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九十四章 烬之斩首术

  身为一个忍者,赤坂幸太走的很憋屈,也很安详,他被两只忍龟咬中裤裆而死,绝对会被耻笑一辈子,然而,纵使身处这种绝望的惨境,他依然顽强的战斗到了最后,死在了战斗的过程中,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忍者!
  “这个家伙是真惨啊!”
  结束了战斗的百掌,看着人都死了,却依然趴在赤坂幸太身上还不送口的两只忍龟,蛋疼不已的对着周断开口:
  “队长,你在身上留着忍龟防身没问题,但你这攻鸡方式也太损了吧,你完全可以让忍龟往敌人脖子上咬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咬住敌人脖子,意志力强大的家伙完全可以硬扛着痛苦继续发动攻击,而裤裆中了攻击,尤其是男性忍者,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会丧失反抗能力,我这可是经过了好几回严谨的实验的,而且,被实验者可是我们木叶村子里鼎鼎有名的强大忍者呢!”
  “卧槽!”
  百掌当时就震惊了:
  “对村子里的人下手,队长,你还是个人吗?”
  “其他的先不说……”
  一旁的水门也是被周断话里的内容震惊到了:
  “周断,我能问问你对谁下手了吗,因为你的原因,我可能会离那个家伙远一点,以免事后被疯狂报复!”
  “还能是谁!”
  周断不在意的摆摆手:
  “当然是自来也那个家伙啊!”
  波风水门:“……”
  日向百掌:“……”
  千手绳树:“……”
  ”好吧!”
  一看到还在赤坂幸太身上使劲咬着的两只忍龟,以及周断毫不在意的样子,日向百掌明白,自己小队的画风是永远也不可能正常了,只能是在心里对自来也表示了一下同情,将注意力放在搜索自己解决掉的沙忍的战利品上。
  “话说,周断,我们和沙忍战斗了这么久,还没遇见女性忍者呢……”
  绳树在周断的身边,一起快速检查着战利品:
  “沙忍的男女忍者比例这么悬殊吗,老师老说男女忍者的战斗方式有很大不同,我还想体会一下呢!”
  “因为身体素质不同,除了极个别忍者,大部分女性忍者天生就比男性忍者查克拉量少,所以她们更倾向于隐匿暗杀的方法,一次致命的攻击过后,不论成功与否,都会迅速离开战场或是继续隐匿起来,所以与我们战斗的忍者大部分都是男性,你这家伙,别人都想少遇到敌人,可你到好,反倒是期望遇见敌人,我们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完全是幸运的没有遇到沙忍的高端战力,不要废话了……”
  周断瞪了绳树一眼:
  “我们在这里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的……”
  绳树从沙忍怀里搜出了几张起爆符,站了起来:
  “不管谁来了,我都会一拳把他……”
  “噗!”
  一声利刃入体的声音打断了绳树的话,一道娇小的黄色身影从地下突然出现在绳树面前,一只娇嫩的手掌,前半截指甲直接捅进了绳树左胸口!
  “该死的!”
  身处绳树身边,几乎是紧紧挨着绳树的周断,直到人影冒出地面,才注意到了偷袭的人,一柄刚刚从沙忍身上搜到的短刀在周断手中急速挥动,紧紧贴着绳树的胸口,狠狠的砍了下去!
  “小弟弟,你的反应速度很快嘛,刚才要不是你,你旁边的小鬼早就让我把心脏掏走了!”
  发动偷袭的,是一个身材娇小,模样可爱的十多岁的少女,抬起手来,这名女忍者看着自己右手的指甲因为周断的关系而被劈断了一截,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她后退了一步,整个身体瞬间没入了沙地,只留下一句话,在周断的周围飘忽不定的响起:
  “该死的小鬼,你知道我的指甲有多宝贵吗?作为对你的惩罚,我土屋晴子要把你留在最后,让你看着自己的队员一个个死在你自己的面前,让你在内疚与恐惧的折磨下被我虐杀致死!”
  “队长!”
  情况危急,没有等周断发问,百掌直接就开口道:
  “这名沙忍很诡异,在沙地里完全察觉不到查克拉流动,只有露头的一瞬间我才能观察到,而那时我再提示就已经晚了!”
  “向我靠拢,结成圆之阵!”
  听到百掌话的瞬间,周断立刻就发布了命令,圆之阵——作为忍者最基础也是最有效的阵型之一,有着极为强大的预警与防护作用,当有三名或以上的忍者时,围成圆圈站立,每名忍者眼睛看向前一个人的右肩膀,只要距离不算太远,几乎可以做到视野的全面覆盖!
  兴许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强大,亦或者是为了给周断几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土屋晴子并没有继续对绳树和周断攻击,反而把攻击的对象对准了百掌和水门,仅仅只是几次攻击,即使水门和百掌已经有所准备,也还是受了伤,受伤最重的百掌,左臂更是被砍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狭长伤口!
  不过,也幸亏如此,周断才控制住了绳树的伤势!
  “周断,多谢了!”
  时间紧急,恢复了伤势的绳树急忙站位帮小队缓解着压力,捂着胸口,一抹后怕浮现在了绳树脸上,多亏了身上的护甲,以及周断的及时出手,再晚一点儿,土屋晴子可就不只是仅仅刺破自己胸口那么简单了,那是真的能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
  “这是什么邪门的忍术,居然连百掌的白眼都无法发现,太诡异了吧!”
  “这是沙忍的禁术——烬之斩首术!”
  周断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队友的脚下,开口解释道:
  “这是一门极其强大的隐匿刺杀术,隐匿之时几乎杜绝任何忍术的探查,而且只要有适合的平面,材质也是土质的,那她几乎可以任意穿梭,这也最大程度降低了忍术对她造成的伤害,一般情况下我们还能利用水遁变出水浪之类的逃跑,可在战场上这么引人注意的行为简直就是找死!”
  “这么麻烦?”
  百掌焦急的问道,虽然用点穴术止住了流血的血管,但还在渗血的左臂还是提醒着百掌敌人的恐怖:
  “就没有什么忍术、结界或封印术对付她吗?”
  “能对她造成影响的结界以及封印术,要么我还没有掌握,要么就是布置时间太长了!”
  “那我们不是死定了!”
  绳树瞪大了双眼:
  “照这女人的意思,即使我们跑的再远她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别着急啊……”
  一抹阴险的笑容浮现在周断嘴角:
  “要知道,我的药剂可是早就撒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