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日观天象,绿气逼人

  因为周断的药剂原因而对纲手下了手,虽然二十秒后自己就恢复了正常,但纲手居然没反抗暴揍自己,反而只是象征性的喊了几句亚麻带,到了这个时候,自来也那是什么都懂了!
  过于细节且让人回味无穷的描述暂且不论,待到自来也纵横驰骋了一整晚后,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给自己下了药剂等着看自己好戏的周断还在外面呢,一晚上不见自己,周断肯定会发现自己的问题,如果周断把自己吃了药剂才对纲手下手这件事爆料出来,暴怒中的纲手会做出什么,光是想一想,自来也整个人都绝望了!
  就算周断这货没有揭发自己,想把这件事作为要挟自己的底牌,但保不齐其他人会从周断身上看出什么,所以,必须第一时间找到周断,让他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在以寻找被打飞的绳树为借口后,自来也急忙从纲手的家里冲了出来,考虑到今天是精英下忍参加中忍晋升考核的日子,自来也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里!
  索性,自己的运气不错,不光见到了绳树,就连两个知情者,周断和水门也在这里,而经过一番眼神上的交流,自来也得到了让人放心的结论——周断这个家伙也不敢把事情抖落出来!
  看到了自来也松了口气的样子,周断本来是不想放过他的,但没办法,这件事捅出来的后果实在是过于严重,自来也已经得手了,看情况已经是纲手实质上的老公了,纲手再愤怒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但是身为主谋的自己可就不一样了,即使有旗木朔茂挡在自己身前,估计自己也要丢掉半条命!
  要知道,纲手可不光是在乳量上称霸木叶村,就连拳头也是木叶村顶尖的,周断敢下断言,纲手的拳头都不用碰到自己,仅仅是散发出来的拳风,就能把自己砸的灰都不剩!
  “好了,看见你们都在这里,我也就放心了!”
  兴许是把绳树的姐姐弄到了手,自来也有些不好意思呆在绳树面前,安慰了绳树几句,并在周断那里得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结果后,自来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周断面前嚣张,草草的说了几句场面话,马上就跑没了影子!
  “周断,好久不见!”
  自来也刚刚消失没有多久,一个有着灰蓝色长发,笑容温和,脚步却有些虚浮的家伙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啊,是加藤断前辈啊,真是有些日子没见了!”
  看着眼前的加藤断,周断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毕竟,自来也刚把纲手弄上手,这里面自己可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但这也没办法,机会都是留给有着准备的人,别的不说,周断可是知道,虽然自来也看起来沙雕的不行,但暗地里的训练可是堪称残酷,尤其是对于身体的打熬,只稍逊于迈特戴,要知道自来也可是忍术、体术双修的忍者,虽然自来也馋纲手的身子,但他可是为此准备了一辈子!
  反观加藤断,看见纲手,这才想起来半路截胡,他可是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子,灵化之术确实是一种提升速度快,并且十分强大的忍术,但副作用就是身体虚弱的不行,就这种身体,怎么对付纲手?
  就纲手那身体条件,别说倒拔垂杨柳了,就算是倒拔一座山都不在话下,就这种对手,加藤断是怎么得出我上我也行的结论的?
  “我这回来,是来感谢你的!”
  加藤断没有注意到周断微妙的表情,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胸口,对着周断感激道:
  “我遇到了沙忍有着血沙之锤之称的沙城璃空,虽然我用灵化之术干掉了他,但他的临死反击还是击中了我,三层胸甲,一击就全部碎掉了,就连我的胸口也断掉了四根肋骨,要是没有你的提醒,只佩戴一层护甲的我兴许内脏都会被打飞的!”
  “哪里,哪里……”
  周断摆摆手:
  “我只是觉得一层护甲的防御力实在太低了!”
  “那也是需要感激的……”
  加藤断再次开口:
  “为了感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就去村子里最火的烤肉店。”
  加藤断看了一眼周断身边的几人:
  “到时候绳树、水门、百掌、加藤鹰前辈也一起来好了,人多热闹嘛,哦,对了,绳树……”
  加藤断对着绳树露出了一丝尴尬的微笑:
  “你姐姐现在在家吗?”
  “加藤断,你这家伙死心吧!”
  绳树没有给加藤断好脸色,雷厉风行的开口,直接断掉了加藤断的念头:
  “我姐已经跟自来也那家伙好上了,你没机会了!”
  “什,什么……”
  加藤断一惊,但他知道自来也明恋纲手早已是人尽皆知了,却也没太过放于心上,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只要没结婚,那所有的女性就都是单身,所以加藤断还想再挣扎一下:
  “我还是有机会……”
  “不,你没机会了!”
  绳树眼神冰冷的看着加藤断,语气冷酷:
  “自来也昨天在我家过夜了!”
  “……马,马莎卡!”
  骤然听闻如此骇人听闻的消息,加藤断感到天直接就塌了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了,事情的信息量过于震撼,加藤断晃了晃头,觉得需要回家里缓一缓,也没再和周断等人打招呼,直接就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这里!
  “我日观天象……”
  看到加藤断落寞的背影,周断叹气道:
  “发现加藤断前辈头上隐隐有绿气升腾,据我判断,他此刻内心一定十分悲苦!”
  “这种事情谁都看得出来好吧!”
  一旁的百掌眉头跳了跳,自来也对于纲手的态度百掌也是知道的,馋人家身子,但每到关键时刻,势头就降了下来,所以,这里面一定有内幕,而且看周断的表情,这些事情一定和周断脱不了干系:
  “队长,这回自来也大人这么主动,和你一定脱不开干系吧,我甚至怀疑你一开始想恶搞自来也……”
  “百掌,你想错了!”
  水门的手搭在了百掌的肩膀上,第一次对着百掌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周断昨天一整天都和我在一起,有我看着,他是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百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