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五章 中二孩子调教计划

  “嘶,明明是把问题儿童抛给了我,对于给点儿补偿福利居然还不甘不愿的,临了,一村火影居然还对下忍出手泄愤,这个猿飞三代目统治的村子真的是太黑暗了啊,不过,该说不愧是村子里战斗力最高的存在吗……”
  周断捂着高高肿起的右脸颊:
  “一拳将我砸透了墙壁飞出了四百多米,坠地后除了故意在我脸上留下的这一拳,其他部位居然毫发无伤,这种技巧的发挥除了迈特戴,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要知道三代最厉害的可是忍术,战斗力正值巅峰期的三代,实力真的是太可怕了!”
  太阳,刚刚露头,清晨的木叶村里传出了一阵鸡鸣声,周断在离木业医院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里等待着其他三名物资小队队员的汇合,至于大部分的下忍,此时早已经在去往战场的路上了,而旗木溯茂更是在昨晚就已经连夜离开了!
  周断曾问过旗木朔茂为什么战场不可或缺的强大战力——旗木朔茂、自来也、纲手不在战场杀敌,反而是回到了村子,旗木朔茂则是隐晦的告诉周断:
  “砂忍的巨型战争傀儡攻击力强,杀伤力大,控制傀儡的是一对夫妻,操纵能力十分强大,偏偏周围还有无数的砂忍保护,让木叶十分头疼,而这次之所以从吃紧的战线回来,正是为了让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学习传说中的封印阵法——三冥炎阵,将保护战争傀儡的砂忍隔离开,再由学会了自由穿梭三冥炎阵方法的旗木朔茂作为尖刀直接摧毁傀儡控制者!
  而之所以大蛇丸没有回来,一是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战场头脑,前线实在离不开大蛇丸,二是……
  “大蛇丸是天才啊,这个忍术旁人需要火影大人亲自教导,但他光靠他人的口述就能学会!”
  旗木朔茂因村子有人才而满是欣慰:
  “虽然无论是战场的指挥还是自身的战斗力他都还差一些,不过,战场的指挥经验是可以迅速积累起来的,而且再过十多年,他的实力就该超过现在的我了吧!”
  “你这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真是太他妈的谦虚了啊!”
  周断回忆着旗木朔茂的神情,只觉得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自己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这个木叶的精英上忍,这是一个在不知不觉中就会装逼而且你还挑不出毛病的男人!
  “队长,波风水门报道!”
  “队长,日向白掌报道!”
  两声轻喝打断了周断的回忆,看着自己身前的小队成员,周断默默的点点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一上来就不服自己的狗血桥段,也没有什么自己想当老大的问题儿童,这令周断十分舒心。
  不过想想也是,虽然只是刚刚毕业,但木叶学校里学的可不只是提升自己的战斗力,服从命令,听从队长安排,这是基本中的基本,毫无理由就质疑队长决定,挑刺想当老大,情节严重的队长甚至可以宣布该忍者为叛忍,直接就地击杀,这是白痴才会做出的行为!
  但很快,一个身带蓝色吊坠,脑回路异于所有忍者的存在就出现在了周断的面前:
  “旗木周断、波风水门、日向百掌,你们三个刚刚毕业的面逼队员做好迎接我这个实力强劲的新队长的准备了吗?”
  风吹过,热血中二气息爆棚的千手绳树晃晃荡荡,十分欠揍的出现在了周断三人的面前,身后白色的披风鼓动间,印着的一行大字——我最牛逼,立时闪瞎了在场所有人的双眼!
  “那个!”
  面对着眼前的一幕,明显一脸蒙逼的日向百掌向着对方发出了疑惑:
  “绳树,发来的通知信件上已经说了,旗木周断是我们小队的队长,而你只是其中的一名队员,对于信件上的内容,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日向百掌,通知是死的,人是活的!”
  绳树看着日向百掌,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作为一名忍者,不思进取,原地踏步,这样的家伙,如何能在不远的将来取得火影之位?如何带领村子走向繁荣?不想当火影的忍者,不是好队长,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也就是说……”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水门抽搐着嘴角问道:
  “你在明知道了通知信件上的内容后,还想要不服的争夺队长的位置,你凭什么?”
  “当然凭借我强大的战斗实力啊,你们昨天都在场,不是都看见了吗?”
  “正是因为看了你昨天的战斗,所以才想问问你的谜一样的自信是哪里来的啊!”
  没等周断说话,日向百掌就已经忍不住了:
  “如果你说说其他的优点,我都不说什么了,你那叫战斗?毫无战前准备、也不阻止敌人进攻、甚至施术时间都长的惊人,那堪称智障一样的战斗有什么好骄傲的,原本我以为队伍里有周断和水门已经稳了,结果来了你这么一个家伙,我现在很担心队伍的安危啊!”
  “好了,百掌!”
  周断拍了拍日向百掌的肩膀,看着对面依旧不服不忿的绳树,叹了口气:
  “对于这样的家伙,光用嘴说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我们的时间快不多了,绳树,既然你想打,那就现在吧,我让你先出手!”
  “呵呵,周断,你能如此识大局,不愧是村子里的天才,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提拔你的!”
  话语落下,绳树立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
  “周断,虽然你的实力还是个菜逼,但作为对于你的认同,我会使出这些天新学习的A级强大忍术,土遁——土渊流袭之术!你注意了,未印、寅印、坤啊……”
  伴随着绳树的惨嚎,周断一脚将其踹到在了地上,周断左手拿着一人高的木棍,右脚踩在绳树的胸口,声音冰冷的开口:
  “认输吗?”
  “混蛋……”
  绳树一脸的不服:
  “战斗的时候居然偷袭,这种战斗我不认同!”
  “战斗的时候居然原地放忍术,还天真的以为战斗不存在偷袭,我真的从未见过如此智障之人!”
  “啪!”
  话音刚落,周断一棍子抽在了绳树的脸上:
  “叫哥!”
  “比我小了三岁的小子,你在做梦!”
  “啪!”——“叫队长”
  “你死心吧!”
  “啪!”——“叫哥”
  “我不会屈服的!”
  “啪!”——“你服不服?”
  “呵呵!”
  绳树人脑袋已经被打成了狗脑袋,却还是没有屈服:
  “忍者连死都不怕,你以为这点小伤痛就会让我屈服吗?”
  “绳树,我敬你是条汉子,不过,这可是你逼我的,你不要怪我!”
  周断怜悯的看了一眼绳树,随即在怀里掏出了一瓶紫色药剂灌进了挣扎着的绳树嘴里:
  “绳树,看你这不服的样子,你好像忘了我是木叶最为厉害的天才药剂师了吧?”
  “混蛋,你给我喝了什么?”
  绳树本能的察觉了不好,但周断研制药剂的千奇百怪的药性使他完全不知道药剂的效果,但很快,绳树就用实际行动阐释了周断这一腹黑的混蛋究竟给他灌了什么东西!
  喝下药剂后,犹如饮下了一道烈焰,将绳树的理智全部点燃,绳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到了无尽的亢奋,这种感觉深入骨髓,让他充满了将眼前的一切征服殆尽的欲望!
  其疾如风,侵掠如火,动如雷震!
  当理智重回身体,当绳树反应过来时,他震惊的发现,自己正抱着一颗大树腰部疯狂的活动着,明明十分坚硬的大树,却是硬生生的被自己顶出了一个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