “这么小的年龄,以及这么快的学习速度,这已经创造了我们医院里的两项记录了!”
  屋内的少年救治着病人,屋外的考核人员赞叹不已,原本是画风正常的一幕,可接下来……
  看着眼前还处在昏迷中的患者,少年拿出一瓶试剂倒进了患者的嘴里,一股兴奋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
  “该死的,周围终于没人了,我终于可以完成自己的实验了,陌上时针是吧,记住今天吧,你他妈将会成为木叶村的奇迹的!”
  ………………
  “自来也呢?大蛇丸呢?猿飞三代目呢?都他妈死哪去了?出来和我单挑啊,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力量在涌现出来,我居然才只是一个下忍,开什么玩笑,上忍来了我也能一个打十个,不就是关系户吗,都给我叫出来,看我不揍死他们!”
  木叶医院楼顶,一个身穿病服的忍者疯狂的咆哮着,透过他敞开着的病服,依稀可以看见其胸口刚刚愈合后留下的淡粉色痕迹,然而此刻,这位战意十分高昂的忍者丝毫不顾及自己刚刚痊愈的身体,轻蔑的扫视了一眼周围围上来的医疗忍者,一个剑步冲了出去,一声声拳打蛇丸娘娘腔,脚踹三代苦瓜脸依稀在空气中传来!
  …………
  “嘭!”
  手掌拍击在木桌上的声音传来,正值壮年的三代目猿飞日斩额头青筋暴起,抓狂的朝着面前的少年咆哮了起来:
  “旗木周断,你究竟在搞什么?”
  “诶?”
  被唤作周断的少年一脸懵懂的看着面前的火影,十分诧异的开口问道:
  “我做了什么吗?”
  “呵呵,装,你再给我装!”
  三代目冷冷的看了周断一眼,随后蛋疼无比的拿起了办公桌上的文件:
  “陌上时针,飞鸟小队队员,下忍,共接下忍任务11次,完成下忍任务10次,失败1次,而正是这次,被敌人在胸口处刺入苦无,索性格挡的快,但也造成了苦无碎片深入胸口,考虑到其伤势虽然吓人,却并不严重,故此将其作为旗木周断,也就是你小子的下级医疗忍者考试内容,而为了避免操作时存在依赖感,故此将这例治疗单独让你操作,屋内不留一人,而恰恰就是这个不留一人……”
  三代目咬牙切齿的盯着周断:
  “不知道你小子给这个蠢货灌了什么东西,他一个下忍在村里到处乱跑,疯狂的挑衅着各个有名有姓的强大忍者,如果他猛然提升了战斗力也就罢了,可团藏只是试探性的放出了一个D级的忍术,就将他打成了重伤,全身百分之八十骨折,此刻正在重症病房吊命,这货是一点儿的战斗力提升都没有,对此,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诶?是这样吗?”
  周断无辜的瞪大了双眼: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要知道手术室里一个人也没有,谁看见了?我一定是被冤枉的!”
  “你小子当我老糊涂了吗?”
  三代重重的一拍桌子:
  “手术室里没人,可当时室外可是有着5个考核人员在看着你,难道他们无耻到拿你一个小孩子当挡箭牌?”
  周断挠了挠头,突然双手一拍,冲着三代露出了大拇指:
  “真不愧是火影,料事如神,这五个家伙想陷害我的意图被您一下子就发现了!”
  “陷害个屁!”
  即使如三代这样有城府的存在,此刻也忍不住爆了粗口,他一把拉开了桌子的抽屉,拽出了一本笔记本,蛋疼的念了起来:
  “三天前,发现旗木周断将一瓶红色未知药水灌进了任务悬赏的小猫嘴里,造成其敏捷度提升的同时,饥饿度与消化能力亦显著提升,其造成的后果是火影岩二代的鼻子下面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排泄物,清洁人员加工加点干了两天才弄干净!
  十天前,发现旗木周断将一瓶蓝色未知药剂灌进了犬冢鸣的忍犬嘴里,导致其在火影岩一代的脸上撒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尿,期间在躲避忍者的过程中依然没有间断,事后,该狗处极度脱水症状,直到两天前才完全康复!
  一个月前,发现旗木周断将一瓶黄色未知药剂灌入刚刚术后的男性患者嘴里,因其速度过快,其他医疗人员来不及制止,据旗木周断介绍,此药剂只是增加身体活力的药剂,但在患者醒后,表示出了对同性的极大兴趣,在将其击晕之前,此人已经脱掉了3个医护人员的裤子,更离谱的是,他把其中一个医护人员挟持到了火影岩上,内裤都已经脱了下来,如果不是暗部将其及时击晕,木叶史上第一起同性白日宣淫的案子就会在火影岩上发生了!”
  三代目抓狂的将手中还未读完的档案扔到了周断脚下,双眼冒火的吼了起来了:
  “我就不明白了,你下手的这些玩应儿怎么就这么爱在火影岩上作乱,破坏火影岩,这是历代其他忍村做梦都想做到的事情,就被你小子完成了无数遍,你究竟是在玩他们还是在害木叶,别看你小,信不信我把你扔到木叶监狱!”
  三代火影的咆哮结束,屋子里顿时陷入了沉寂,周断呆呆的看着火影,一时间被其气势震慑,在呆立两秒后……
  “哇…………”
  一阵嘹亮的哭喊声响彻了整个火影大楼!
  “……”
  火影的脸色立时犹如吃进了一只苍蝇,而听到门外传来的一声“火影大人,周断的监护人,旗木朔茂到了”时,更是让三代的嘴角抽搐不已。
  末了,火影看着刚刚进屋一脸懵逼的旗木朔茂和不停打滚,一把鼻涕一把泪往周围乱摸的周断,头疼的将这俩人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