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十四章 土化术

  致命的一击导致了身体里的力量急速流逝,松岛五虎丸无力的栽倒在地,感受着生命力的急速消失,挣扎着抬起头,没有看向攻击自己的同村忍者,反而是直直的看着绳树,一双眸子里,满是高手之间未尽兴战斗到最后的遗憾:
  “高手寂寞啊……”
  周断:“……”
  百掌:“……”
  大汉:“……”
  “你这个混蛋!”
  虽然对面只是个龙套,但感受到了松岛五虎丸的心意,绳树还是冲着插入战场的大汉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面对同村的忍者都下死手,而且这样一位强大的忍者就这么憋屈的死在了你这种小人的手里,弱小不是你的错,但如此下作的手法,你真的就没有一点廉耻之心吗?”
  “我是卑鄙小人?那种货色是强大的忍者?我没有廉耻之心?我他妈还弱小?”
  大汉惊愕的看了绳树一眼,而后,一股浓郁的杀意不可抑制的爆发了出来,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绳树:
  “我土堂龙岛杀人无数,见识到我实力的家伙从来都是对我跪地求饶,没想到今天却被你这个智障给骂了,你很好……”
  土堂龙岛,原本只是风之国一名资质平平的下忍,但他却是有着一颗不甘平凡,渴望杀戮的心,正是这种决心,带给了土堂龙岛从最底层的忍者往上晋升的资本,硬生生从下忍拼杀到了高级中忍,只差一定的积累就可以顺利的晋升为上忍!
  土堂龙岛渴望鲜血,热爱杀戮,看到了交战中十分天真的绳树,一种名为虐杀弱小忍者,带他们领略真正恐怖的忍者世界的心思立时不可抑制的爆发了出来!
  本以为在绳树面前击杀了自己忍村的白痴会让绳树吓的尿裤子,跪在自己面前拼命的求饶,可是,非但没有出现自己想象中的画面,反而是被对面的智障嘲讽了一波!
  而且,最让土堂龙岛暴怒的,是绳树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与极度认真的表情,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弱小的忍者,只能靠着偷袭在战场上苟活,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激怒了土堂龙岛:
  “小子,我承认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既然这样,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砂忍的绞肉机——我土堂龙岛的厉害!
  土遁——血肉磨盘!”
  两块直径三米多由沙土凝结成的磨盘在绳树左右拔地而起,磨盘竖起,疯狂的向着相反的方向剧烈转动,急速的逼近绳树,由沙土凝结成的磨盘却是异常坚硬,上面布满了各种凸起的狰狞土刺,要将一切存在于两块磨盘之间的猎物磨碎至渣!
  “不好!”
  到底不是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在经过了周断的地狱训练后,绳树对于危险的判断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
  出现如此危险的局面,绳树放弃了他那释放速度慢的可怜的忍术,查克拉急速的充盈至双腿,直接原地高高跳起,躲过了土堂龙岛威力恐怖的一击!
  “小子,还没完呢!”
  眼见绳树躲过了威力惊人的攻击,土堂龙岛没有失望,反而是露出了嗜血的笑容,双手结印间大地再次涌动不息,霎时间冒出了无数巨大尖锐的土刺!
  “土遁——血肉磨盘之阵!”
  伴随着土堂龙岛的一声大喝,巨大的有着无数狰狞土刺的磨盘冒出了地面,以绳树为中心,疯狂的转动了起来,犹如一张深渊巨口,等待着无处借力的绳树从半空坠落,在绝望中被绞碎至渣!
  “对面的家伙不简单,绳树有危险,百掌,去救绳树,我去拦下那个土堂龙岛!”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周断终于是严肃了起来,与身旁的百掌同时出动,右手在腿部的忍包上拂过,三枚千本被握在手里,呈品字形极速的向着土堂龙岛射去,打断了他想继续释放忍术的念头!
  “小子,千本扔的不错,不过想要救人,你还差了一点!”
  千本袭来,打断了土堂龙岛的忍术,但是,取消释放忍术的土堂龙岛却丝毫没有闪避已经近在咫尺的千本的意思,千本从土堂龙岛的额头、咽喉、心脏穿过,穿出了三个透明窟窿,然而,想象中血液喷涌的画面没有出现,反而是只带出了一捧细沙,三处透明窟窿处细沙不停的滚动,只是瞬间,要害处的致命伤就已经消失不见!
  “土化术!”
  周断瞬间瞪大了双眼,怀里的烟雾弹不要钱一样的向着土堂龙岛砸了过去,转身冲向了绳树和百掌两个人,一手拽着一个,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队长,那是土化术?”
  虽然为了解救陷入巨大危机中的绳树,百掌的心思全部放在了怎么把绳树拽出血肉磨盘之阵范围外的安全区,但到底是拥有着白眼的日向一族,战场上的任何变化都逃不过这双眼睛,此刻,这双眼睛的主人正被周断拽着,一脸愕然的开口:
  “我不会是看错了吧?”
  “没有错,那就是土化术!”
  周断拽着两个人,脚下不停:
  “一个人可能看错,但是一对白眼加上一双医疗忍者的眼睛,怎么也不可能看错!”
  “但道理说不通啊!”
  虽然从心里已经确认,但百掌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土化术是艰难传承下来的古忍术,与水化术、炎化术、风化术、雷化术齐名,号称是物理不破防的绝对防御忍术,因其传承困难,资质要求极高,到了现在也就土化术和水化术还在,其他三种忍术已经消失了!
  而学会这种忍术的存在无一不是资质逆天的忍者,甚至雾忍村还有当水影必须会水化术的硬性要求,虽然这个家伙实力不俗,但怎么看也不像是天资卓绝的忍者啊!”
  “眼界放宽些,百掌,考虑问题要全面一些,虽然土化术要求高,但却是五中古忍术中最容易学会的,而且非要完成的话,也不是不行,禁术、禁药、严格的限制,总有一些可以投机取巧的办法!
  当然了,再有限制的土化术总归也是土化术,这也是我急忙撤退的原因,不过,如果他真的穷追不舍我也是不虚他的,以他才中忍的实力,能使用这么强大的忍术一定是有着极其严重的副作用,而且……”
  周断扭头看了一眼一脸嗜血,对自己紧追不舍的土堂龙岛,嘴角勾起一抹期待:
  “我的药剂可是还有很多的,这家伙的实力不错,在他身上应该可以试验很多药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