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十八章 仰望星空

  钢岩谷位于风之国境内,即使处于风之国边缘,可谷内却依然有着近40度的高温,然而,身处此间,绳树却还是感受到了彻骨的严寒,数柄利刃加身,让绳树的冷汗瞬间浸湿了后背,而裤裆处的一把短刀更是让绳树使出了全力,才抑制住了想要尿对面上忍一脸的欲望!
  感受到了周围三位上忍释放出的毫不掩饰的杀意,绳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误会,我也是木叶的!”
  “嗯?绳树?周断?”
  直到这时,三名上忍眼中的血色才渐渐消退,那名嗓音嘶哑的上忍看了看绳树旁边家喻户晓的药剂狂魔周断,又看了看绳树那一副快要尿了的表情,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了一下,随后,一脚踹在了绳树的屁股上:
  “滚吧小子,下回出来,记得把落在家里的脑子带上!”
  三名上忍收起了武器离开了这里,而没等绳树有所动作,一脸无奈的周断已经一把拽住了绳树的后脖领子,向着谷内一处快步走去!
  “喂,我说周断……”
  绳树直到被周断拽着,才终于缓过了神来,三名上忍毫不犹豫的对着一名下忍释放杀意,实在是恐怖至极,绳树能这么快挺过来,已经是多亏了他那神经粗大的大脑了:
  “这么恐怖的吗?我只是吼了一嗓子,这三位上忍不至于这么认真的吧?”
  “不至于这么认真?他们没砍你就不错了!”
  周断抖了抖绳树,不着痕迹的指了指不远处刚刚将武器收起来的另外几个忍者:
  “战场综合症,听说过吧?这些忍者刚刚从战场下来,草木皆兵,哪怕是再亲密的人,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兴许就会激起他们的杀意,更别说你的“大开杀戒”了!
  没一言不合就宰了你已经是十分克制了,而且我很负责的告诉你,之所以只有三位上忍对付你,那是因为其他人已经插不上手,挤不过来了,否则的话,绝对会有一群人想要剁了你!”
  “这个,我只是想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听到自己造成了这样的影响,绳树尴尬的开口:
  “再说了,第一次来这里谁会知道这些啊!”
  “谁会知道这些?呵呵!”
  跟在周断身后的百掌都懒得吐槽绳树,直接开口背了一段:
  “忍者战争期间守则,第六条,在据点、作战指挥部等地方,因有刚从战场下来杀红眼的忍者,所以除非作战动员,否则严禁大声喧哗,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咳……百掌,你也知道,我的理论成绩一直不好!”
  绳树难得的有些脸红,立刻转移开了话题:
  “诶?周断,你拉着我要去哪儿啊?”
  “统计处!”
  周断领着一行人走到了一间刻着“战场统计处”的土房门前,土房是利用土遁凝结而成,十分巨大,一些人进进出出,不停的和同伴讨论着什么,周断也不废话,直接拽着绳树走了进去,应该是大部分人员都已经统计完成的缘故,所以负责统计的人员前面只有一队刚刚办完登记手续的忍者。
  “你好,我们是第六物资队,第五小队的忍者,因为半路遭遇砂忍的袭击,大蛇丸大人让我们直接来这里!”
  前一队忍者刚刚离开,周断就走了过去,负责登记的,是一名有着中忍实力的忍者,木叶护额戴在脖子处,稍微掩盖了一些脖子处那狰狞的伤疤,说话的声音带着一种令人不舒服的沙哑声:
  “姓名!”
  “我是旗木周断,金发的是波风水门,白眼的是日向百掌,最后一个是千手绳树。”
  “虽然问了也是白问,但毕竟是一个流程……”
  登记的中忍头低头开始写下周断四人的名字:
  “遭遇了砂忍,你们有没有击杀或重伤,亦或是参与击杀或重伤了砂忍的忍者?”
  “击杀三名中忍、六名下忍!”
  周断平静的回复道:
  “全部是小队独立击杀,因为我们实力不强,以防万一,没有留下活口!”
  “嗯?”
  登记中的忍者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周断:
  “三名中忍、六名下忍,小队独立击杀,你们只是四名下忍吧?怎么做到的?”
  “那还用问?”
  周断声音平静的开口:
  “当然是凭借着无论多强大的敌人我们都可以战而胜之的信念取胜!”
  此话一出,屋子里顿时沉寂了下来,而绳树更是两眼一突,激动的指着周断,然而,还没等他说什么,周断就一脚踩在了绳树的脚面上,让他疼得说不出话来!
  “咳……咳!”
  登记的中忍一口气没倒好,直接咳嗽了起来,虽然自己在惊讶之下,不小心询问了周断如何干掉强大的对手是大忌,虽然以弱胜强的杀手锏是忍者机密中的机密,虽然自己问出了这个问题也有些后悔,自己也准备好了听到“无可奉告”这四个字的心理准备,可是万万没想到周断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情绪激动之下,登记的中忍感觉到了自己嗓子上的伤口有再次裂开的危险!
  “好了!”
  登记忍者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次开口说道:
  “既然你杀掉了这么些砂忍,那就把证据拿出来吧,收集被自己杀掉的敌人的证据,你应该没忘了吧!”
  “当然!”
  周断麻利的掏出了一个卷轴,摆在了桌子上,然而,还没等周断解开卷轴的封印,绳树就一脸急不可耐的凑了过来:
  “我说周断啊,这些天我们都在一起,我怎么没看见你收集死掉的忍者的证据啊,哎,先给我看看,先给我看看!”
  “你确定?”
  周断露出了玩味儿的笑容:
  “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容易造成心理阴影的!”
  “放心!”
  绳树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胸口:
  “我的胆子一向很大!”
  “好吧,既然你愿意的话!”
  周断双手结印,解开了封印卷轴,而伴随着一阵白色烟雾散去,九颗砂忍的人头立时围在一圈出现在了绳树脚下,呈仰望星空的姿势看着绳树,一双双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绳树!
  绳树:“……m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