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零六章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战场之中,土台之上,周断泪眼婆娑,痛斥着村子里的黑暗,三代老头的不公,不但克扣自己队伍的物资,更是不要个逼脸的对自己一个小孩子大打出手,其一桩桩,一件件的遭遇简直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水门、百掌、绳树身为周断的队友更是……一个字都不信!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拉低了队伍智商平均线的绳树也都知道了周断的德行,以周断那个腹黑的个性,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周断会被欺负的这么惨!
  “猿飞日斩这个家伙,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队友都对周断的话脸红不已,团藏这个人精更不可能相信周断的话,但是,对于埋汰自己的老对头猿飞日斩,团藏是从来不会吝惜自己的骂声的:
  “仗着自己成为了火影,做事的态度简直是越来越嚣张了,一把岁数居然对小孩子下手,真是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
  “就是!”
  周断也是一脸的愤懑:
  “这火影之位要是团藏大人来当就好了,那个不要脸的三代有什么好的!”
  “哎哎哎,话可不能这么说!”
  听了周断的话,团藏的脸上顿时乐出了一朵大菊花:
  “我也就是比日斩心思缜密了一些、办事公平了一些、遇事冷静了一些、对下属爱护了一些!
  而且,我也是有很多缺点的吗,比如说对手下护短、看不得自己的村子受欺负,忍不了村子遭受不公平待遇,看见想向木叶渗透的其他村子的忍者,就恨不得剁了他们的爪子……
  其实吧,日斩也有一定的优点的,我们做事也不能一棒子打死,虽然这个家伙照我还有一定差距,但他还是比较、能够、差不多可以胜任火影之位的!”
  周断:“……”
  水门:“……”
  百掌:“……”
  绳树:“……”
  “周断,你放心好了……”
  团藏给了周断一个放心的眼神:
  “等回到村子里,我肯定会找日斩说道说道这件事的,为你找回公道,自从成为了火影,这个家伙简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当然了,这些事团藏也就是这么一说,周断也就是这么一听,谁都没把这件事真的放在心里,两个对于三代火影都心怀不满的人渣因为背地里对其怒骂了一番而感觉心情舒畅,并同时得到了升华,这,就足够了!
  一旁的迈特戴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至于在场的其他人更是不敢泄露出去什么,事情就这么圆满的画上了句号!
  当然,其他事情也就罢了,但对于三代目把绳树放到了战场之上,团藏是真的有些不满,虽然他以后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会迫害同村忍者、挖掉村里人的眼睛、命令宇智波鼬灭掉村子里的宇智波一族,勾结山椒鱼半藏杀害了自来也的徒弟,但他现在还算是个为了村子的好忍者!
  在他的思想里,身为忍者之神,一代目火影千手柱间的孙子,拥有着强大潜力的千手绳树根本就应在留在村子里,受到最为安全的保护,再给他扔几个屁股大好生养的女忍者,什么事都不用干,老老实实的下崽儿就好了!
  哪怕千手一族忍者生孩子几率低,但你架不住频率高啊!
  不用多,生他几十个孩子,哪怕可以继承其庞大查克拉天赋的孩子很少,但在庞大的基数下,再次出现一批可以媲美甚至强过千手冈本那七个逼近影级的千手一族强者,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千手绳树有些智障,生下来的孩子说不定也会有类似的毛病,但脑子傻,没关系,进了自己的暗部,保管让他们全都精明起来!
  想到了高兴处,团藏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显露出一丝笑意,但转瞬间便消失不见,毕竟是个与大蛇丸同一级别的傲娇面瘫脸,团藏还是非常懂得偶像包袱的重要性!
  “石桥龙岗!”
  与周断一行人的对话,虽然时间短暂,但也是浪费了一定的时间,身为一个忍术型忍者,团藏必须要把这一段时间的损失弥补回来:
  “我接下来要使用威力强大的大范围忍术了,没有余力保护绳树,接下来保护绳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记住,即使你自己死掉,也要保护绳树的安全!”
  “团藏大人,放心交给我吧!”
  并没有因为团藏的话而不爽,名为石桥龙岗的忍者十分豪爽的答应了下来:
  “我会好好保护绳树这小子的!”
  “那就好!”
  团藏听到了满意的答复,双手一抖,各自出现了一支不停旋转着的手里剑,放在嘴边一吹,刀刃处顿时附着上了长达半米的风刃!
  “风遁——风行手里剑!”
  两支附着着风刃的手里剑被团藏扔向了前方的战场,而随着手里剑不断的向前滑行,手里剑所延伸出的风刃也越来越大,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延伸到了直径十米的长度,其威力之强,沿途的砂忍被风刃划过,连人带武器直接被切成了两半!
  “跟上!”
  手里剑被扔出,团藏紧随其后,深入沙忍密集的腹地,两把苦无被其握在手里,直接就捅进了一个侥幸躲过了风行手里剑的沙忍的心脏里,十几名一直在团藏身边的忍者紧跟团藏,护卫在团藏的身边,不断的防御着周围的袭击!
  “这……”
  看着团藏下场进行攻击,绳树不由的有些傻眼:
  “团藏大人不是说要进行大范围攻击吗?就只是躲在手里剑后面补刀吗?这种伤害还不如刚刚站在这里的忍术攻击强吧?”
  “哈哈,不要着急,你们好好看着吧!”
  石桥龙岗向着团藏的方向指了指:
  “团藏大人可不只有这种实力而已!”
  战场之上,团藏的风行手里剑继续肆虐,但没过多远便被一个满脸刀疤的沙忍用巨锤砸碎,看着不远处的团藏,这名沙忍一脸猖狂的嚎叫道:
  “木叶的手段就只有这些吗?让我看看你们更厉害的手段吧!”
  “蠢材!”
  团藏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风行手里剑的作用仅仅只是示警我们木叶的忍者尽快逃离罢了,真正的杀戮现在才真正开始!”
  话音刚落,团藏将两柄苦无放在嘴前一吹,风刃顺着苦无急速延伸,转瞬之间便已经形成了四十米长的巨大风刀!
  一刀劈碎了手持巨锤的沙忍,团藏阴狠的声音响彻战场: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