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悲伤的绳树

  虽然周断看着像是无所谓的样子,但其实他的心里还真的有着一丝小感动,中忍晋升测试,一般会分为先后两次举行,一方面是为了照顾因为一些特殊情况而后到村子的忍者,另一方面则是照顾因为特殊情况而落选的下忍,比如实力强大,却重伤未愈,或是在战场使用了禁术,短时间无法作战的忍者。
  然而,因为第一场中忍晋升测试基本上就会选出足量的中忍,第二场中忍晋升测试必然会出现名额锐减的情况,而这种情况下,测试考核的难度无疑会大上很多!
  看到了这次加藤鹰的表现不错,周断表示满意,原本内定给加藤鹰灌五六瓶试验中的药剂的想法暂时搁浅,周断想了想,自己的药剂具有划时代意义,在五六瓶的基础上再加一两瓶,加藤鹰绝对会认为这是最好的奖励的!
  在前面带路的加藤鹰丝毫没有想到,因为自己认真负责且用心的行为非但没有感化周断,反而是对自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可怕后果,如果他知道周断是怎么想的,估计肠子都能悔青了,但是,由于他的幸福掌握在周断的手里,估计周断在六七瓶药剂的基础上再加上几瓶药剂,想来加藤鹰也是不会拒绝的!
  加藤鹰找到周断和水门的时间很长,但带他们去往中忍晋升的考核地点可就快多了,二十分钟不到,三个人就已经出现在了现场,这是一处被高大围墙围拢的地点,被称为第三号考试场地,围墙高达三十米,围成了一个边长四百多米的正方形,围墙的厚度达到了惊人的五米之厚,不但有着极强的防御效果,也足以让大量的忍者呆在上面进行观战。
  围墙内被隔成了九个正方形的区域,沙漠、森林、水池各种环境里面都有,考虑到下忍的属性问题,可以自主选择考试的场地。
  周断和水门随着加藤鹰翻上了围墙,发现中忍的晋升考核已经开始了,9个场地里,都已经有了下忍在对考核的中忍发动攻击!
  “队长、水门……”
  熟悉的声音传来,百掌和绳树来到了周断身边:
  “你们两个怎么才来?”
  “啊,被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耽误了……”
  周断随意的摆了摆手,随后问道:
  “这里的考试开始多长时间了,到我们了吗?”
  “还没有……”
  百掌开口道:
  “不过应该也快了,我们基本上都被分到了上午进行考核,这里的战斗都很快,基本上都是二十分钟以内解决战斗,我估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轮到我们的!”
  “那就好。”
  赶上了考核,周断自己也松了口气,周断也没想到一向精明的自己居然也会有疏忽的一天,周断静下心来想了想,发现这一切都是自来也的锅,明明知道木叶村里马上就要举行中忍考核了,居然还暴露在了自己面前,诱惑自己给他下药,真是不可饶恕,这家伙简直坏透了:
  “嗯?绳树,你怎么了?”
  周断正在内心诽谤自来也的种种不是,一转头才发现平时最能咋呼的绳树,一直处在一个沉默的状态,早就熟知绳树性子的周断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儿,身为绳树的队长,时刻关心队员是周断应尽的义务与责任,否则以后还怎么愉快的让绳树帮助自己试验新的药剂:
  “绳树,你的状态不对啊,发生什么了,想要喝我新试验的药剂直接开口就行,不用这么忧虑的!”
  “我昨天经历了一些事情!”
  绳树双手抱肩,走到围墙边缘,眼神默默注视着身下考场上战斗的两名忍者,语气中略带一丝落寞:
  “昨天傍晚,自来也那个家伙冲到了我的家里,按住我姐直接就冲到了最里面的屋子,在看到我姐在惊讶之后却红着脸并没有奋力抵抗之后,我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我没有去阻止他们,毕竟,这两个家伙太让人纠结了,早点在一起我也省得闹心,我甚至都做好了走出家门替他们把风的准备,毕竟,村子现在事情太多,用到他们俩的地方肯定不少,我甚至都做好了觉悟,就算是三代火影亲自前来,我都会给他拦在门外头!
  然而,就当我很自觉的准备走出家门,在大门口为他们把风时,一枚石子击中了我的后脑,直接将我击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发现那枚石子的力量之强,竟然直接将我击飞到了村里的一处池塘里,要不是有好心人将我拽上了岸,我将会只穿着睡衣在水里泡一整晚!”
  “这,这个吗……”
  绳树的经历过于卧槽加悲伤,看到他这副样子,队伍里的老好人百掌忍不住安慰了起来:
  “绳树,你也别太生气了,自来也大人暗恋纲手大人是全木叶都知道的事情,估计早就憋坏了,爆发的时候失去了理智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百掌……”
  绳树摇摇头打断了百掌,语气飘忽: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自来也对我可没有那个胆子,再说即使他真的击昏了我,我都不会介意,真正让我介意的是,通过砸向我后脑那枚石子的力道来判断,这枚石子的主人,是我亲姐!”
  周断:“……”
  水门:“……”
  百掌:“……”
  加藤鹰:“……”
  “绳树,这也不是什么过于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放弃了热血中二沙雕风,转而改走精明冷酷偶像路线的绳树一时间还是让周断有些不适应,莫名其妙的居然从他嘴里说出了安慰的话:
  “每个拥有姐姐的人都会经历这一天的,你记住你还不是最惨的,你要挺住!”
  “呵呵……”
  绳树的语气略带一丝苦涩:
  “我尽力吧!”
  “呦,绳树,你在这呢,我找你半天了呢!”
  随着话音的响起,自来也从远处闪身到了围墙之上,他的出现打破了场中有些清冷尴尬的局面,自来也看着绳树,脸上居然出现了一种见到女方家长时手足无措的神奇表情!
  但是,还没等他说几句话,就看见了一旁站着的周断和水门,自来也和周断眼神对视了一眼,火花在空气中无形的震颤,随后,虽然这两个人一个是加害者,一个是被害人,但是,两个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把一旁的无辜群众——水门包围了起来!
  看到周断和自来也如此的架势,感情方面不比周断差,甚至远超自来也的水门也懂,他看着自来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师父,我昨天一整天都没见到你,和周断找了你半天,你不是说要给我辅导忍术吗?真是个健忘的师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