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八章 梦想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阳光消退,月亮挂上了天空,而周断,也终于把瘫痪在了陷阱区的两个可怜虫拽了出来!
  “周断,你这个恶魔啊!”
  此时的绳树十分凄惨,面对了整整一天的爆破,浑身上下几乎就没有能看的地方,到处是红肿清淤外加流血的伤口,忍者作战服早就被炸的不见了踪影,就连兜裆布都只剩下了一半,屁股蛋子上还插着半截手里剑,绳树看着周断,眼泪都下来了:
  “我可是你的队友啊,你就这么对付我,好几次啊,好几次我都快被炸死了啊!”
  “绳树的抱怨先放一边,队长,我倒要问问你……”
  蓬头垢面的百掌发出了疑问,此时此刻他的样子也没比绳树强到哪里,拥有着白眼以及从不懈怠的苦修,的确是让百掌有着强大的闪避能力,但沙忍的陷阱区也不是盖的,虽然因为羞耻心作祟,百掌勉强的保留下了自己完整的兜裆布,但代价就是他所受的伤势比绳树还要重一些!
  但是眼下,这些都不重要,百掌颤颤巍巍的对着周断问出了一直想问,但一直没来得及询问的问题:
  “队长,你把我扔进了陷阱区,没有了白眼的监控,你从哪里可以知道我们是不是还活着啊?”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听了百掌的话,绳树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周断,你是个畜生吧!”
  “好了,好了,绳树,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周断从自己的肩膀上拿出了一只黄色的巴掌大小的乌龟:
  “他是水冥,天生便可以感知生物的身体状态,经过了我的药剂提升,这种能力更是大大增强,所以你们一直在我的监控之下,要知道,你们可是我的队友,我对你们的安全可是最为小心的了……”
  周断看着两个倒在地上的队友不信任的眼神,无奈的解释道:
  “毕竟以后类似的行动多着呢,我怎么舍得让你们现在就死掉吗?”
  百掌:“……”
  绳树:“……”
  水门:“……”
  “听了你的承诺,我还真是非常感动啊!”
  百掌满是残念的看着周断:
  “队长,感情上告诉我,我应该和你来个同归于尽,但理性上告诉我,我应该对你今天对我的付出表示感谢,所以我现在感到十分纠结!”
  “看来你还是有点良心,我很欣慰!”
  周断露出了还算满意的表情,把手里的一个白色喷雾瓶收起,换上了一个红色喷雾瓶喷在了百掌的伤口上,这一波操作让百掌的眉毛直跳:
  “我说队长,你那白色喷雾不像是正经喷雾吧,是不是我没有对你表示感谢,你那一瓶白色喷雾就对着我喷下来了啊?”
  “诶诶诶!!”
  周断丝毫没有尴尬的一挥手:
  “看破不要说破吗,这样下去会让人尴尬的,哦,对了……”
  看着百掌要翻脸,周断赶紧说道:
  “第二属性药剂是根据周围环境来激发的,在我的预想里,你应该会因为剧烈的爆炸而觉醒火属性查克拉,你试一试。”
  果然,第二属性的吸引力使得百掌放弃了和周断的纠缠,就连一边的绳树也不哭爹喊娘的喊疼了,急忙催促着百掌想要见识一下周断的药剂有没有这么厉害。
  “好,我试试!”
  百掌多少恢复了一些体力,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意念一动,右手上顿时出现了一层淡蓝色的查克拉,给人一股锋锐的感觉,还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嗡鸣!
  “额,我要是没看错的话……”
  绳树肯定道:
  “这应该不是火属性查克拉!”
  “废话,这当然不是火属性查克拉,风属性这么明显,傻子都看出来了!”
  周断无奈的看了一眼绳树,转头又对百掌开口:
  “强效感知第二属性的药剂只会对使用者感受最深的一种属性进行激发,看你的样子应该没怎么被起爆符的火焰和爆炸波及啊!”
  “要是波及到了,我早就挂掉了好吧!”
  百掌生无可恋的看着周断:
  “我可是拼了命的躲避起爆符的,仅仅是爆炸所造成的狂风就够我受的了,不过……”
  百掌的神情复杂:
  “队长,你这药剂有点太贵重了!”
  “贵重是贵重……”
  一旁的绳树插嘴道:
  “但是这第二属性好像对现在的百掌没什么帮助啊,而且百掌大部分是靠着体术攻击敌人的,一般都很少使用水遁了,更别说第二属性了!”
  “现在用不上不代表以后用不上,而且有了第二属性,就有了融合血继限界的资本,而且百掌是觉醒了风遁,水加上风,那就有很大的可能融合成冰遁了,雾忍村令人胆寒的暗杀队——冰遁屠戮队有多强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周断顿了顿:
  “虽然要完成血继限界很难,但据我观察,百掌对于属性的掌握绝对比一般人要好,通过我给他喝的属性药剂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
  百掌身为日向一族,对于查克拉的控制极其强大,再加上我以后研制的药剂,我有信心将百掌打造成强大的血继限界的忍者,甚至是像土影那样拥有三种属性融合的血继网罗的忍者!
  我有一个梦想……”
  周断的眼神深邃的看向了远方:
  “那就是量产血继限界乃至于血继网罗的忍者,不用多,只需要十多个拥有着类似于尘遁并且查克拉庞大的忍者,其他忍村的忍者就只能老老实实的缩在自己的老窝瑟瑟发抖了!”
  “队长,对于你的梦想我是支撑的,对于你的努力我也是看在眼里的……”
  听了周断那番震撼人心的讲话,百掌很想表达出自己的敬意,但是感受着自己现在的境遇,百掌还是不得已发出了反抗:
  “队长,你给我抽血我就忍了,但是你抽了我小半盆的血是要闹哪样啊?我可不是秋道丁莽前辈,抽那么多血我会死掉的!”
  “啧!”
  周断恋恋不舍的把针头从百掌的胳膊上抽了出来,随手又拿出了两瓶药剂分别灌进了百掌和绳树的嘴里,随后,一手拽着百掌,一手拽着绳树,带着水门向着钢岩谷走去: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任务,我要好好教你们一些审讯俘虏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