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 第104章 特效之下,谁人能敌?
    紫苑阁。
  
      是落凤城最大的‘娱乐会所’。
  
      很多重大的集会都会选择在这里举办,既彰显了其独特的高贵性,又给那些名望之人提供了交流的平台。
  
      不同于往日融洽的气氛,此时的紫苑阁完全一片凝重和压抑所笼罩。
  
      大厅内,众人围观。
  
      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一位身穿儒服的白发老者身上,带着同情、惋惜和幸灾乐祸,还有不少冷眼旁观者。
  
      白发老者叫沈春源,乃是文才书院的院长。
  
      虽然资质不是很出众,但凭着自身文采,开辟出独属于自己的儒道气脉,从而实力大增,得圣人庇佑,获得不少名望。
  
      平日里他的性子还是比较温和的,遇到任何对他或书院不利的事情都能以平常心对待。
  
      但今日,却是怒火中烧。
  
      文才书院与金刀门的恩怨素来已久,但大家都在容忍范围之内斗争,可如今金刀门仗着将军的背景,开始肆意打压。
  
      甚至开始索要文才书院三分之一的产业。
  
      好,产业没了也就罢了,却连名声都要放在地下踩一踩,让文才书院颜面尽失。
  
      这真是欺人太甚!
  
      虽心中不忿,但无奈门下弟子们全都不顶用,被对方请来的高手给死死压住,翻不了身。
  
      除非他这个院长亲自出马。
  
      但身为一院之长,乃是书院最后的底牌啊,如果上场比试就算是赢了,也有几分不光彩,被众人笑话。
  
      只能硬着头皮让人去叫张丹青。
  
      虽然对方是大长老,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了太多了,能争回一分颜面是一分。
  
      “沈院长,这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不知道您名下这位弟子能不能做出诗来,如果不能,那你们就要认输了。”
  
      说话的是金刀门的掌门刑三路。
  
      此人相貌堂堂,身材魁梧,手臂脖颈皆有纹身,看起来很是粗犷,但那双眸子里时不时透出的精光,显露出他不符外表的精明。
  
      在刑三路旁边坐着一位年轻男子。
  
      长相极其俊美,一看望去就让人有一种保护欲,仿佛捏在手中的肥皂。
  
      这是金刀门的少主刑宝宝。
  
      也就是那个小白脸。
  
      在刑宝宝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身着华裳,坐姿大大咧咧,富有玲珑的身段自带一股煞气威仪,嘴角带有一道刀疤。
  
      这女人便是那个女将军——厉采菊!
  
      神凤帝国白凤军的统领,也是女皇较为看重的一位红人。
  
      此刻她眼帘低垂,手捧着一盏清茶,慢斯条理的喝着,脸上不带一点情绪,仿佛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模样。
  
      听到刑三路的催促之语,她抬起眼皮瞅了一眼沈春源,淡淡道:“那就认输吧。”
  
      沈春源面皮抽动。
  
      他看着一旁满头大汗,绞尽脑汁正在苦思的座下弟子,心中暗暗一叹。
  
      这弟子平日里也是风采斐然,可惜遇到对手了。
  
      沈春源又把目光投向弟子对面的那位书生,后者一身黑衣,长相平庸,若非表现出的绝对实力,很难相信是一位儒家高手。
  
      “此人究竟是谁,为何在落枫城没有听过这么一号人?”
  
      沈春源心中不解。
  
      他也只能猜测是女将军从都城带来的儒家高手。
  
      见一炷香快要燃尽,沈春源心中叹息一声,便要起身认输。
  
      就在这时,张丹青几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院长!”
  
      张丹青上前行礼。
  
      沈春源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刚要说什么,可是看着快要燃尽的香,无奈道:“罢了,罢了,没时间了。”
  
      “院长,现在比试的是什么?”
  
      张丹青也不废话,直接问道。
  
      沈春源苦笑:“作诗一首,主题是要勉励人们勤奋好学,着重体现出读书的好处,可以改变人生。”
  
      张丹青眉头一皱。
  
      就这?
  
