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五章 系统的无奈

  “卧……槽……”
  看着周断的表情,以及那让人愤怒不已的中指,自来也踉跄了一步,好悬没有气晕过去,身为木叶村三代火影的弟子,以及自身实力强大的根本,自来也不说是村霸,那也是一般人不敢招惹的存在,也就是大蛇丸和纲手还能给自己点儿气受,至于其他人敢这么招惹自己,不是被自己打趴下,就是被猿飞三代目领着大蛇丸和纲手给联手揍趴下!
  可是谁能想到,自来也到底还是遇见了命中的克星,看着轻易就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且还对着自己疯狂嘲讽的周断,自来也发誓,如果自己的眼神可以杀人,那周断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而两人的这种互动,除了背对着自来也的纲手,其他人也都看见了,而绳树虽然有些智障,但如此诡异的情景还是让他忍不住对着百掌开口:
  “我说百掌,我感觉周断的表情好贱啊!”
  “何止是贱啊!”
  百掌的眼角止不住的抽搐:
  “就队长这个样子,我身为他的队员看了都想打他一顿啊!”
  万事都有一个底限,看到了自来也那无能狂怒的样子,周断也就满足从纲手的怀里退了出来,并没有再次刺激已经临近爆发点的自来也,转而是对着纲手开口:
  “纲手大人,既然你让我提要求,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断顿了顿:
  “是这样的,虽然这话说出来会让绳树有些难为情,不过,绳树对于危险的预判以及陷阱的躲避,还是有着很多的不足,本来砂忍撤退后留下的陷阱是最好的训练场,但是那里毕竟是危险的陷阱,即使是有了准备,但还是有很大的可能会受伤,而且……”
  周断瞥了瞥嘴,很是不满的开口:
  “之前在与砂忍的作战中,我们消耗了大量的药剂,但是可恶的是,补给部的那帮家伙居然以我是医疗忍者,消耗的药剂肯定不会那么多为由,根本就没有给我补充多少药剂!”
  “原来是这样!”
  纲手点了点头,拿出了一个卷轴铺在地上,双手结印间解开了卷轴的封印,伴随着一阵烟雾,两个人腰粗细的木桶出现在了地上!
  “这两桶药剂,一桶是恢复伤势的药剂,一桶是恢复查克拉的药剂,这都是村子里发放的药剂的加强版!
  当然了,无论是恢复伤势的药剂还是恢复查克拉的药剂,都还是尽量少用,短时间内用多了,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但是我想,你身为医疗忍者,应该能处理这些,好了,我的时间也不充裕,我们就先聊到这吧……”
  纲手有些不舍的看了绳树一眼,而后对着小队所有人开口:
  “绳树我就交给你们照顾了,等战争结束了,我带你们一起去绳树最爱的那家火锅店庆祝!”
  话一说完,纲手强行控制着自己闪身离开了这里,而看到了纲手离开,自来也恶狠狠的瞪了周断一眼,也紧紧追了上去!
  “为了绳树纲手大人可真是舍得出手,这可不是两瓶而是两桶啊,还有……”
  百掌有些无语的看着周断:
  “队长,你这羊毛薅的舒服啊,而且我没想到,纲手大人都给你那么大的福利了,你还好意思薅羊毛啊!”
  “嗯?”
  没等周断说话,绳树就先发表了自己的疑惑:
  “我觉得刚刚队长说的没问题啊,补给给的少,可不就得从其他人那里拿一些吗,我在小队里消耗的药品也的确是最多的,周断像我姐要一点儿也没什么啊!”
  “绳树,虽然你没跟着队长一起去领补给药品,但我可是跟着去了!”
  百掌看了看绳树:
  “发放补给的家伙可一样东西都没少给,而且,你和周断都是村里的权二代,谁敢在这件事情上压榨你们的补给啊?你虽然是我们小队里消耗药品最多的,但你也没用多少啊,再者说了,即使你一会儿去战场训练,受到的伤痕肯定也不会多,药剂也不用消耗多少,否则的话,你根本就不用参加两天后的大决战了!
  “百掌,你说的这也对,诶?”
  绳树终于是回过了神来:
  “周断,你这不是坑我姐呢吗!”
  没有理会在一旁嘈杂的绳树,此时的周断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不久前系统刷新出来的任务上:
  “任务:即将殒命的绳树!
  任务内容:因为纲手对绳树的死亡拥抱以及死亡flag,绳树本就不甚灵活的身形再次遭到世界的恶意,如果研究者不采取行动,那绳树对于起爆符的躲避与抗性将大大降低,甚至将殒命于战场之上,研究者请积极帮助队友,改写这一悲剧的发生!
  任务持续时间:截止至与砂忍的总决战后。
  任务奖励:随机。”
  “诶,系统,你有点儿意思啊……”
  周断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我还以为你会因为绳树生存下来而影响什么狗屁的世界线,从此给我发布只能眼睁睁看着绳树死去的任务呢!”
  “滴”
  系统久违的声音响起:
  “系统存在的意义就是辅助研究者,以便研究出更好的药剂,
  在一般情况下,本系统会结合火影大事件,给出适合于研究者的任务以给出奖励,帮助研究者的成长,以更好的条件研制出各种各样的药剂,在允许的条件下,系统绝不会给出真正让研究者做不到或不愿做的任务!”
  “系统,你是个好家伙呢!”
  周断想了想:
  “但我以前听说过有专门和宿主对着干的系统,以及时灵时不灵的系统,那是怎么回事?”
  “滴!”
  系统停顿了一下:
  “宿主所描述的只是极少现象,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原因,一是系统中了病毒,二是系统单纯的看所附身的宿主不顺眼,而这两种原因只会导致一种结果——系统将宿主坑死!
  中了病毒的系统会因此崩溃,而看宿主不顺眼的系统也会因此受到极大程度的创伤!”
  “中了病毒的系统也就罢了……”
  周断有些无语:
  “看宿主不顺眼的系统是要闹哪样啊!”
  “滴,这并不是系统的原因,实在是那些宿主脑残的让人绝望!”
  系统开口:
  “要么是一上来就猖狂的想要怼天怼地中二到了极点的宿主;
  要么是明明可以斩草除根,却智障般的非要强行放敌人一条生路,然后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报复的宿主;
  最为让它们受不了的是自己全家被对手残忍杀害,最后居然会圣母的原谅对方,面对着这些宿主,身为系统,那些家伙也没办法!”
  “身为宿主……”
  周断的眉毛跳了跳:
  “我对那些系统表示深深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