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章 “热情”的动物们

  “小子,别跑了,乖乖停下来,我们还能留你条全尸!”
  “小子,我们有四队人马,你现在投降,我能让你在死前少受点苦!”
  浓密的森林间,周断带着绳树三人疯狂逃窜,身后,是大量的苦无,手里剑以及威胁人心的话,并不是追击的忍者猖狂,而是在这种追击的情况下,语言的确是具有一定的攻击性!
  “周断!”
  最先忍不住气的绳树首先开口:
  “还不打吗?你的药剂没有用,不会是失效了吧?”
  “队长!”
  日向百掌也焦急了起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四个人里就属我的资质最差,我来为你们断后吧!”
  “情况还没变成最糟,不到万不得已,我可是不会放弃我的队员的!而且……”
  与焦急的绳树和百掌不同,周断嘴角的笑容从一开始就没有断过:
  “我的药剂已经起作用了,瞧,帮手们来了!”
  “什么帮手?”
  水门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实在是不能怪水门问出这么没水准的问题,第一次出任务就面临着几乎是必死的局面,任谁都会慌张,然而,没等周断回答,在看清了周围迅速冲来的东西后,水门几乎呆立原地,默默的说了句:
  “卧槽!”
  能让心理素质强大,一直处变不惊的水门发出“卧槽”感慨的,自然不是一般的东西,只是瞬息之间,铺天盖地各式各样的动物们就已经疯狂的向着身后的砂忍冲了过去。
  这些动物有大有小,上至食肉的老虎,下至捕虫的小鸟,几乎森林里能叫得出名字的都冲了过来,它们种类不同、习性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那两条后腿之间高高竖立起的棍状物!
  它们眼睛赤红,呼吸沉重,即使水门自己没有经历过,但也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一种被深深埋在所有动物骨子里,从古至今延续下来,一方想要对另一方疯狂输出的原始欲望!
  ………………
  明田光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过,四队忍者追杀一队下忍,且队伍里还有着四名中忍,本以为会是轻而易举就会完成的追杀,可对面的小鬼就像是滑不溜手的泥鳅,自己已经释放了加快队伍的风遁忍术,可还是始终差了一点儿!
  原本这样也没什么,以双方的情况来看,用不了多长时间,对面的小鬼就会支撑不住而被自己击杀,然而,在对方年龄最小的一个小鬼放出了一阵烟雾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大量的动物不知发了什么疯,向着自己的队伍疯狂的阻击而来,其密集程度简直到了无处落脚的程度!
  面对这种情况,明田光中也不是没有释放过大范围忍术,然而,在释放了忍术后,自己的身体就像发生了什么反应一样,那些该死的动物对于自己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是更加的疯狂!
  其余的三队忍者遇到这个情况都已经立刻撤离了,本来自己这些人接到的任务就是破坏物资,追杀木叶的忍者只是附带,浪费大量的时间去追杀一队忍者,实在划不来!
  原本明田光中也想和其余三支队伍一样撤离这里,放对面一条小命,然而,因为自己一时不察导致被一条该死的松鼠在自己的脸上疯狂输出后,明田光中就再也忍不了了!
  天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一只松鼠趴到了自己脸上,谁他妈又知道一只松鼠为什么会输出的那么快,没等明田光中反应过来,那只该死的松鼠就已经一脸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自己的脸!
  在密密麻麻的动物里找一只拳头大的松鼠杀来泄愤,明田光中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他只能是抹了一把脸,咬紧牙关对手下下了死命令:
  “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对面!”
  ………………
  “天啊!这队家伙疯了吗?”
  逃窜中的绳树看着即使深陷铺天盖地的动物中,依然红着眼追杀而来的砂忍,一时间被其气势折服,忍不住的开口:
  “看样子他们追杀我们没必要这么疯狂吧,毕竟另外三队砂忍已经都撤离了,这什么仇什么怨啊!”
  “什么仇什么怨?呵呵,这仇怨大了去了!”
  与不明原因的绳树不同,一直在开启着白眼的日向百掌可是一直在监视着身后追杀的砂忍,看着对方那疯狂的样子,日向百掌那一直在抽搐的嘴角就一直没停过,虽然自己是被追杀的一方,但在心底里,日向百掌还是忍不住对对方流露出了一丝同情:
  “被上百个不同种族的动物在身上疯狂输出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更别提他还被一只松鼠骑了脸,这种禁忌的爱情不是谁都能承受住的!”
  话一说完,瞬间就已经明白此话意义的绳树和水门看周断的眼神立时就不一样了,水门更是认真的对绳树开口道:
  “绳树,以后你在周断面前耍宝小心点,否则,你连死都会死不瞑目的!”
  绳树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但还没等他说什么,周断就已经打断了他。
  看着因为被愤怒击昏了头脑而选择继续追击的自己的砂忍,周断对着水门三人默默打了个手势,声音传入了每个人耳中:
  “视线受阻、行动受阻、心情烦躁,面对着这种情况,只剩一队忍者也敢这么狂,看来是该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了,绳树、水门、百掌,你们各自对付一个下忍,解决战斗后,帮我一起对付那个中忍!”
  “是!”
  这是战斗命令,所有人的眼神都认真了起来,而连日来一直在狂虐绳树,导致战意高昂的日向百掌更是第一个冲了出去,利用自己白眼的优势,手中的千本透过动物的间隙,不要钱般的向着对手周身的要害射去,被如此巨量的动物包围,对手只能是像一个活靶子一样被硬生生的射死!
  但,毕竟是侵扰物资与追杀队伍的砂忍,即使是下忍,底牌还是有一些的,强忍着后背、左肩被射了两计千本后,砂忍终于是放出了一个C级忍术:
  “土遁——密室杀人术!”
  一座四方形的土制房屋迅速成型,转瞬之间就将自己和日向百掌扣在了一起,砂忍的表情阴狠,双手各握一把苦无,在隔绝了大部分动物的同时,与日向百掌同时陷入了黑暗:
  “只会在后方发暗器的小子,在暗无天日的密室之中感受绝望吧!”
  “虽然我的资质不好!”
  日向百掌看着迅速黑暗下来的周围,无动于衷:
  “但在这双白眼之下,你的一切都将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