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八章 挚友

  “日向百掌,只是家父希望我能在有生之年,掌握日向一族的强大招式——八卦,一百二十八掌而已!”
  百掌满脸黑线的看着周断,心想要不是周断手里的诡异药剂,自己早就上去和他玩命了:
  “队长,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那既然大家的能力都说了,那我先简单的分配一下各自的任务!”
  周断像是根本没有听到百掌的话,直接就自顾自的说起了接下来的任务分配,心有不甘的百掌在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以及周断药剂的强大后,突然觉在重要的任务分配面前,的确不该考虑其他的,像是恶搞名字这种小事,就让他直接翻过去吧!
  “行动时的阵形,还是维持普通小队行进时的队形不变,我在第一位置,百掌,你在我右后方,注意右侧危险,隔三分钟开启一次白眼,避免浪费不必要的查克拉,遇到突发情况后,示警的同时要一直开启白眼;
  绳树,你在我的左后方,注意左侧的危险;
  水门,你在队伍的最后,随时注意来自队伍后方的袭击;
  万一遇到敌人,百掌、绳树,你们以牵制敌人为主,我和水门会尽量快速的解决敌人后回来帮你们,千万不要给我逞强,而且……”
  周断拿着药剂瓶,死死地盯着绳树,其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
  “尤其是你,绳树,战斗的时候没有我的命令只能使用土遁,水遁都不能用,而且只能是D级的忍术,别给我摆出一副臭脸,拥有双属性的强大资质的忍者,而且还只是下忍实力,想对你下手的沙忍肯定不在少数!
  要是你有战场上千手一族的长辈们那样的实力的话,我就不说什么了,但你的战斗经验是个负值,一旦你暴露了,死的第一个就是你!”
  周断的话说完,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都是点点头,对于这个分配没有意见,而绳树,虽然不甘心,但在周断药剂瓶的威胁下,还是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
  “报告,旗木周断率领第五小队前来汇合!”
  参天的树林中,一条人为形成的道路出现在周断一行人的面前,十几辆拉运物资的马车有序的排成一列,赶车的人有高有瘦,但各个是是面目凶恶,神情狰狞的家伙,这些家伙要么是杀人的流寇,要么是其他忍村的俘虏,被废了经络无法修行查克拉送到这里运送物资,而之所以他们心甘情愿的赶车,则是因为木叶的承诺——虽然希望渺茫,但只要能够活着送够二十回物资,就可以获得自由!
  在这帮人的周围,有二十多个忍者,但几乎都是刚毕业的下忍,只有几个年龄大一些的中忍在其中,一个身材瘦削,眼神冰冷的忍者站在一辆物资车上,自周断四人一出现就一直在死死的盯着:
  “暗号!”
  “运蛇!”
  “东西带了吗?”
  周断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个半圆形带着封印符号的木块扔向了对方,瘦削忍者接过木块,与自己手中另一块木块拼接,两块严密的结合到一起,立时燃起了火焰,转眼之间将两块木块燃烧殆尽!
  “身份无误,确认为第五小队!”
  瘦削忍者眼神稍缓,语气也不再冰冷,而其他人也稍微松了口气,虽然身在木叶村范围,但保不齐会有潜入的忍者捣乱,打不过木叶忍者可以对物资下手,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我是轻井,第六物资队的队长,也是唯一一名上忍,我们队里有五支小队,四名中忍和你各带一队,预计六日后到达木叶与风之国的交界缓冲地带,我们的一处物资据点——蜂之村,而到达那里,我们这次的互送任务也就完成了,而下一步,就是直面战场了!”
  “至于巡逻的分配,每次出动两个小队呈圆形范围巡视,其余人守卫物资!”
  轻井顿了顿:
  “周断,因为人员问题,虽然你们小队没有中忍带队,但你们的巡逻时间结束,其他中忍传授知识时,你们也可以听,也可以随意提问,只要不是过于机密的东西,他们都会教你的!”
