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十一章 千本两开花

  “两开花千本?”
  虎门佑太一脸懵逼,万万没想到一根看似最普通不过的千本,居然会有这么诡异的名字,而且这根千本给虎门佑太的感觉很不好,就像这根千本自己会分身术一样,不断的在自己身体里扩展,果然,虎门佑太的担心成了现实,就见周断一脸诡笑的看着虎门佑太,阴险的开口解说道:
  “两开花药剂
  药剂配方:吸血藤、换铁叶、固形草……
  适用人群:男性;
  使用方式:
  涂抹在任何可以刺入人体并长时间留在人体内的武器,如千本、苦无、手里剑,配合千本刺入敌人后门为最佳,药剂发挥效果后可以对敌人造成巨大的肉体以及心理伤害;
  药剂效果:
  第一,两开花药剂进入人体后,一秒后发挥效果;
  第二,两开花药剂进入人体后,会极速的以伤口为起点向敌人血液内扩散,吸取、置换并增殖血液中的铁元素,在武器上形成一根根尖锐的千本,不断在人体内蔓延造成伤害,因其形成的形状酷似两朵盛开的菊花,故名两开花药剂!
  第三,两开花药剂进入人体后,因其药剂特性,会使人体内的血液加速流动,故而使使用者呈现一种亢奋状态,并且身体会随着药剂扩散而越来越敏感;
  副作用:亢奋状态过后,使用者会处于极大的虚弱状态,全身无力,任人宰割!”
  “这,这究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剂!”
  虎门佑太都疯了,光听描述就知道周断口中的药剂是多么操蛋的玩应儿,而最重要的是,虎门佑太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状况,虽然不想承认,但估计周断并不像是在骗自己!
  “咕噜!”
  虎门佑太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张开有些干燥的嘴,刚想开口,却是被早有预料的周断打断:
  “别想挣扎了,我所说的药剂效果是实实在在的,我知道你拖到现在就是在想办法如何安全的去掉这根千本,别费脑子了,已经晚了,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之所以也和你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在拖延时间,好让药剂有足够的时间将效果发挥到极致!”
  说到这里,周断露出了一个你赚到了的表情:
  “你就不错了,在你之前已经有七个实验者中招,每次我都会根据他们的状态来调整药剂配方,到了你,无论是药剂的破坏性还是起效性,这都已经是非常完美的药剂状态了,你可以不留遗憾了!”
  “你个混蛋,我难道还要感谢你吗?”
  虎门佑太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抓狂过:
  “看你的身手应该比我强很多吧,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反而要这样屈辱的折磨我?”
  “唔,其实我也不想的……”
  周断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战场,再次躲过了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苦无碎片,向着虎门佑太摊了摊手:
  “你也知道,一旦上了战场,大部分人的心理都会烦躁,显然我就是其中一个,而我的队友在战斗一开始就全跑了出去,这就更让我闹心了,恰巧,你们又挡在了我的身前,不拿你们开心一下,我觉得我直接会抑郁的,所以嘛……不过,不得不说……”
  周断看着虎门佑太,认真的冲着他比出了一个大拇指:
  “你们确实愉悦了我!”
  虎门佑太:“……”
  “混蛋,我要宰了你!”
  虎门佑太疯狂的咆哮了一声,看着眼前屈辱的害死了自己的兄长,并且也让自己屈辱中招了的恶魔,一股热血直冲大脑,来不及多想,冲动之下,虎门佑太直接将身后的千本硬生生的拔了出来,并向着周断甩了过去!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虎门佑太所拔出的不只是一根千本,更是一声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嚎,以及连带着拔出了两朵由千本组成的巨大的染血铁菊花!
  “嘶,真是看着都疼啊!”
  周断肩膀上的水原看着因为拔出了千本而导致后门血液暴涌而出,血液流尽而亡的虎门佑太,只感觉自己绿色的小菊花也跟着疼了起来:
  “周断,你的药剂真是太缺德了!”
  “我也没有办法啊,我也想做一个研究正经的药剂而受人尊敬的医德高尚的存在啊!”
  周断用手指点了点水原的头,一脸惆怅:
  “因为一些不能说的原因,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呵呵,我信了你的邪!”
  水原露出了明显不信的表情,但还是没有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你的队员其中两个的位置都已经移动了,只有一个还在原地,而且气息浓郁了起来,估计是遇上了激烈的战斗,不过距离并不近,要先去那里吗?”
  “当然!”
  周断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可是承诺过要把他们都活着带出战场的,水原,抓稳了,我可要提速了!”
  …………
  断肢飞舞,鲜血染地,百掌站在一截被血液染透的岩石树枝上,看着将自己包围起来的十个下忍,张大了嘴,不断的喘着粗气,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忍者战场守则第二则第五条:
  低级别忍者战场对敌,尽可能干净利落的杀敌,绝不磐战,以避免引起敌人注意。被包围绞杀,上忍中忍几乎还能突破包围圈,而下忍级别的,几乎就只能等死了!
  “八卦掌——刺!”
  趁着包围自己的砂忍再一次的变换阵形,百掌直接前冲撞进了一名砂忍的怀里,右手呈刀状,包覆着查克拉捅进了这名砂忍的心口,左手向左一挥,苦无瞬间离手,洞穿了另一名杀来的砂忍的喉咙!
  “有机会!”
  百掌的眼前一亮,刚想趁着自己造成的缺口冲出去,却是被一名手持太刀的砂忍硬生生的给逼了回来!
  “该死的!”
  百掌再次急速后退到了一截岩石树枝上,背靠着大树,百掌的眼神里多了一抹焦急,多亏了千手一族造成的地形优势,以及自己平时从不偷懒的苦练,让百掌面对着不擅长繁杂地形战斗的砂忍多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然而,纵使自己在下忍里的实力算得上中上水平,又被周断强灌了几瓶提升实力的药剂,可是也架不住包围战的,虽然自己已经干掉了六个砂忍,但是这非但没有让其余的砂忍惧怕,反而是认定了自己剩余的查克拉已经不足以支撑多久的战斗,而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敌人还有八个,我的查克拉撑死了只能再对付两个人,万幸的是,多亏了周断,我还有十张起爆符,最起码在死前可以再拉上五六个了!”
  百掌伸手进了怀里,眼神里已经露出了死志,就在他想要和敌人同归于尽时,一道身影瞬息间插进了包围圈,站在了百掌的不远处:
  “百掌,看来你有麻烦了?”
  “队长,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可要真的完蛋了!”
  周断的到场,瞬间将百掌绝望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虽然面前还有八个状态完好的砂忍,但是在见识了周断的战斗力以及那缺德带冒泡的药剂后,百掌所要考虑的已经是如何跟着周断大杀四方了!
  然而,高兴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当看见紧随周断跑过来的二十几个下忍时,百掌的心里是拒绝的:
  “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吗……”
  周断冲着百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就要说到千本杀与几名忍者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