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周断式歉意

  一个中忍,面对着一个火力全开的上忍所发动的全力攻击会变成什么样子,单看现在的山寺钢虎就明白了,双臂,在迈特戴的拳头砸击五六下后就变成了不规则的形状;
  胸膛,在拳头的撞击下,微微凹陷了进去;
  双腿,在拳风的余波之下,直接发出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待到迈特戴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过后,原地,只留下了瘫软在地,人脑袋被打成了狗脑袋,不住呻吟着的山寺钢虎!
  “山寺钢虎,你怎么样了!”
  看到山寺钢虎如此凄惨的样子,因为八门遁甲开启后的后遗症,同样瘫倒在地的迈特戴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
  “山寺钢虎,你不要吓我啊,我在最后关头已经收敛了大部分的力量了,身为一个热血的忍者,你不应该在这里倒下啊,我还等着考核结束后,和你一起绕着木叶村热血的跑上五百圈呢,山寺钢虎,你要挺住啊!”
  迈特戴一边痛苦的嘶吼,一边拖着剧痛的身躯,慢慢挪动着爬向山寺钢虎,这副景象,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周断站在围墙的边缘,看到考场之上自己的师傅如此感人肺腑的一幕,更是感动的仰头望天,激动到说不出话来!
  待到周断酝酿了半晌的情绪之后,这才动身来到了场下,看着迈特戴那依然不屈不挠的向着山寺钢虎爬行的样子,更是被其精神所折服,在狠狠的踹了迈特戴几脚以示尊敬之后,刚想拖着迈特戴的脚腕离开,却是骤然在身后感到了一股深沉的怨念!
  默默注视着迈特戴即使因为禁术反噬,疼得站不起来,却依然顽强的向着自己爬过来,山寺钢虎的心中是残念的,他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了,当一个脑残在认真时,究竟可以具有多么强大的破坏力!
  明明只是几句客套话,万万没想到迈特戴居然当真了,感受着自己身体每一处都传来的剧痛,山寺钢虎发誓,如果上天再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自己一定会连这个中忍考核官都不当,碰见迈特戴有多远就跑多远!
  转身看着不远处山寺钢虎那满是怨念的小眼神儿,周断心中也是满满的感慨。
  你说你打不过就过不过,直接宣布迈特戴合格就好,这样一来,大家面子上都算过得去,可山寺钢虎偏不,为了保住更多的面子,临到头来,非要整出这么个幺蛾子!
  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要知道这可是迈特戴啊,听到了这么热血中二的话,他还管你什么这个那个的,他没开启八门遁甲的第七门,就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但想归想,处理迈特戴留下的烂摊子,说几句漂亮话,周断还是会做的,毕竟山寺钢虎也不容易,尽心尽力的考核下忍,就因为想多保住一点儿面子,结果就被揍得这么惨!
  想到了这里,周断立刻对着山寺钢虎满是歉意的开口:
  “山寺钢虎前辈,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你说你装什么逼呢?”
  山寺钢虎:“(⁄⁄•⁄ω⁄•⁄⁄)???…………噗!!!”
  “该死的,山寺钢虎吐血晕过去了!”
  “全身骨折,内脏受损,再加上怒火攻心,这家伙的伤势不容小觑!”
  “医疗班呢,你们这帮家伙还傻站着干什么!”
  山寺钢虎平日里的风评不错,更是有着不少的好朋友,其中更有几个约好了,在考核结束一起去喝小酒的家伙在围墙上等他。
  眼见山寺钢虎这副凄惨的样子,这帮家伙终于是坐不住了,纷纷跳到了山寺钢虎身边,其中一人更是对着医疗班吼了起来。
  直到此时,被震撼住的医疗忍者这才反应过来冲到了山寺钢虎身边,不是他们的专业素养差,比这种战斗更严重的场面他们也见过,实在是这种战斗过于让人蛋疼,以至于他们第一时间都有些迈不动步子!
  扫了一眼手忙脚乱的一帮家伙,周断不屑的切了一声,整个木叶村里,谁不知道周断是有名的小心眼,惹不起的大魔王,明知道迈特戴最近和自己走的近,居然还敢看不起迈特戴,是,迈特戴是个脑子不正常的变态,但木叶村脑子正常的就多吗?
  不说天天窝在屋子里偷窥的三代火影,等再过几年之后,木叶的黄赌毒三忍的名号将再一次响彻忍界!
  忍界的希望,第七代火影漩涡鸣人将创造出震惊忍界的变性忍术,相比来说,迈特戴真的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就这样一个家伙居然还会被嫌弃,真当自己是个面慈心善的家伙吗?
  感受到了不爽的气息凝聚,周断一眼瞪去,原本怒视自己的一帮人立刻就眼神飘忽了起来。
  不为别的,周断的坑人药剂闻名木叶,就连自来也都中过招,但凡是个正常人,没人想要在木叶村浑身上下光着跑两圈的!
  见到了众人躲闪的眼神,周断心中也是放心了一些。
  如果单单只是迈特戴,心有不忿的这帮人兴许还会有一些小动作,虽然迈特戴的实力强,但他脑子有坑,架不住这帮人的忽悠,造成的后果完全是不可预料的,甚至这家伙热血起来拉着三代目火影干一架都有可能,毕竟,团藏他都揍过了!
  眼下,自己站了出来,对面这帮家伙畏惧自己,也就不会对迈特戴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动作了!
  没有继续理会乱糟糟的一帮忍者,周断拽着迈特戴的脚腕子直接跳上了围墙,刚一上来,早就在一旁等着的百掌、水门、绳树三个人就围了过来,百掌更是嘴角抽搐的开口询问:
  “迈特戴前辈没什么大碍吧?”
  “没什么大事!”
  周断对着迈特戴发动着治愈术:
  “这家伙虽然是浑身瘫软,犹如一条鼻涕虫,但这只是很平常的肌肉拉伤与轻微骨裂,只不过伤势更加严重了一些,经过了正常治疗后,以他的身体,一个星期就又可以活蹦乱跳的了。
  就算是一会儿等到我的治疗结束,让他勉强站起来,拿笔写字什么的也都能勉强完成,现在还是先担心我们自己吧……”
  周断指了指不远处拿着点名簿看向自己这边的审核人员:
  “看样子,应该是到我们的考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