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九十八章 猫的愤怒

  “八卦防御法——回转!”
  “木叶暗杀术——群蜂之舞!”
  无数围的掌影被百掌打出,密密麻麻的护在周身,查克拉从手掌中喷出,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防护罩!
  两柄短刀被水门飞快的挥舞,并不是挥砍,而是急速的直刺,犹如被惊扰的蜂巢中的杀人蜂,向着蜂巢四周扩散似的攻击!
  虽然是仓促之间使出的防御,但百掌和水门还是有自信可以顶住灵猫的第一波攻击,然而,他们还是小瞧了灵猫的攻击!
  灵猫灵活的穿梭于百掌和水门的攻击缝隙之中,水门的攻击全部落空,百掌的攻击也才堪堪的击中了灵猫两掌,而等灵猫的一波攻击过后,两人齐齐的吐出一大口血!
  “队长,怎么办?”
  百掌和水门退至周断身边,百掌语气凝重的开口:
  “这只灵猫不光攻击力强,而且攻击速度也快,低级的忍术对它不起作用,高级的忍术也来不及结印啊!”
  “的确有点儿难办,虽然这只灵猫的契约忍者是个实力低下的家伙,只要干掉沙忍,灵猫就会消失,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太难了!”
  周断与队员背靠在一起,艰难的抵抗着灵猫的攻击:
  “这只灵猫的速度太快了,即使我们是四个人,它依然能够将我们全部纳入攻击范围,而且还游刃有余,我们最好的机会就是刚刚对沙忍发动的攻击!”
  “我们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身边的百掌也在艰难的低档灵猫的攻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百掌感觉灵猫的攻击开始向自己倾斜,自己的压力是最大的:
  “第一时间看见有这么强的通灵兽,我和水门本以为他的契约者也是个强敌,不一起上根本干不掉,谁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实力低下的家伙,早知道我们就分段攻击了!
  “没办法,大家再顶住一会儿吧……”
  周断的语气严肃了起来:
  “面对这种情况,看来我需要使用药剂了,只要干掉了这只灵猫,对面的沙忍就不足为虑了”
  “混蛋!”
  周断分析着局势,在远处看热闹的沙忍愤怒不已:
  “我浅井泛健可是中忍,你们几个下忍究竟是怎么得出我实力低下的结论的!”
  “攻击全靠通灵兽,自己只在远处观战,遭到下忍的攻击居然使用替身术离开,如果你随后攻击还说得过去,可你只是丢人的用来逃命……”
  周断透过攻击的间隙,扫了一眼浅井泛健,眼中的嘲讽意味十足:
  “原来我还不太确定,但现在看你这副被我嘲讽,却依旧无能狂怒的样子,你的确不足为虑啊!”
  “混账,区区四个下忍,居然敢这么侮辱我浅井泛健,你们几个不要给我太嚣张啊!”
  浅井泛健的双眼几乎喷出了火焰:
  “丸子喵,不要留手,给我把他们全部虐杀至渣吧,快使用爱的猫猫拳、无敌猫猫踢,回村之后,我会给你爱的肚皮抚摸的!”
  “虽然嘴上说的厉害,可是攻击任务不还是落在了灵猫的身上了吗!”
  百掌现在已经确定,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灵猫的攻击目标,的确是落在了自己身上,虽然周断三人还是无法使出强力的防御忍术,但是防御的压力的确是开始减缓,最起码,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三个已经半天没有吐过一口血了!
  虽然是成为了主要的攻击目标,但百掌对于灵猫却并没有多少愤怒,反而是流露了一丝同情:
  “如果这名沙忍是个美丽少女我觉得都能忍了,可这个浅井泛健是个胡子拉碴的痴汉大叔,身为公猫,这只猫又也太惨了点儿!”
  “你这该死的家伙,不要破坏我和丸子喵的感情,你知道我们一起经历了什么吗?”
  自己与丸子喵的友情受到质疑,浅井泛健简直是怒火中烧:
  “丸子喵,赶快杀掉他们吧,快使用可爱的猫拳突击,使用可爱的猫尾巴攻击,使用可爱的猫掌拍击,使用可爱的……”
  “我可爱你全家啊,你他妈死不死啊!”
  感受到了作为敌人的百掌的同情,再连续听到了一连串的让自己忍不住钻进地缝里的羞耻招数,一直强忍着的灵猫终于忍不住对着浅井泛健爆发了:
  “你有病吧!你没完了是吧!你那些脑残羞耻的招数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爆发中的灵猫停止了对周断小队的攻击,对着浅井泛健破口大骂:
  “我他妈忍你很久了,你自己是个废物就老老实实的在一边躲着好了,不要起那些让人恶心的名字影响我战斗啊,我是一只成年的帅气灵猫,不是什么该死的可爱的猫崽子,我叫凉太,不是什么该死的丸子喵,还有你平常的那些脑残行为……”
  凉太发出低吼,怒斥着浅井泛健:
  “我的肚子让你随便乱摸了吗?我妈都不敢摸我肚子,你算老几啊?
  还有我的猫蛋,是个人都知道那不能乱摸,可你倒好,摸尽兴了还叫上朋友一起,我前脚刚打跑了一群人,你后面就又叫来一群人,你有他妈毒吧?
  我的指甲是我最厉害的攻击武器,你居然害怕我挠你家具就给我剪了,你是智障吧?没了猫爪子,我的那些厉害忍术怎么使用啊?”
  “丸子喵,你,你怎么能这样?”
  凉太的骤然爆发使得浅井泛健一下子手足无措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一直“依赖”自己的丸子喵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绝对没有问题,那剩下的毛病一定就出在对面的忍者身上:
  “丸子喵,你一定是中了敌人的幻术,赶紧醒过来吧,以你的实力一定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挣脱幻术的,等战争结束,回到村子,我请你吃你最喜欢的土豆!”
  “你个混蛋,我不爱吃土豆!”
  凉太彻底爆发了起来:
  “我爱吃鱼,哪怕是小鱼干也行,可你倒好,为了省钱,只让我吃土豆,我每次回去被同行嘲笑,都是因为你,你就没有一点点身为契约者的自觉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契约,我早就一爪子挠死你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眼见爆发中的凉太并没有继续攻击,周断抓住机会,直接从怀里拽出了一个卷轴:
  “这个卷轴里有一个封印,可以暂时解开你的契约,即使你攻击契约者也不会被反噬,身为通灵兽,你对于这个契约应该不陌生吧?”
  “小子,我会感谢你的!”
  凉太的爪子按在了摊开的卷轴上,卷轴上的花纹瞬间蔓延至凉太的全身,契约暂时破解,凉太顶着全身的纹身瞬间冲到了浅井泛健的身前,一直隐藏着的一根指甲自猫掌中冒出,查克拉蔓延其上,形成了一根半尺长的风刃,凉太气势汹涌,带着一腔的怒火,狠狠的抓向了浅井泛健的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