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四章 逊爆了的傀儡师

  “嘭!”
  巨响声响起,带起了一片泥土与烟雾,待到烟雾散去,十多道歪瓜裂枣的身影直接显露身形将周断四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运气还好,只是傀儡师!”
  百掌开着白眼,扫视了一眼将自己等人包围起来的砂忍,低声说道:
  “傀儡数量有十二个,忍者有四个,分别是最胖的、戴着黄色面具的、身后背着卷轴以及挂着一把苦无当项链的,根据查克拉量来判断,都是下忍!”
  “傀儡材质一般,预计抗击打防御能力不强……”
  水门接过了百掌的话:
  “但不排除里面暗藏着起爆符和淬毒的武器!”
  “起爆符是个麻烦,但刚刚引燃时还是可以反应过来的,而且有毒的武器更不用怕了,别忘了我的本职可是医疗忍者,而且……”
  周断看着砂忍,深深的鄙视道:
  “砂忍的傀儡师是闻名忍界的穷鬼,起爆符和毒药应该没多少的!”
  “说这么多干嘛,直接干就完事了!”
  绳树一脸的满不在乎,指着对面一脸嫌弃的开口:
  “喂,你们几个看起来虽然弱的一笔,但加上这些傀儡还是可以壮壮声势的,只要你们诚心诚意的认我做老大,我就可以留你们一条小命的!”
  “混蛋,你是在小瞧我们吗?”
  戴着黄色面具的的砂忍眼见被包围住的四个木叶小鬼非但没有被自己吓住,反而是如此猖狂,立时气的破口大骂:
  “四个该死的小鬼,只不过是刚刚上了战场的炮灰罢了,等你们被我抓住,我木傀丸会让你们好好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的酷刑的!”
  “啧,实力虽菜,但嘴上强硬的家伙在哪里都有啊!”
  周断看着对面张牙舞爪的木傀丸,不屑的瞥了瞥嘴,傀儡师,尤其是二次忍界大战时期的傀儡师,是混的最惨,在所有已知的流派里最弱的流派,简直逊爆到了天际!
  关于傀儡师这个职业,有无数的传说流传下来,一种说法是一名喜爱傀儡的忍者自幼被人嘲笑:都三十岁了还不找老婆,只知道玩傀儡、隔壁家的孩子都可以接忍者任务了云云……
  悲愤之下,这名忍者创立了傀儡操控师这个流派,也算是闯出了一番名头,虽然直到最后这货也没娶到老婆!
  至于另一种说法则是一开始创立傀儡师流派的忍者是个菜逼,资质连一般人都比不上,忍术释放的惨不忍睹,又是个穷逼,连忍具也买不起,更狠不下心去打熬身体,变成一个体修……
  如此种种倒也让这个忍者想到了个办法,靠着还算过得去的查克拉操控,找了一些没人要的破木头拼吧拼吧做出了一个傀儡,借着在战场上捡到的一些残破的忍具武装了一下,到也偷袭敌人成功了几次,于是乎,这个流派就这么传了下来!
  而最为丧心病狂的一种说法是一名砂忍暗恋自己的亲妹妹,但苦于世俗的眼光以及自己的胆小,于是以自己妹妹的形象雕刻出了一个傀儡,以此来实施自己那见不得人的大但想法,但由于惧怕自己的父亲送自己去骨科医院,所以才将傀儡改造成了战斗傀儡以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
  说法很多,但无疑不是对于傀儡师的瞧不起,而对于众多的说法,周断还是比较看好第二个,毕竟还算是贴近生活,而且看看对面那些廉价到不能再廉价的傀儡,这个说法似乎也是得到了有力的证实!
  至于说傀儡师也有强大的存在,一如使用白秘技,近松十人众攻破了一个村庄的牛人,未来的千代婆婆,现在的千代大妈。
  使用着巨型战争傀儡攻击牵制了战场上很大一部分木叶忍者的狠人——千代婆婆的儿子儿媳。
  以及未来使用着赤秘技,百机操演攻破了一个国家的牲口赤砂之蝎,但以周断所得到的情报来看,刨除了才满月不久的蝎,现阶段的整个傀儡师里,也就千代大妈和她的儿子儿媳有名,其他的傀儡师,简直逊爆了!
  而且往深了想一想,千代这一家子,查克拉量大、查克拉精细操控达到了满级、而且身手也灵活到了极点,封印术也会,更是用毒的大师,这样资质空前的存在,人家不学傀儡师,学任何一个流派同样可以将该流派发扬光大!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傀儡师这一派是真的菜!
  周断的思索只是短暂的时间,刚想发布战斗的命令,却是被身边的百掌打断。
  看着对面不知死活的砂忍,百掌不由得微微错愕了起来:
  “喂,带着黄面具的,你刚刚说我们是炮灰?”
  百掌不可思议的看了对面的砂忍一眼,指着地上躺着的十来具砂忍的尸体:
  “你们眼睛瞎了吗?这些尸体难道是摆设吗?”
  “天真的小子!”
  戴着苦无项链的砂忍似乎是砂忍小队的队长,一脸嘲弄的开口:
  “不知道从哪里搬来十多具砂忍的尸体就以为能吓住我们,你看看那些尸体的样子,凄惨无比,能干掉他们的人明显是极度狂暴血腥的杀人魔,再看看你们,你们是这样的人吗?”
  “我旁边的家伙就是这样的人!”
  一旁的周断很想把这句话说出去,但看了看身边早已经恢复成了邻家大男孩样子的水门,还有对面明显已经认定自己小队是炮灰,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自己小队很厉害的砂忍,周断还是放弃了无谓的争论,挥手间,一把苦无就向着戴着苦无的砂忍飞射了过去:
  “动手吧,我实在是不想和这帮短视的蠢货多说什么了!”
  “该死的小子!”
  面对着一言不合就发出了攻击的周断,戴着苦无项链的砂忍反应明显慢了一拍,周断随手发出的攻击,几乎是贴着仓促躲避的苦无项链男的肩膀飞了过去!
  “这帮小子简直活腻了,所有人听好了,发动组合攻击——十六人众围杀术!”
  骤然袭来的苦无,让苦无项链男的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愤怒之下发出了组合攻击的命令后,却是迟迟没有听到队员们的回应声,待到他向着周围看去,立时发现了队友都被木叶的“菜鸟炮灰”缠住的情况!
  “喂,战斗的时候可别东张西望的啊!”
  一道声音突兀的从苦无项链男的身前出现,瞬间出现的周断双手各握一把银白色的手术刀,嘴角在苦无项链男的惊恐眼神中,勾勒出一抹危险的弧度:
  “连十六人众围杀术都能当成杀招,看来你们是真的弱爆了,跟你这样的家伙对战,我都不需要浪费药剂,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就让你免费尝试一下木叶的分解手术的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