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十章 迅捷增殖药剂绝望四法则

  水门、百掌、绳树三人随着周断的指示,向前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着风之国砂忍村标准忍者战斗服的中忍,相比于周断浑身的伤痕累累,这名中忍却是丝毫没有半分的伤势,相反的,除了战斗服由于赶路与战斗的关系凌乱了一点儿,这名中忍就连呼吸都没有紊乱起来!
  一柄战镰横在身前,伴随着呼吸的节奏不断做着微小的横移,身材并不粗壮,但在衣服紧绷下,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却让他显得充满了力量感;
  裸露出来的皮肤上残留着几道已经淡去的疤痕,为他增添了战场喋血,九死一生归来后的狰狞,一张虽然强忍剧痛,却依然坚毅的面孔,无一不体现了这名风之国中级砂忍的帅气与风度!
  这,才是一名深陷敌阵,却丝毫不惧;身处险境,却依然奋勇杀敌,拥有着一往无前,陷阵之士有死无生的霸气忍者!
  然而,波风水门、日向百掌、千手绳树三个人看着这名中忍,眼神中所表达的却丝毫没有一丝的羡慕与向往,反而是充斥着无比同情与怜悯的眼神!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名中忍两条腿都已经肿成了直径两米的柱子,别说行动了,他能站着都已经是极其具有毅力的表现了!
  “周断,你是魔鬼吗!”
  看到了对面中忍的惨状,百掌僵硬的扭动着脖子,转头看向了周断:
  “周断,你究竟使用了什么药剂啊?我本以为我面对的那个下忍就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这个更厉害,这效果未免也太恐怖了!”
  “周断!”
  水门转动了一下手中的苦无,突然感觉攻击一个行动不便的活靶子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水门对着周断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你这个药剂,还有吗?”
  “喂,你们三个就这么没有人性吗?”
  没等周断回应百掌和水门的话,绳树直接就打断了他们,他看着周断,流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周断,你居然研制出了这么卑鄙的药剂,我简直羞于与你为伍!
  我们忍者虽然是为了目的不达手段,但多少还是有着底线的,这么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这……绳树……”
  难得绳树如此严肃,百掌一时间被其气息震慑,替着周断解释了起来:
  “周断这么做也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保存我们的实力,你也不要太较真了!”
  “不,百掌,你别着急……”
  周断打断了百掌,一脸冷笑的开口:
  “我想听听绳树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哼哼,说什么,当然是让你现在就为这名中忍解毒啊!”
  绳树大手一挥,极其自信的开口:
  “我刚刚挥手间就已经把一名下忍干掉,虽然听取了你那微不足道的建议,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已经把自己身体里的潜能完全发挥了出来,我有足够的自信,完全可以硬碰硬的干掉对面这名中忍,不需要再靠你那卑鄙的手段来对敌了,周断,你就做好辞去队长一职的准备,跟在我的后面为我欢呼就好了!”
  “刚刚被你气势所震慑的我真的是个笨蛋!”
  百掌绝望的捂住了脸:
  “所以说我刚刚究竟为什么会理会这个智障啊!”
  看着绳树那气势满满的样子,周断感觉到,即使自己浑身都是伤口,但所有的痛苦加起来却远远不及看到绳树时的头疼!
  在强忍着胳膊上的痛苦,一拳砸倒了耍宝的绳树后,周断开始在水门的帮助下上药,同时看了一眼系统,对着百掌解释起了药剂的效果:
  “水门、百掌,这是我在迅捷药剂中加入了增肌藤后,所产生的特殊变异,增肌藤本就有着恢复肌肉损伤与壮阳的效果,加入我的药剂后,会使敌人的身体部位肌肉迅速增殖!
  水门,这种药剂我还有,但配置十分麻烦,我的存货不多,而且还有别的用处,等以后原材料多了我送你几瓶;
  至于这个新药剂吗,我取名为迅捷增殖药剂,其效果,我将其称为迅捷增殖药剂绝望四法则!”
  说道这里,周断的嘴角再次裂开了兴奋的弧度:
  “迅捷增殖药剂绝望四法则其一:虽然药剂本身是替身百分之二十到四十速度的增益药剂,但由于其独特的副作用,会使身体上,原本正常的部位在五秒内急速增大至十倍,而后再以每两分钟的时间蔓延到其他部位,顺序为腿部优先,然后是胳膊,接着就是……胯下!”
  “嘶!!!”
  听了周断的话,水门,百掌和绳树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周断的解说还没有完!
  “迅捷增殖药剂绝望四法则其二:过于急速增大的体积却并没有影响其身体的敏感度,相反,作用在膨胀部位的痛苦会翻倍,且随着其不断的增大,所感受到的痛苦也随之增大!
  迅捷增殖药剂绝望四法则其三:因为其原材料少,制作困难,且药方与常规增加迅捷度的药方并不相同,所以也就导致了一个敌人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周断一脸兴奋的看着对面风之国的中级砂忍:
  “以我医疗忍者的经验来判断,这副药剂暂时并没有解药,而且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让药效消失,最起码,连个医疗忍者都不是的你,费尽心思的和我拖延时间,想靠随身携带的几瓶解毒剂来解决问题,完全是痴人说梦!”
  “原来是这样吗?我说我们都过来帮你了,这个家伙居然还不慌不忙的在原地戒备,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已经被周断的药剂锻炼过神经的绳树很快从药剂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敌人的鬼点子可真多!”
  “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吧!”
  百掌打断了绳树的话,虽说对面的砂忍已经十分的凄惨,但毕竟是一名中忍,百掌心中的警惕并没有降低:
  “我们什时候出手,再等一阵子吗?”
  “真是下手阴毒并且难缠的小鬼啊,我吹石悠仁记住你了!”
  虽然已经从周断的口中得知了迅捷增殖药剂的恐怖之处,但这名叫吹石悠仁的忍者却并没有轻易相信周断的话,直到将手中的解毒剂全部用完,却毫无用处之后,吹石悠仁才终于放弃了心中仅存的希望。
  但是,身为一名忍者,尤其是一名通过无数血与伤痕所磨砺出的中忍,其精神早就练得比坚石还硬:
  “忍者,忍常人所不能忍,我今天就要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忍魂!”
  话罢,只见久川卓也取出一柄苦无咬在嘴里,右手一抖,手中的巨镰顿时瞄准了双腿,在周断、绳树、百掌、水门四人惊恐与敬佩的眼神中,对准了自己的双腿,狠狠的一划,顿时,在漫天的血雨当中,一声极尽压抑的闷哼与重物坠地的声音同时传来!
  “真是把忍魂贯彻到底的忍者啊!”
  周断看着正在在两条断腿处迅速用钢丝绳止血的久川卓也,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同时怜悯的说道:
  “不过你别忘了,我的药剂可是还有着第四个副作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