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六章 撸树少年

  “周断,我他妈和你拼了!”
  木叶村密林深处,原本安静的密林被一声凄厉中带着悲愤的怒吼打破,千手绳树双腿马步,双手抱树,不停的向着身前的大树活动着腰部,明明是利器都难伤的大树,却是在短短的时间里被绳树用肉体硬生生的顶出了个小洞!
  然而,十分诡异的是,做下了这一切的绳树却是满脸的惊恐:
  “周断,你个混蛋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啊,这个啊……”
  周断坐到了地上,慢条斯理的看着绳树的表演:
  “只不过是一剂提升使用者反应速度的药剂罢了!”
  “这和提升反应速度没关系好吧?”
  一旁一直在看好戏的日向百掌忍不住开口,虽然他看不上绳树智障一样的行为,但是眼下周断的所作所为明显是要把绳树玩儿死的节奏:
  “我只看见你给他灌了瓶药剂,然后这货就开始对树做出了不可描述的行为!”
  “百掌,作为你的队长,我这就要批评你了,对待一件事怎么能这么片面的看待呢?”
  周断露出了不满的情绪,指点起了日向百掌:
  “你只看见了绳树现在的样子,但你却忽略了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脱掉了裤子,而且,明明是十米的距离,没用加速,他眨眼间就来到了目标的身前,这就是提升了反应速度的最好证明!”
  事情,就怕深究,而回想起绳树所遭遇的一切,日向百掌也不得不承认,单就反应速度而言,周断的这副药剂对于身体的提升而言的确是非常厉害的,然而,看着还在运动的绳树一眼,日向百掌蛋疼不已:
  “话说,这副药剂好是好,但这副作用也太大了点儿吧?”
  “副作用暂且不提……”
  旁边,一直波澜不惊露出温和笑容的波风水门到了此时也不得不留下了几滴冷汗,戒备的看着周断,问出了最担心的问题:
  “你不会对我们也使用这个吧?”
  “放心好了!”
  周断给出了让人满意的答案:
  “且不说这副药剂的原材料价格昂贵,而且它的作用人群也是十分苛刻的,除了千手一族的忍者外,年龄还不能超过十二岁,且必须为男性,哦,对了,绳树……”
  周断看着还在和身前大树“激情较量”的绳树一眼:
  “你不用担心的啊,等药效过了,你伤害树的行为也就会停止了!”
  话说到这,再白痴的家伙也明白了周断的这副药剂完完全全就是为了教训绳树所准备的,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后怕,看着周断是个人畜无害且略微逗逼的家伙,可这货切开后,里面完全是黑的!
  绳树自然是也听明白了周断的话,他现在的状态是思维受自己控制,但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日树,想到自己在他人面前脱掉了裤子,干着不可描述的事情,一股难言的悲愤情绪在滋生:
  “周断,你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哦,是吗?”
  看着绳树一副势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架势,周断的嘴角慢慢扯了起来,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绳树啊,看在你是我的队员的份上,我可是在你的药剂里特意加了强化肌肉的药剂的,没想到你却是毫不领情啊,没关系,既然你这么倔强的话……”
  周断拿出了一瓶红色药剂:
  “这副药剂可以让你在保持现在的状态下,取消你的肌肉强化,没强化过的肌肉就和大树亲密接触的滋味如何,你一定很想知道吧?哦,对了,鉴于我们离物资大部队的汇合还有一段时间……”
  周断一抖衣服,双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十来支不同颜色的药剂瓶:
  “我还有很多药剂想让你试一试呢,相信,你一定会很快乐的!”
  “嘶!”
  听完周断的话,再看看周断手里的十来瓶药剂,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皆是倒吸一口凉气,而绳树更是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使劲的咽了口吐沫:
  “周断,你这货存心就是想杀了我的吧!”
  “嗯,没错!”
  “喂,你不要回答的这么随意啊!”
  在恶魔的逼迫下,绳树终于是露出了权三代的丑恶嘴脸:
  “我爷爷是一代目火影,二爷爷是二代目火影,三代目对我也是很照顾的,你敢这么对我,三代目不会放过你的!”
  绳树这话一说出口,立即就让周断想起了昨天被一拳揍飞的画面,周断用手背揉了揉还未消肿的脸颊,眼神突然冰冷了起来:
  “实话告诉你,把你硬塞进我们小队本就是三代目的意思,别说你现在只是对树下手了,为了让你真正长点脑子,我就算让你在全村面前对猪下手,三代也说不出什么!”
  “卧槽!”
  如此强大的宣言,立即就让绳树不知如何是好了,虽然继续和周断硬刚下去能保持住自己仅剩不多的尊严,但是看看周断手里的十来瓶作用未知的药剂,'绳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还是苦涩的低下了他高傲的头:
  “周断,我认输了!”
  “叫队长!”
  “队长!”
  “说自己错了!”
  “队长,我错了!”
  “以后还敢不敢了?”
  “队长,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会听话的!”
  “很好!”
  周断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把手上的药剂收了起来,拿出一包药粉拍在了绳树的脸上,立时,绳树便解除了控制,拿出苦无在这颗可怜的树上将自己留下的坑洞划的稀烂后,绳树直接飞退了十米的距离,动作飞快的穿上了裤子!
  周断向着绳树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绳树双手紧紧拽着裤子,神情戒备的看着周断,看着周断微微皱起了眉头,立刻舔着脸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队长,有事吗?”
  眼见绳树终于变得老实了一点儿,周断满意的点点头,表情却是严肃了起来:
  “距离汇合物资队伍还有一段时间,为了今后队伍的配合,大家说一说自己掌握的技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