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二章 原因

  “被肉贩子坑后,缺斤少两之愤怒!”
  “混蛋,如此羞辱的杀掉了我的兄弟,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已经人到中年的粗犷汉子,苍井兰次郎看着自己的队友在极尽羞辱的招式下死去,只感觉满腔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对着剩下的五人爆吼道:
  “兄弟们,为了死去的武藤空太郎,我们和他拼了!”
  “你们全盛期的十个人都没有对我造成大的伤害,这回只剩六人,还是人人带伤……”
  水门扫视着冲向自己的六名砂忍,语气轻缓,却又带着无尽的战意:
  “既然如此,那就接招吧,看我残念六式,一式——打烂番茄摊之术!”
  无尽的刀光落下,犹如水银泻地,那连成一片的道光直接将领头的苍井兰次郎包裹了进去,待到刀光消失,水门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苍井兰次郎无力的栽倒在地!
  “还没完,二式——乱剁牛肉铺之术!”
  不知何时出现在最后一名砂忍身后的水门,不顾砂忍那惊愕的神情,双臂高举,紧握手中短刀,连续不断的对着砂忍甩出了一道道寒光,伴随着这名砂忍的再次栽倒,水门又一次的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三式——砍碎包子铺之术!”
  再次显露出身形的水门没有偷袭,而是直接硬生生的插入了剩下的四名忍者中间,挥刀一记横斩后,水门直接逼开了其中三名砂忍,随手抛开了由于长时间砍击已经碎裂了的短刀,水门紧握从战场捡来的两把短刀,对着身前的忍者连续不断的疯狂输出!
  ………………
  周断:“……”
  百掌:“……”
  绳树:“……”
  “这……不至于吧?”
  百掌看着陷入狂热状态,不间断发出斩击的水门,眼睛都直了:
  “就为了缺斤少两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有这么大仇怨的吗?”
  “而且我们木叶的商贩没有这么不堪吧……”
  绳树也是有些被水门吓到了:
  “上回我在村子里去买章鱼丸子还看见水果摊的大妈多送了水门一颗苹果呢!”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断看着场中发狂的水门,忍不住抬头望天,将自己心中突然回忆起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在水门的招式里看到了自来也招式的影子,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些招式应该是自来也教的!”
  “呵……”
  听了周断的话,百掌的眼角略微的抽搐了一下:
  “我以为自来也大人的私生活不检点就已经是足够让村子里的人诟病的了,难道他和整个木叶的商贩还有仇?”
  “这不至于吧?”
  百掌的话没说完,就直接被绳树打断道:
  “再怎么说自来也大人也是三忍之一,更是三代目老头的亲传弟子,在木叶里也是有身份的,而且三代目老头虽然限制了自来也大人的收入,但起码基本的生活费还是很富裕的啊,怎么想也不可能和菜贩子结仇啊!
  至于为什么自来也大人会起这些让人残念的名字……等等,我知道了……”
  没有理会一旁的百掌,绳树像是突然开窍了一般,转过脸来认真的看着周断:
  “我知道了,这一定是自来也大人为了考验水门的心性,所以故意起了这么让人残念的名字,而水门也是为了心中想要不断变强的信念,而咬着牙硬生生的接受了这些虽然名字卧槽,但是破坏力却极为强大的招式!
  真是让人感动的经历,无论是自来也大人强忍着因为伤害爱徒而心中悲痛的强大考验,还是水门虽然痛苦但为了强大的梦想而悍然接受的决心,这都是一场充满了爱与坚持、痛苦与抉择的强大试练啊!”
  “你心里的戏可真多!”
  周断震惊的看了一眼绳树,明明自来也就是个人渣,但经过了绳树的中二解释,似乎自来也的画风立刻就变了,周断被绳树的一番话噎了半天,终于才冒出了一句:
  “绳树,你想多了,自来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他就是把木叶的商贩得罪狠了,遭到了商贩的一致抵制,碍于身份以及心中那一点点的廉耻心才没有找那些商贩的麻烦,但为了出口恶气,所以才在招式名称上面找回点儿面子!”
  “还是那句话……”
  百掌在一旁插了句嘴:
  “自来也大人究竟干出了什么让木叶商贩天怒人怨的事情了,难道他还真差商贩们的那点钱?”
  “到不是因为钱的事情!”
  周断看着百掌和绳树,一脸你们太小,人心险恶的表情:
  “木叶最大的一间浴池坐落于木叶市场中心不远处,因其低廉合理的价格,良好的水质,深受余钱不多的商贩妻女们的欢迎,而绳树你口中用心良苦的自来也……在那里足足偷窥了三天三夜!”
  百掌:“……”
  绳树:“……”
  “人渣啊!”
  百掌和绳树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震惊中带着鄙夷,鄙夷之中还隐隐约约的带着一丝向往!
  周断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小男孩,并没有说出什么打击人的话,身为一名忍者,梦想还是要有的,只是要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毕竟,想要成长为这样强大的忍者不但要有强大的实力,还要有缜密的内心以及强大的执行能力,否则的话,还没等你靠近浴池木墙二十米,就会被巡逻的忍者发现,至于后果吗,可以参考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三忍之一的少白头自来也!
  其实,周断也不是没想过在三代目面前把自来也的这些破事抖落出去,恶心恶心自来也,但是三代目表示年轻人犯错误还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身处战乱年代,忍者的死亡率实在是太高了,如果有人在凄惨的死亡之前,连女孩子赤果果的样子都没见过,也实在是太惨了一点儿!
  周断不是没想过争辩一下,毕竟以自己帅气的容貌以及官二代的身份有不少女孩子喜欢,更别说自己穿越之前虽然因为忙于工作没有出手,但电脑里各式各样丰富的资料还是有着好几千部,大风大浪的场面见的多了!
  正所谓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正当周断准备从道德制高点发出一番言论,批判这种村子里的不正当行为时,周断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
  毕竟那天三代的身体不好,面色苍白,流了不少的汗,更是手臂颤抖的不小心打碎了桌子上的水晶球,所以周断也就没有再深究,只是把这件事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并给了三代目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