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七十二章 男上加男

  纷乱的战场里,周断小队以及秋道丁莽正在前往目的地,因为秋道丁莽伤的实在是有些凄惨,无奈之下,周断只能是让小队里的苦劳力担当——千手绳树,背着秋道丁莽前进。
  而因为使用了周断的肥胖药剂,体型正在急速恢复的秋道丁莽实在是太胖了,使得绳树整个人都陷在了秋道丁莽的肚子里,从远处看来,根本就看不见绳树,简直就像是秋道丁莽的肚子下面长了一双小细腿,正在艰难的带着秋道丁莽向着目的地飞奔!
  “秋道丁莽前辈!”
  前进途中,一直被疑惑填满心头的百掌忍不住的询问起来:
  “刚刚的鬼刀迅利究竟和你有什么仇怨?我刚才看了,鬼刀迅利可是使用了不少对自己损害极大的招式,即使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把你留下来战斗!”
  “那是我以前在水之国附近的附属国——鱼之国的事情了!”
  秋道丁莽的眼睛望向天空,眼睛里满是追忆:
  “那是一个灼热的夏天,我接到任务,要抢夺鬼刀迅利手中的一样物品,时值鬼刀迅利正在鱼之国有名的温泉场里休息,我就直接突袭了他,在得到任务物品后,我担心被他追上来,索性就趁着他没有带武器的空档一不做二不休的想要顺带着干掉他!
  整整两天,我追着浑身赤果果的鬼刀迅利横穿了整个鱼之国,我虽然没有追上他,但他也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这个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日向百掌:“……”
  旗木周断:“……”
  波风水门:“……”
  千手绳树:“……”
  “追着浑身赤果果的敌人跑了两天!”
  百掌的眉毛抽搐了一下:
  “秋道丁莽前辈,无论是你还是鬼刀迅利,你们两个都是值得敬佩的人啊!”
  “敬佩不敬佩的先放在一边吧,目的地我们已经到了,不过,眼下这情况有些不妙啊……”
  秋道丁莽看着前方的战场,大量身着砂忍战斗服的忍者拿着起爆符,看见了木叶的忍者就发动同归于尽的攻击,木叶忍者艰难躲避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向着砂忍的中心点发动冲锋,战斗是异常胶着,而秋道丁莽看着这一幕,头都大了:
  “是砂忍号称爆破恶魔的爆流分千,这个家伙的查克拉极其庞大,而且掌握了一种消耗十分低的分身术,让分身拿着起爆符和敌人同归于尽,再加上他的分身速度还快,你想跑都困难,简直就是砂忍的一股毒瘤!
  而且每次战斗,他的身边都是有一群忍者在保护,想要突破重重保护突进到他的身边解决掉他,简直难上加难!
  你这要我怎么下手啊,虽然八尺镜炎狱的布置时间不长,但我布置八尺镜炎狱多多少少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这的确是个问题,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周断想了想,对着秋道丁莽开口:
  “我需要活捉一个爆流分千的分身,我有一副药剂,应该能起到作用!”
  “周断,叫你过来真的是做对了!”
  秋道丁莽眼睛都冒出了光,虽然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可置信,但周断的药剂真的就连上忍都吃过亏!
  按理说一个上忍的实力极其强大,先不说能不能让他有机会中毒,以上忍本身的身体抗性,就几乎不可能被一个下级医疗忍者的药剂影响,但周断还真就硬生生的办到了,秋道丁莽还记得那个上忍的凄惨模样,连续一个星期不间断的倒立拉肚子,那个上忍好悬没有死在厕所里!
  “相田凉太!”
  秋道丁莽虽然身体已经凄惨到了破破烂烂的样子,但身为木叶小有名望的上忍,余威还在,秋道丁莽直接就叫住了一个身手不错的中忍:
  “你过来一下!”
  “秋道丁莽前辈!”
  前辈尊贵的理念一直深入忍界,而且对方还是实力强大的上忍,相田凉太并没有对秋道丁莽现在的样子产生轻视,反而立刻停止了手上的攻击,来到了秋道丁莽身前,十分恭敬的问道:
  “前辈,有什么吩咐?”
  “相田凉太,我有了对付爆流分千的法子!”
  时间紧迫,秋道丁莽直接就下达了简洁明了的任务:
  “我需要你去活捉一具爆流分千的分身过来,能做到吗?”
  “交给我吧,前辈!”
  能被秋道丁莽找来的家伙,自然不是什么实力一般的中忍,虽然爆流分千是个上忍,但因为忍术的关系,分出来的分身实力一般,所以相田凉太很快便把一具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分身带到了秋道丁莽的面前!
  “周断,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秋道丁莽紧张中带着一丝好奇:
  “你准备用什么药剂对付这个家伙?”
  “本来是留着做底牌的,不过看在这一次的任务实在重要,就便宜爆流分千这个家伙了,给我把他的嘴给掰开!”
  周断拿出了一瓶绿色的药剂,灌进了挣扎不已的爆流分千分身嘴里:
  “这是我针对实力强大的上忍制作的一款迷幻类药剂,我将其称为男上加男药剂!
  其主要材料有迷惑心智的迷心花、致幻草,残留性极强的粘根,以及增强男**望的淫蛇毒液……”
  周断将第二瓶黑色的药剂继续倒入了爆流分千分身的嘴里:
  “药剂为液体,但暴露在空气中会急速挥发!
  药剂分三次服下,中间必须间隔二十秒,最好口服!
  但根据现场情况,药剂也可以暴露在空气中使之气化,只要忍者将三种药剂全部吸入,最少会使一个分身产生变化!
  当然,像我们现在的这种情况也很不错,因为分身消失后,因为药剂的特性,会让这部分药剂全部进入分身的本体!
  至于变化的状态吗……”
  周断向爆流分千分身的嘴里灌完了最后一瓶黄色的药剂,随后一苦无割向了分身的脖子将其变成了一阵白雾:
  “在药剂起效的一瞬间,所有的分身会对本体产生极其强大的兴♂趣,想要疯狂的占♂有本体的肉体!而且……”
  周断站起身,看着远处的爆流分千,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以现阶段的药剂量判断,爆流分千无法解除任何分身,而且会不受控制的不断分出分身,不断的加入这一行列,直至……查克拉耗尽!”
  日向百掌:“……”
  波风水门:“……”
  千手绳树:“……”
  秋道丁莽:“……”
  相田凉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