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四章 刁难

  “我的天,前几天引起震动的木叶白狼丸拔毛事件居然是你做的?”
  百掌震惊的盯着周断:
  “犬冢獠族长那天可是骂了一晚上的街,我家就在附近,那声音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周断,你这仇怨可大到没边了!”
  “还有这种操作?”
  绳树也是一脸惊叹的看着周断,随即又陷入了思考:
  “果然年轻就是要干几件年少轻狂的事情啊,我要不要也去拔一次狗毛呢?毕竟等我当上了火影,回顾年轻的时候,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也没有,我这童年也太苍白空洞了!”
  “周断,需要动手吗?”
  一旁的水门一脸温和的开口:
  “我对比了一下犬冢锐的实力,我们四个加上你的药剂,绝对可以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为了防止他一会儿可能对你做出的报复行为,我觉得我们先下手为强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先不要着急!”
  周断拦着了想要先动手水门,不怪水门、绳树、百掌这么紧张,实在是因为犬冢锐的身份——犬冢獠的第四个儿子!
  要知道,在忍界里的忍犬可不是普通的流浪狗,如果不出意外,一般都可以活到和忍者差不多的年纪,更有甚者活到一百多岁的家伙也不是没有,犬冢锐身为犬冢獠的儿子,那可是从小趴在白狼丸的背上长大的,一人一狗的感情简直好到没边!
  同时,也可想而知,当犬冢锐知道了周断剃光了白狼丸,并把白狼丸狗蛋上的毛拔光到流血后,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周断,而当他成为周断的队长时,又会如何的对付周断!
  “拔狗毛这种事情我在动手时就已经想过了!”
  周断平淡的开口,他倒是没有怀疑会是三代把事情泄露出去,毕竟一村之长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里有闲心去给周断捣乱,只是周断自己的名头响彻木叶,能对一条忍犬做出这么惨无人道的行为,那想都不用想,也就只能是给猫喝拉肚药剂,给狗喝利尿药剂,给人喝发狂药剂,成天让木叶鸡犬不宁的周断了!
  “毕竟是我不对在先,虽然我是有着很崇高的目的,虽然我只拿了白狼丸一点点儿的毛发,但毕竟还是给白狼丸带去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麻烦!”
  周断略有“羞愧”的说道:
  “犬冢锐想出出气也是应该的!”
  波风水门:“……”
  日向百掌:“……”
  千手绳树:“……”
  “用羞愧的语气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队长,真是难为你了啊!”
  百掌的眉毛止不住的抽搐:
  “犬冢獠族长那天骂街的话,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白狼丸全身毛发被剃,狗蛋的毛拔的出了血,自杀都自杀了五次,全是犬冢獠族长硬生生给阻止了,你就等着犬冢锐的报复吧!”
  果然,所有人的担心成了事实,犬冢锐带着周断四个人走到了目的地,一指前方几个散发着浓烈气味的巨型池子:
  “这里是钢岩谷内的排污池,一直是排污小队在处理,不过今天他们有其他的任务,这清理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清除其中一座排污池,你们放心……”
  犬冢锐对着众人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我会紧紧的盯着你们的!”
  “卧槽,你疯了吗?”
  虽然早就知道犬冢锐肯定在想着什么阴招,但绳树万万没想到一个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当即就不干了:
  “犬冢烬队长是让你带领我们熟悉战场的,不是来干苦力的,清洁排污池能让我们的战斗力提升吗?”
  “少废话!”
  犬冢锐一脸得意的看着绳树:
  “战场上服从指挥是每一个忍者的义务,再说了,战场上混战的时候可都是残肢断臂、血肉横飞,每个忍者都避免不了被沾染上,兴许这些东西就会让你们心态受到打击,今天的工作,就是让你们有个心理承受准备,省得到了战场就因为心态问题而被干掉!”
  且不说排污池和血肉纷飞的战场根本不靠多少边,就看犬冢锐那一脸的得意就知道这货在想些什么,但是这些周断都没有说,反而还拉住了一旁还想反驳的绳树:
  “我们听从上级的安排,我们干就是了!”
  “很好!”
  犬冢锐多少了解一些周断,这是个极其腹黑,让全村人都头疼的家伙,如今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服软”,心里止不住的得意,他拿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椅子放在了地上,刚想在绳树愤怒的眼神中坐在上面看周断的凄惨样子时,一名忍者出现,打断了犬冢锐的心情:
  “上忍犬冢锐,战斗会议,立即前往!”
  “是!”
  梦想中的景象被打断,犬冢锐毫无办法,毕竟是战斗会议,孰轻孰重犬冢锐还没因为仇恨而失去理智,只能是恨恨的看了周断一眼:
  “虽然我走了,但你们的任务还是不变,今天最少要清理一座排污池,完不成的话,你们就等着接受惩罚吧!”
  说完,直接闪身离开了这里!
  “天啊,周断你刚刚为什么不拒绝他啊!”
  闪身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排污池,绝望的瘫倒在了地上:
  “这犬冢锐分明是故意刁难我们,一座排污池,这是一个小队三天的工作量,我们根本完不成的,而且这味道……”
  绳树痛苦的闭上眼睛:
  “如果要我清理,我会做噩梦的!”
  “别着急,绳树。”
  周断安慰了一下绳树,转头看向了水门:
  “水门,你怎么看?”
  “犬冢锐想刁难我们的意图很明显,这排污池我们今天肯定干不完,而且如果我们强烈反对,他还会想出其他办法刁难我们……”
  水门双手抱胸:
  “而且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对这种情况有把握的,甚至有可能都不需要我们帮忙!”
  “当然,我惹出的事情,当然会自己处理!”
  周断咬破手指,结出一个手印,伴随着一阵烟雾,一只磨盘大小,戴着花环,背着锄头和镐头以及背包的红色乌龟出现在四个人眼前:
  “水野,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