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三章 绳树的战斗

  木叶密林里,一处被大量动物包围之处,浑身伤痕的绳树,充满战意的看着对手,即使敌人被大量动物包围并疯狂输出,这依然是值得一战的强大对手!
  “尊敬的对手啊!”
  绳树的声音低沉,战意高昂:
  “能在面对我的情况下,不被我的气势压迫并与我战斗了这么久,你的确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少他妈废话!”
  浑身上下丝毫未损,但被动物们疯狂输出中的砂忍愤怒的吼了起来:
  “有本事你把这些碍事的东西弄走,如果没有这些,我早就弄死你不知道多少回了!”
  “混帐!作为忍者,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听着砂忍抓狂的话语,绳树顿时怒火中烧,对其斥责了起来:
  “虽然我的队友是个混蛋,做出了这种卑劣的行为,严重影响了我与你之间的公平战斗,让我不耻!
  但是,身为一名忍者,明知身陷险境,却也要奋勇拼搏、在逆境中找出决胜的方法,获得胜利,这是每一个忍者都应该具备的心理,你这个样子,是在把忍者当成了儿戏吗?就你这样的家伙,还有身为忍者的骄傲吗?”
  “我骄傲你妹啊,你自己什么德行心里没点儿数吗?
  结印速度慢,攻击意识差,伤害不够足!
  和我打了这么半天,你被我打的浑身伤痕,而我什么伤都没受,你就不想想这是因为什么吗?
  没有了这些该死的动物,你早就被我弄死了!”
  砂忍气的大吼,心理更是开始焦躁不安起来,从自己队伍追击的一开始,砂忍本能的就感觉不妙,其他不论,单单能释放出能让如此范围内的动物阻碍自己一行人的药剂,就说明这支被追击的小队并不简单!
  但是自己的中忍队长因愤怒而下令继续追击,自己是必须服从命令的,否则的话,即使就剩自己存活,但万一被人发现的话,战场逃跑,这惩罚是自己根本无法承受的!
  而战斗一开始,除了自己的对手是个战斗意识低的令人发指的蠢货,另外两名木叶忍者可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干掉了自己的同伴,这更是让自己不安的情绪进一步扩大!
  虽然自己认为这支队伍里的三个下忍对上自己队伍里的中忍是个笑话,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队长还没有过来支援,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若是这样也就罢了,从被选入了砂忍袭击队,开始破坏木叶物资,并且狩猎木叶忍者开始,自己就已经做好了随时死亡的觉悟。
  然而,光荣战死是一方面,憋屈死是另一方面,明明战斗的意识简直不堪入目,但是偏偏这货抗揍,明明已经被自己打的狼狈不堪,血液的流失也到了一般的忍者的极限,可对面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继续生龙活虎的拖着自己,更让自己受不了的是,从对面嘴里说出来的各种让人发狂的话!
  什么自己无恶不作,知错能改投靠木叶还来得及;自己虽然是个菜鸟,但当他小弟,自己必定能成为一代忍神;自己虽然是个垃圾,但在对方的教育下,自己必定成为一名改变忍界的人物!
  如此令人发疯的言论,简直逼疯了砂忍,而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手,这名砂忍也已经明确了一个事实——对手不是故意羞辱自己,他是真的智障!
  但是,这种不是故意羞辱的羞辱,反而更让砂忍抓狂!
  “对面的砂忍啊,你……”
  “你他妈给我闭嘴,手里剑——五流星!”
  听到绳树再次开口,再也忍受不了的砂忍再次释放了攻击,五枚手里剑极速射出,有如天降流星,袭向了绳树要害部位!
  有如灵猫腾挪,又如猿猴林跳,犹如极光,又如闪电!
  在做出了一系列堪称繁杂的躲避之后,绳树成功的被五枚手里剑一发不落的全部刺入了身体!
  “真是强大的对手啊,以我的身手,居然也没有躲过,看来,即使我对你的评价很高,可实际上还是有些低估你了,水遁,水弹连袭!”
  周断:“……”
  水门:“……”
  百掌:“……”
  看着绳树被忍者最基本的刃具投掷一发不差的命中,并且因为绳树那令人发指的忍术释放时间,而被对方有了充裕的准备时间轻松躲过,周断不禁仰天长叹!
  事实证明,周断当初拒绝三代目火影收千手绳树进入自己小队的判断还是十分明确的决定的,而运送物资的路上,提升绳树,更是英明无比的决定!
  如果不是现在的绳树已经把结印时间提升到了一秒两印,并且身法也已经提升了一大截,周断可以肯定,即使是有了动物们不要命的阻碍,绳树也会在自己、水门、百掌过来之前就被对手干掉!
  “周断、水门,我没有看错吧!”
  看着绳树和对手那堪称反面教材一般的战斗,百掌实在是忍不住了:
  “绳树的战斗意识也太完蛋了吧?有了动物们的骚扰,他打的居然还这么费劲吗?
  还有他身上的伤口,他不会告诉我打了这么久,他所有的攻击全部打空,而对面的攻击都打在了他的身上了吧?这战斗也太辣眼睛了吧?”
  站在百掌的身边,水门也得出了和周断相同的结论:
  “百掌,这还要多亏了周断的训练方案和你与绳树的对练,如果没有这些让绳树的战斗力提高的话,以对面砂忍的实力来判断,即使绳树的身体素质极强,但在我们赶来之前,他很可能就已经被对方干掉了,而即使是现在的绳树已经提高了一截战斗力,但以现在场中的情景来看……”
  “诶!”
  “诶!”
  “诶!”
  站在不远处观战的三人同时发出了感叹,异口同声的道:
  “不容乐观啊!”
  “少给我废话!”
  战斗中的绳树早就发现了周断三人的到来,虽然战斗很吃力,但绳树实在是拉不下面子来求周断三个人来帮忙,但没想到,赶来的三人非但没有前来帮忙的想法,反而是在一旁冷嘲热讽,绳树心头的怒火顿时就升腾了起来:
  “别站在一旁说风凉话,你行你上啊!”
  “好!”
  早就被绳树的战斗方式刺激的不要不要的百掌最先忍受不了,一个箭步,两个呼吸之间已经逼近了砂忍的身前,伴随着一声低喝,八卦一十六掌一掌不落的全部打在了砂忍身上,而最后,更是用苦无划断了已经无力反抗的砂忍喉咙,彻底了结对方!
  绳树呆立在原地,看着与自己战斗良久的砂忍,被百掌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干掉,饶是绳树没脸没皮惯了,还是觉得脸颊有一丝丝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