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迈特戴的神逻辑

  帮师父擦屁股这种操蛋事情,百掌也不想的,但为了自己的师父,这种黑脸自己也只能是咬着牙当一次了。
  而看到了水门这种着急到不打自招的做法,百掌沉默了一下,仔细的品了品,觉得此事并不简单,案件之复杂,牵扯之广泛,自己一个小小下忍,稍不注意就会引来杀身之祸,甚至搞不好还会危急家族,所以对于此事就此罢手,不再刨根问底,是当前最为正确的抉择!
  “这样啊,昨天没有见到你们,我还在疑惑你们去哪了呢?”
  百掌也是拍了拍水门的肩膀,表示自己不在深究:
  “水门,你可真是一个记挂自己师父的好弟子啊,而且队长也是无私,居然也帮你一起寻找自来也大人,真是无私啊,要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可并不好!”
  话,是说出去了,但百掌心中仅存的羞耻心还是强迫着他偷偷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绳树,毕竟,这种事情自己都能看出来大概情况,没道理已经进入了顶级战略分析家状态的绳树会看不出来!
  果然,早就把目光从考核赛场上转移到了周断三人身上的绳树露出了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但对于周断等人的骚操作,绳树却并没有表示愤怒:
  “早点让自来也那个家伙行动起来也好,他实在是太怂了……”
  绳树淡淡的叹了口气,此时的加藤鹰早因为其他任务的原因离开了这里,而且四人所在的位置也很偏僻,加之几乎所有忍者都被场中的战斗吸引,所以有些话绳树也就直说了:
  “如果不是你们动手了,过两天我都要给自来也那家伙下药了!”
  “嘶!!!”
  周断、水门、百掌三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第一次发现了当人从一个极端转换到另一个极端会有多么的恐怖,就单以绳树现在的状态来看,这简直是一个心性丝毫不下于周断的存在!
  “战斗、水门、绳树还有百掌,你们都在这里啊!”
  绳树带给三人的震惊并没有持续多久,远处,一声高昂到近乎变态的欣喜呐喊声就传了过来,转眼之间,一道绿色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四人面前。
  来人是迈特戴,虽然他还是穿着一套羞耻脑残度爆表的紧身衣装扮,但水门、百掌和绳树却丝毫没有小看他的意思,忍者之神剥夺了迈特戴的脑子,但作为补偿,其一身强悍的实力周断小队可是有目共睹的,单以战斗力来看,火力全开的迈特戴完全可以跻身木叶前十!
  “是迈特戴前辈啊!”
  百掌主动打起了招呼:
  “您也是来参加中忍晋升考试的吗?”
  “那是当然!”
  迈特戴一比大拇指,露出了一嘴的大白牙:
  “成为中忍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这种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不过,有一件事我需要你们帮我参考一下……”
  迈特戴看了周断四人一眼:
  “昨天我偶然碰到了团藏大人,他告诉我说这次的中忍晋升考核比以往容易,只要我发挥出自己的实力,绝对能取得中忍资格,还说看在我也是一心为了木叶奋勇杀敌,再加上看在周断的面子上,对我以前过分的举动也不再追究!”
  “这不挺好的吗?”
  百掌有些疑惑:
  “团藏大人不计较你以前的无礼举动,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迈特戴摊开了双手,十分的苦恼:
  “我也知道自己以前的行为是有点儿过头了,骤然听闻团藏大人不再追究我,我也是非常感激,但就在我问了四五遍他是不是真的对我骑在他身上暴揍他、挥舞着拳头满场追着他打,把他的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也丝毫不介意,以确定团藏大人真的对这件事不再追究时,他的脸色明显的就变黑了,甚至要不是旁边的护卫拦着,他都有要和我拼命的架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直都没有搞明白这一点,团藏大人不是不再追究了吗?”
  周断:“……”
  水门:“……”
  绳树:“……”
  百掌:“……”
  “迈特戴大人,我和你说一句贴心的话……”
  没等周断开口,一旁的百掌就嘴角抽搐着开口:
  “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和团藏大人见面了,即使是偶遇,也尽量躲开着走吧!”
  “嗯?为什么?”
  迈特戴一脸的不解:
  “难道我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吗?”
  “没有为什么!”
  周断头疼的打断了迈特戴:
  “你现在只要记住百掌的话就好了,这件事情我以后会慢慢和你解释的!”
  “果然不愧是我迈特戴的徒弟,脑子就是聪明!”
  得到了周断的解释,迈特戴再次露出了一嘴闪耀着光芒的大白牙,对着周断比出了大拇指,而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道:
  “对了,周断,我和你说啊,这次的战场打扫我可是在沙忍的身上换到了不少的好东西,等过两天我买好了饮料和调味品,再打一头野猪,我们来一场愉快的烧烤,到时候水门、百掌、绳树也一起过来!”
  “等等,战场打扫,沙忍,换东西……”
  百掌依稀的从迈特戴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对:
  “迈特戴大人,你是说,你在战场打扫期间,没有直接抢夺沙忍的财物,而是直接和他们以物换物了?”
  “是啊!”
  迈特戴疑惑道: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倒也没什么不对的……”
  百掌略有迟疑的开口:
  “战斗结束后因不忍心沙忍过于凄惨,直接免费赠送他们食物的家伙都有,其实你这种行为也没什么,但我总觉得怪怪的,而且,以物易物,作为战胜方,我觉得你有些吃亏罢了!”
  “百掌,这你就不知道了!”
  迈特戴看着百掌,语气中竟罕见的带有一丝感伤:
  “风之国并不富裕,忍者的家当本来就少,再加上经历了一场大败,他们的生活就更是捉襟见肘了,十多年都是下忍的我,很能明白他们的感受,对于这样的敌人,我实在是不好意思直接去抢夺他们仅剩的一点儿财富了!”
  “这……”
  百掌被迈特戴的话语所震撼,像是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迈特戴这个人:
  “我没有料到您有这么深的感悟,迈特戴前辈,我很抱歉说出了失礼的话……”
  “哎,哪里哪里……”
  迈特戴双手掐腰,露出了豪迈的笑容:
  “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让你看笑话了,哈哈哈哈!!!!”
  “无论如何,您还是震撼到了我!”
  百掌的脸上还是有着些惭愧:
  “那我能问问您交换了什么物资了吗?”
  “啊,我拿走了他们的忍具和药品,作为补偿吗……”
  迈特戴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紧身衣:
  “我给他们每人套上了一件我自己亲手赶制的迈特戴特款战斗紧身衣!”
  周断:“……”
  水门:“……”
  绳树:“……”
  百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