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一章 匠人精神

  把全村人祸害的不要不要的周断,被这货夸出了花来,而绳树这个智障居然成了下一任火影的有力竞争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三观还算正常的百掌打死也不相信,然而,还没等百掌想好该摆出什么表情应对眼前的这一切时,更让百掌不可置信的一幕就出现了!
  “杉村大和,虽然我曾经帮过你,但是现在这里是战场,不是讲私情的地方,你也不用对我假公济私,虽然我的确帮了你的大忙,但你真的不用对我特殊照顾……”
  周断将身上的卷轴拿了出来,解开了封印,立时,一小堆儿的破损忍具以及起爆符就摆在了这个名叫杉村大和的桌面上:
  “这里共计有十二把苦无,三十三枚手里剑,以及二十二张的起爆符,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轻微损坏,你按规定给我兑换就好,真的不用顾忌什么私情,真的,我保证,即使你不对我特殊照顾,我也不会记恨你的,我对你的治疗还会继续的!”
  “周断,你说的真好啊,身为村子里的一员,就应该有这种遵章守纪的精神!”
  听了真的如此“善解人意”的话,杉村大和顿时感动不已,他“义正言辞”的开口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进行严格的审核了,嗯,我看看,你这里的忍具破损的都很轻微,属于简单维修就可以的忍具,按照规定,破损严重的忍具四换一,破损一般的三换一,破损轻微的按情况判定,我给你换成八把苦无、三十枚手里剑以及二十张起爆符!”
  “喂喂喂!”
  虽然在见识过了杉村大和的人品后,百掌对于这货的节操有了一定的认识,但如此不要脸的操作实在是把还没有过多战场阅历的百掌秀的不行,他一把将周断拽到了一边小声的开口:
  “喂,周断,你这没关系吗?这种兑换也太丧心病狂了点儿吧?还破损轻微,你那忍具基本可都碎成渣了,连起爆符损毁的都很严重,几乎都没有修的价值了,完全符合忍具四换一的标准啊,这么明显的操作很容易就会让人发现的吧,为了这些忍具不至于吧?”
  “百掌,看来你的阅历还需要再次积累啊!”
  周断向着百掌示意了一下,一指桌子后面的杉村大和:
  “既然杉村大和敢这么给我兑换,那他一定是有着不被发现的自信,你看,这就是忍界的匠人精神啊!”
  “我感觉你好像对于匠人的精神搞错了什么!”
  百掌顺着周断的指示向着杉村大和看去,只见这货先是从一旁收集破损忍具的筐里,取出了和周断的忍具数量一致的破损一般的忍具将其换掉,然后再次取出破损轻微的忍具将前面一批再次换掉,最后,再把这些忍具记录上了周断的名字!
  “你所谓的匠人精神就是用在了这里吗?这简直就是给匠人精神抹黑好吗?”
  当然,这话百掌只在心里想一想,没有说出来,毕竟这也是小队共同受益的事情,不过,对于刚刚周断给杉村大和治疗的事情百掌可没忘:
  “周断,你刚刚说的给杉村大和治疗的事情,是指什么啊,一般的人杉村大和也不用表现的这么热情吧,你究竟给他治疗什么了?”
  “能让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卑躬屈膝的药剂还能是什么……”
  周断给了百掌一个是男人都懂的眼神:
  “当然是治疗受损的小宝贝的药剂!”
  周断掏出了两瓶药剂走到了杉村大和身前递给了他:
  “杉村大和,自从我开始治疗你,也有一段时间了,呐,这是最后的治疗药剂了,把这两瓶药剂喝完,你的疗程就全部结束了,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周断,你的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的!”
  杉村大和感动的不能自己:
  “周断,你的大恩大德我不会忘的,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我一定义不容辞!”
  “真的?”
  “那是当然!”
  杉村大和把瘦弱的胸口拍的啪啪作响,周断都怀疑他会不会给自己拍骨折了:
  “你还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既然这样,我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周断给了杉村大和一个和善的眼神,随后,冲着门外大吼一声:
  “来人啊,这里有人贪污受贿,非要把我这一堆破烂,换成最好的忍具!”
  杉村大和:“……”
  日向百掌:“……”
  波风水门:“……”
  千手绳树:“……”
  “……周断”
  水门一脸懵逼:
  “你这操作我有点儿看不懂啊!”
  “何止看不懂,这操作简直逆天啊!”
  百掌两脸懵逼:
  “周断,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周断,你难道疯了吗?”
  绳树也难得智商在线了一回:
  “你在他贪污受贿别人的时候举报他不行吗?”
  “周断,你简直不是人啊!”
  从天堂落入地狱打给指的就是此时的杉村大和了,前一秒还在庆祝自己终于彻底恢复了男性本色,后一秒就要落入木叶战时执法队的魔掌,要知道,因为是战乱时期,乱世用重典,指不定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你这是把人玩完了就跑,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啊,我一心一意的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你居然还在玩弄我的感情,周断,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喂喂喂!”
  即使是周断这个心理强大的家伙,面对着杉村大和的话,面孔也是止不住的抽搐:
  “把话说明白了好吗,你这些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吧!”
  “还有什么可说的?”
  杉村大和一脸被抛弃的表情:
  “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对我?”
  “混账,身为木叶的一员,不好好想着如何为村子贡献,如何为村子奋勇杀敌,反而是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这些勾当,我难道是冤枉你了吗?”
  周断大喝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指着物资里其余的人:
  “水门、百掌、绳树,你们都是木叶的基石,更是我认为能成长为木叶中流砥柱的人才,怎么能看到别人贿赂我就认为我不会举报他呢?你们的思想不要太狭隘了”
  周断怒斥着杉村大和,怒斥着水门三人的天真,一句句训斥的话让屋子里的人羞愧不已,半晌,嗓子喊得都冒烟了的周断终于的停止了训斥,转过头来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淡淡的开口道:
  “自来也大人,你觉得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