  轻井话落,队伍里的四名中忍同时点了点头,现在在这里的下忍都是资质比较好的,一些基础知识的讲解并不损害自己什么,能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自己也能多一份助力!
  “好了,既然人都齐了!”
  随着周断的小队报道,队伍人员也全部到齐,轻井没有多余的废话:
  “现在出发!”
  ………………
  “唔¥嗯@呜呜*”
  “八卦柔拳!”
  “嘭!”
  “嗯*唔&哼嗯%”
  “八卦十六掌!”
  “嘭!”
  伴随着一声声毫无意义低不可闻的低吼声,和日向百掌的低喝,以及拳拳到肉的低沉撞击声,千手绳树被日向百掌一次又一次的打飞了出去,此刻的绳树鼻青脸肿,浑身破烂不堪,简直就像是被扔进了野狼堆儿里蹂躏了几天几夜一样,看到绳树再一次的倒在地上犹如死狗一样的苟延残喘,周断默默的走下了物资车,掰开绳树的嘴,给他灌进了一瓶红色药剂后,绳树所受的伤害明显好转了起来,然后,就是被等待多时的日向百掌再次一巴掌打趴在了地上!
  如此丧心病狂的程度,饶是见惯了生死厮杀的上忍和经历过生死折磨的囚犯都侧目不已,不是没见过狠的,对自己人还这么狠的还真没几个!
  “周断,绳树都已经被你这么折腾五天了……”
  坐在车上的波风水门一改往日里处变不惊的性格,有些担心与蛋疼的开口:
  “你这么做不会出问题吧?”
  “问题?能有什么问题?”
  周断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这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用最有效的方法来提高绳树的战斗力啊!”
  周断指着在空地上被打的绳树,向着水门解释道:
  “绳树这个白痴虽然会放高级的忍术,但他的基础实在是太渣了,明明有着很高的资质,却连中等水平的下忍都打不过,敌人是不会给他原地放大的机会的,所以要训练绳树的基础,就得这么揍他!
  幸好我们小队里有日向家的百掌,他可以封住绳树经脉,使绳树的查克拉无法大量聚集,避免绳树无意识里用出高级忍术,而我的药剂本身就可以刺激恢复绳树体质异于常人的身体!
  绳树被这样打了五天你也看见了,绳树的结印速度,身法闪避,防御攻击等都得到了显著提高!你得承认,在这方面我们队伍里的中忍都没我强,连上忍轻井都没有对我的训练方法提出质疑!”
  跟随中忍学习经验,原本周断还抱着一丝学习的希望,但周断随即就发现这些中忍还没自己知道的多!
  到这个世界以来疯狂的学习忍者各种知识,长期以来不断磨着旗木朔茂探讨忍者战场知识,而因为战争关系,木叶学校的教学也很填鸭化——你能学多少我就教你多少!
  这也就导致了周断满怀期待的看着几个中忍在物资运送过程中的间隙教导下忍,而半天后,一点儿新东西新技巧都没学到的周断一脸失望的拉着同样失望的水门离开!
  周断的话让水门不得不点头,但他想问的显然不是这个:
  “这些我都懂,但我担心绳树的心理会承受不住,一直受挫总会有怨言,影响队伍团结会是个问题!”
  “水门啊,看来你对绳树这类生物的认识还是缺乏一些了解的啊!”
  周断拍了拍水门的肩膀,拿出因为受不了绳树挨揍时中二度爆表的怒吼,而给他灌下去的哑药的解药,倒进了再一次被日向百掌打趴在地的绳树的嘴里:
  “绳树,成为强者的路是艰苦的,为了成为人人敬爱的火影,你愿意继续承受这份痛苦吗?”
  刨除巡逻时间,连续五日被人狠揍到几乎生活不能自理,人脑袋打成狗脑袋的绳树,双目充斥着燃烧的战意,但看着周断,却丝毫没有一丝怒意:
  “周断,你和百掌都是我的挚友啊!”
  周断扭头看着水门,其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这些根本不用担心,因为,他就是个智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