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来自三代目火影的恶意

  “天可怜见,周断对于忍者的晋升考试,一直都是心存敬畏,以严肃认真的心态去应对的,无论是成功与否,周断都在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自己能获得晋升的资格。
  然而,就是如此努力的自己,却因为自己的一些划时代、震惊忍界的药剂,莫名其妙的惨被时代的老古董,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所打压!
  自己本想要反抗这个黑心的家伙,但是心黑手辣、徇私舞弊、一手遮天的三代目火影在木叶村经营许久,势力盘根错节,自己根本无法反抗!
  念及此处,周断不得不眼含着热泪,在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的黑心狗腿注视之下,把刚刚召唤出来的忍龟再送回龙龟岛!”
  “喂喂喂,周断,你刚刚说的话我可是都听见了,我怎么就成了黑心狗腿了,小子,你什么德行你自己心里清楚,别给我指桑骂槐的……”
  记录忍者的脸再也绷不住了,他此时的脸色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
  “三代说了,你小子酷爱咬文嚼字,不光是药剂,药粉也给我拿出来!”
  “切!”
  周断不屑的看了记录的忍者一眼:
  “我周断可没三代那样龌龊,野间右斗大叔,三代既然都这么规定了,我自然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的!”
  周断说着,闪身到了围墙边缘,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十来瓶拇指大小的药剂,以及五六包颜色各异的药包,放在了围墙下的角落,刚想回到战场中心,野间右斗的话又再次传了过来:
  “周断,你好像忘了点什么吧,我可不信你身上的烟雾弹里没夹点儿私货,一起扔出来!”
  “啧!”
  周断恶狠狠的瞪了野间右斗一眼,满脸不情不愿的从怀里再次掏出了十多个拇指大小的圆球,可还没等周断把烟雾弹放在地面,野间右斗的话再次传来:
  “你小子的千本也别忘了,根据我们收集到的信息,在与沙忍战斗期间,战场之上出现了很多缺德冒泡的千本,什么牛毛千本、两开花千本,那也是你的杰作吧?来来来,不要留着,一起扔出来!”
  “野间右斗大叔,你没完了是吧?”
  周断咬牙切齿的再次从袖子里拽出了二十多根千本:
  “你怎么不说我其他的忍具也有毛病呢?”
  “少给我来这一套,你的其他忍具也跑不了!”
  野间右斗丝毫不为周断的话语所动:
  “来之前三代目可是对我郑重交代过,对于你小子,一刻也不能放松,你这是抽一鞭子动一下啊,少整那些没用的,苦无、手里剑、短刀,所有你淬过药剂的忍具,都给我拿出来!”
  “呵呵!”
  周断冷笑着看着野间右斗:
  “野间右斗大叔,做人不要太过分了,实话告诉你,来这之前,我所有的忍具都淬上药剂了,这些忍具全部不能用,你是准备让我赤手空拳和陌上时钉战斗吗?”
  “三代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
  野间右斗向着周断扔出了一口早就准备好的小箱子:
  “这里面有苦无、手里剑、短刀,数量足够你在这一场战斗里使用了,你也不要和我说出用陌生的忍具不顺手的借口,对于你,三代特准我们可以多等你一段时间自己去准备忍具,但是,只要你那些缺德带冒烟的药剂效果一出现,立即取消你的晋升中忍资格!”
  “嘶!!!”
  听完这话,周断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是吓的,这是气的!
  “这三代也太针对我了吧!虽然我的药剂很缺德,但也正是这种效果,才更让敌人胆寒啊,你们不接受也就算了,你们有什么理由阻止我!”
  “少整那些没用的!”
  野间右斗直接就把周断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比赛现在开始!”
  骤然听闻比赛开始,陌上时钉都还处在懵逼状态,不为别的,单是看着周断从身上拿出了小山一般多的忍具后,陌上时钉整个人都不好了,天知道周断为什么那么有钱,浑身上下都贴满了封印符纸,从封印符纸里取出的忍具堆在一起,那可是高达两米的小山啊!
  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真正让陌上时钉感到不安的是,他在周断扔下的药包、烟雾弹、起爆符上看见了一些小字,什么愤怒的小鸟啊,冰冻的萝卜啊什么的,虽然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但一股从文字上就能感受到的恶意却扑面而来!
  索性,陌上时钉虽然因为周断的忍具而愣了一会儿神,但到底是有着中忍的素养,面对着周断发起的攻击,还是用手中的太刀间不容发的抵挡了下来!
  “呵呵呵,哈哈哈哈!!!”
  感受到了周断攻击的力道,陌上时钉因为周断忍具所造成的震撼逐渐减弱,陌上时钉心里也渐渐回过味来——周断的忍具是多,药剂是难缠,但没了这些外物的帮助,仅仅只凭借自身的实力,他也不见得多厉害!
  到不如说,正是因为周断研究这些虽然让人头疼,但也确实厉害的外物,反而导致了对于自身训练量的不足,他自身的实力很可能还要大打折扣,而从刚才开始,在自己手下一直艰难抵抗的周断也证明了这一点!
  想到了这里,陌上时钉顿时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手上的攻击愈加凌厉,嘴里一直酝酿的嘲讽之语也脱口而出:
  “小子,你不是很狂吗?你不是木叶的天才药剂师吗?你不是爱在忍具上淬药剂吗?你不是忍具很多吗?没了这些,你的实力可是差远了,防御了这么久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反击,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在我的考核里晋升中忍!”
  “果然弟弟的脑子不好使,哥哥的脑子也强不到哪里去吗?”
  周断挥动手中的短刀,再一次格挡住了陌上时钉的太刀横斩,眼神中非但没有身处困境中的惊慌,反而是带着一抹冷笑:
  “蠢材,我格挡了这么久只是因为我想要测试出你的攻击力有多高罢了,毕竟,八门遁甲每开一门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我可是想要以最小的代价,砍碎你身上所有的衣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