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章 考验

  大风吹过,无数的树叶飘落,双手掐腰露出猖狂大笑的身影前,周断犹如被侵犯了的小姑娘,双手护胸,身体卷曲,双目无神的看着对自己“施暴”的迈特戴,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诶?”
  迈特戴很是疑惑的看着周断:
  “我的徒弟啊,我做了什么吗?这套衣服有什么不好的吗?”
  “呵呵,好不好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周断看着面前那一脸无辜的迈特戴,只觉得一阵蛋疼,想起村里对于这货的评价,更是忍不住的肝疼——推销着变态紧身衣的万年下忍、为了掩饰自己是个暴露狂而套上了一件还不如不穿的紧身衣的变态、那紧身衣全部的重量加起来还不如一件女性泳衣的混蛋!
  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在周断剪掉了紧身衣胸口和裤裆的位置,并以高昂的价格推销给了两个神情猥琐的已婚男士后,这件紧身衣就更是臭大街了!
  曾几何时,周断甚至还幻想过,如果把这件紧身衣想办法套在辉夜姬的身上,是不是这个最终boss自己就会羞愧而死了!
  但是眼下,看着自己已经被“玷污”的身体,周断一抖手中的起爆符,流露出了崩坏的笑容:
  “喂,迈特戴,和我一起体验艺术的光辉吧!”
  “嘭!”
  手中的起爆符被迈特戴瞬间夺走,拳头和脸庞亲密接触后,拳劲不减,带动着周断的身体,在撞断了两颗大树后,直接嵌进了第三棵树里!
  “哈哈哈哈!”
  迈特戴流露出了豪迈的大笑:
  “我的徒弟啊,为了考验师父的反应力,你居然用出了起爆符这样的手段,怎么样?不错吧?只要你认真和我学习,你也会获得和我一样的实力的!”
  “故意的吧,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吧!”
  周断捂着肿成馒头大小的右脸颊,喃喃自语:
  “系统,这货不开八门就拥有着接近上忍的实力,之所以还当了这么多年的下忍,他妈的完全是依靠着堪称珍兽的脑子,无意识里得罪了人吧!”
  “滴,对于过于复杂的人际关系,系统无法给出研究者参考资料,但经系统检测,研究者右脸颊骨骼未见明显异常,但皮下组织大面积充血,微血管大量破裂,建议及时治疗!”
  “啊,谢谢关心!”
  周断右手放在了脸上,发动了治愈术,看着面前兽血沸腾的迈特戴,再想想自己的凄惨遭遇,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眼前的这一幕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但是发生了预想中最坏的一幕还是让周断有些难以释怀,不过,为了逃避系统的抹杀,这是最容易的一种方式了,所需要的,无非就是一张堪比城墙的厚脸皮罢了。
  而且,刨除迈特戴那非主流的脑子不谈,这货的战斗力全开的话,可是能硬顶着忍刀七人众,并干掉了其中四人的非人存在,要说这里面没有点儿特殊的锻体方法,没有点儿特殊的药剂支持,打死周断都不会相信,锻体方法也就算了,但是锻体所用的药剂,周断绝对十分想要,配合着系统,周断研究出一种系统里没有的新药剂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周断看着迈特戴,认命般的说道:
  “想让我当你的徒弟,可以,不过我最近没时间,而且,你今天就要把你的召唤术教给我!”
  “真的?”
  迈特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虽然嘴里口口声声的说着要让周断拜师,但迈特戴知道,虽然自己能力全开,拥有着超越上忍的实力,但自己的锻炼方法与苛刻的使用条件几乎可以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忍界根本就不太平,自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自己的儿子才刚刚两岁,根本无法学习自己的忍术,至于拜托其他人将忍术转交给自己的儿子……实力强大的人自己接触不到,实力低一点的人兴许会比自己死的还早!
  所以,当周断当初对迈特戴的八门遁甲表示出了兴趣时,迈特戴才会这么欣喜若狂——一个在忍者学校学了两年就有了下忍实力,在一年里就成为了医疗忍者的天才,养父还是木叶村里的上忍旗木溯茂,这样一个天才居然想要学习自己的忍术!
  忍界是一个很残酷的地方,连续不断的战斗让忍者消耗的飞快,忍者不可避免的会失去自己的家人、朋友,而这也就导致了,一旦结成了师徒的关系,那这一关系所带来的感情不比家人差到哪里,至少如果不是穷凶极恶之辈,是做不出来独吞师傅忍术,而撒手不管师傅孩子的事情的!
  以周断的天资,哪怕是不像自己这么刻苦,那成长起来也是飞快的,更别提还有一个上忍的养父照顾,这样一来,自己的后顾之忧完全就解决了,迈特戴看着周断,越看越是高兴,但高兴之余,“考验徒弟资质”这一过场还是要走的,想到这里,迈特戴霎时间收起了高潮脸,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
  “周断,虽然你诚心诚意的想要拜我为师……”
  “嗯?”
  周断有点懵逼:
  “我诚心诚意了吗……”
  “虽然这其中你经历了很大的苦难……”
  “诶?我经历苦难了吗……”
  “虽然这其中兴许还会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肮脏经历……”
  “喂,我怎么就肮脏了,你把话说明白了好吗?混蛋,你不要给我自说自话啊!”
  “但是!”
  迈特戴双目如电,那凌冽的光芒仿佛要射穿周断的双眼:
  “虽然你历尽艰辛的走到了这一步,但为师还是要好好考验你的拜师之心,我八门遁甲绝不收心性不纯,偷奸耍滑之辈!”
  “卧槽,要完……”
  周断都已经吓尿了:
  “你他妈到底要做什么!”
  “开门,开、休门,开、生门,开!”
  绿色的能量瞬间聚集在了迈特戴周围,气势如深渊,如地狱,一股欲要将人撕裂的战意牢牢的笼罩住了周断:
  “连开三门,这是为师的心意,周断,只要你能挡下我五百拳,为师就认你这个徒弟!”
  周断:“……m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