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十章 周断的千本杀之旅

  我叫浅野勇太,是第一次上战场,我最为擅长的就是隐匿之术,在忍者学校的其他忍术成绩都是一般,唯独隐匿暗杀一项我得到了满分,伪装色忍术更是我的成名忍术,这也是我赖以生存的绝技!
  本以为在纷乱的战场上隐匿起来是十分容易的事情,直到我屁股中了一记千本,我发誓,如果上天再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放弃伪装色忍术而使用遁地之术……
  “啊啊啊啊啊!!!!!”
  “嘭!”
  “真是令人愉悦的一次偷袭啊!”
  伴随着凄厉到了极点的惨叫,周断目送着身前这个不知名的忍者因为屈辱的刺痛而冲进了一个强悍无比正在大杀四方的砂忍小队,而后,在一阵剧烈的爆炸中,齐齐屈辱的阵亡,心里,顿时舒服了一些:
  “这才对嘛,身为一个忍村的战友,就是要死的整整齐齐!”
  看到了死相凄惨的砂忍小队,周断这才算是把心里的不痛快消除了一些,看了一眼肩膀上忍龟指示的方向,脚下一动,顿时冲了出去!
  …………
  周断所在的是战场的中心,战事异常惨烈胶着,无数的忍术暗器横飞,到处是碎裂的残肢,到处是喷涌的鲜血,周断才行进了不到三百米,就已经格挡了五次手里剑,七次千本,以及十几次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飞来的已经崩碎了的武器的袭击!
  “叮!”
  再一次用苦无格挡开了迎面而来的攻击,周断的眼神一凝,看向了拦住自己去路的忍者,这是一个身穿砂忍战斗服,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忍者,头发发绿,自带“要坚强”属性,双手各握一把武士刀,口中还叼着一把,厉不厉害先不说,那三刀流的气势确实是能震慑住一般忍者!
  “木叶的忍者,停下你的脚步,报上姓名,我虎门刚太郎不杀无名之辈!”
  烈日如火,残血飘荡,如此凄美的战场上,与敌人互相厮杀,的确是有着一番别样的感觉,想到这里,周断的眼神变得认真了起来,看着面前的虎门刚太郎,语气冷冽的吐出了一个字:
  “滚!”
  废话,周断着急去找不让自己省心的队友,哪里有什么心情去和一个看起来就中二到了极点的家伙去战斗,周断的目标一开始就十分明确,找到队友,然后运用偷袭战术在战场上捅砂忍的刀子!
  虽然这样做看起来很没有武士道精神,但是,身为忍者,尽可能快速简单的干掉敌人才是唯一目标,正面刚看起来很热血,但是第一时间死亡的全是这种家伙,直到死亡,杀敌的数量都不会超过一只手!
  想到这里,周断的眼神越发的不爽了起来,看着似乎是想赖上自己的虎门刚太郎,不屑的切了一声,拿着苦无就冲了过去!
  “混帐,你就这么不把战场上的对手放在眼里吗?”
  看到周断对自己如此的不屑一顾,虎门刚太郎愤怒的咆哮了一声,险些将嘴里叼着的太刀掉在地上,待到他重新调整好了姿势时,身前的周断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好!”
  但凡是能同时使用三把武器以上的忍者,那基本的格斗术都是十分强大的,而虎门钢太郎能将三刀流练到纯熟,更是付出了不知道多少的努力,这样的努力所换回来的,是那强到了极点的瞬间反应能力,眼见身前的可恶家伙身影消失,虎门钢太郎瞬间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然而,出现在虎门钢太郎眼前的,是让其一生都遗忘不了的绝景!
  苦无收起,周断将卷轴从怀里拽了出来,双手结印间,直接将一根手指粗细,半米多长的千本解封了出来,双手紧握千本尾端,伴随着一声断喝,无视身前之人那充满了惊愕、祈求、无助、绝望的眼神,直接将千本从虎门钢太郎屁股的中间部位捅了进去!
  “混蛋,啊啊啊……”
  “嘭!”
  “现于战场,于战斗中失利,更于战斗中终结自爆……”
  周断看着虎门钢太郎因不堪忍受巨大的痛苦而选择了自爆,不禁感叹道:
  “这就是不留遗憾的忍者的结局啊!”
  “我总觉得你对于忍者的终结有些误解!”
  趴在周断肩膀上,见证了周断这一波骚操作的忍龟眼睛瞪得溜圆:
  “忍者是应该死于战场上,但如此屈辱的死法,一定不是虎门钢太郎乐于见到的!”
  “水原,你还是年轻啊!”
  周断看着肩膀处的忍龟:
  “既然他已经在战场上自爆了,那就一定是认可了这种结局,否则他一定会将千本从体内拽出来再自爆的!”
  “好吧,你是老大听你的!”
  水原明显无视了周断的话,伸出了右前爪:
  “应该不远了,再往这个方向前进一段距离,应该就是你要找的……”
  “唰!”
  一道猛烈的斩击,打断了水原的话,待到后退的周断站稳了身形时,一个手持两米长大刀,一身壮硕肌肉的家伙站在了刚刚周断的位置上,一脸的愤怒:
  “你这个混蛋,居然用如此卑劣的方法干掉了我的哥哥,你就没有一点的廉耻之心吗,我虎门佑太不会放过你的,我要用手里的大刀,将你砍成碎片……不好!”
  “还是年轻啊!”
  刚上战场的新人就这点不好,如此危险的战场上,哪里有给你发表长篇大论的时间,趁着虎门佑太激昂演讲,精神松懈的时候,周断直接开出了分身,本体直接就闪身冲到了虎门佑太身后!
  双手结印间,周断再次解封出了一根千本,身体半蹲,冲着虎门佑太的屁股,再次送出了一记千本杀!
  “哦~~~耶~~”
  身体遭受异物刺击,虎门佑太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但看着解除了分身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周断,脸色一红,再次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混蛋,你要使用这样无耻的招数一辈子吗?使用这样短小的千本,是对我造不成多大的伤害的!”
  虎门佑太伸手握住了身后的千本:
  “我要用这根千本杀死你……啊!”
  “很疑惑为什么拽不出来是吧?”
  看着非但没有拽出千本,反而惨叫了一声的虎门佑太,周断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我这可是特制的两开花千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