      这也太简单了吧。
  
      张丹青心念一转,刚要开口吟作一首,忽然看到旁边桌案上的一首诗,细读之后脑门瞬间沁出冷汗。
  
      “院子,这首诗……”
  
      “是这位先生所作。”
  
      沈春源指着黑衫男子,苦笑道。
  
      张丹青面色难看。
  
      要做一首勉励好学的诗词并不难,难得是要超越对方,明显这人所作的诗乃是上上之成,要写出比他好的,太难了。
  
      难怪自家的优秀弟子们招架不住。
  
      张丹青无奈。
  
      如果多给他半天时间或许能作出压到对方的作品来,可现在时间快要到了,明显不行了。
  
      “认输吧,还有几道比试,希望能挽回颜面。”
  
      沈春源涩然道。
  
      张丹青虽心有不甘,也只能点了点头,准备在后面的比试中力挽狂澜,扮演书院救世主。
  
      而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麻烦让一让,装逼的人要来了,大家请自觉退后,提前准备好‘牛逼’或者‘卧槽’两个字。”
  
      只见梅文画和西门无情将围观的众人推开。
  
      两人手中还拿着不知什么时候采摘来的花瓣,朝天洒着,说不出的嚣张跋扈,迫使众人让出一条大道来。
  
      秦羽风踩着花瓣缓缓走来。
  
      一袭白衫,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当真是英姿飒爽思奋扬,面如玉盘身玉树。
  
      这一幕着实把众人看的一愣一愣的。
  
      那位原本淡漠的女将军,在看到秦羽风后,明亮的眸子顿时绽放出光彩,露出了浓浓的贪婪与喜爱。
  
      好一个翩翩如玉的美男。
  
      女将军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瞟了眼旁边的刑宝宝,忽然觉得这是个啥玩意,跟个娘们似的完全没有一点男子阳刚之态。
  
      “这位是?”
  
      沈春源也是被秦羽风超然的气质给吸引住了,只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
  
      张丹青脸上涌现出一股自豪之感,笑着说道:“院长,这是我今天新收的学生,名叫李杜白,天赋绝佳,文采斐然。”
  
      “哦?”
  
      沈春源顿时一喜。
  
      没想到这位翩翩美少男竟是自家书院新收的弟子,之前输掉颜面的郁闷之情顿时驱散了不少。
  
      “院长。”
  
      秦羽风飘然走到沈春源面前,行至一礼,“接下来的小场面就交给学生吧,学生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望着面前帅到无边际的弟子,沈春源心情大好。
  
      这才是读书人应该有的颜值和气质。
  
      简直是读书人的完美代言人!
  
      至于对方认不认字,能不能作诗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把他摆在门口一放,这个书院的逼格也起来了。
  
      “不必了,今天老夫也不比了,认输了,不就是一点小产业嘛,不要了。”
  
      心情畅快的沈春源表现出了土豪一面。
  
      秦羽风面色发黑。
  
      你们能不能别这么肤浅啊,多看看我的内涵不行吗?
  
      秦羽风也懒得理会他们,手摇折扇,缓缓走到书案前,开口吟道:“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一首赵恒的劝学诗,被秦羽风完完整整的念了出来。
  
      什么?
  
      你说秦羽风为什么能背会这么多诗词。
  
      不好意思,百分之九十九的穿越者都是满腹文学,什么道德经、洪冥法典、太上感应篇、妙法莲花经……都了然于胸。
  
      而且秦羽风在穿越之前就是被读者打断腿的网络作家。
  
      在写书的时候就喜欢加一些古代名典,既可以水字数,又能提升逼格,美滋滋。
  
      一首劝学诗,直接震住了在场所有人。
  
      那黑衫男子也惊呆了。
  
      他细读数遍后,面色变得难看至极,无论从寓意,描述和构词造句他都落于下风。
  
      “牛逼!”
  
      “卧槽!”
  
      梅文画和西门无情突然喊了起来,然后用力拍手。
  
      其他人如梦初醒,也纷纷鼓起掌来,望着秦羽风的目光满是赞叹与崇拜。
  
      “哼,运气好罢了,估计早就做好了这么一首诗,今天才用上。”
  
      刑宝宝不服气,冷哼道。
  
      身为美男,看到比自己更帅更有范的美男,内心说没有嫉妒是不可能的。
  
      啪!
  
      忽然一记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
  
      厉采菊冷着脸,寒声道:“输了就是输了,哪来那么借口!”
  
      刑宝宝委屈的捂着脸颊,不敢说话。
  
      黑衫书生拱手道:“阁下果然厉害,这一题我认输了,下一题,我们比画,就画山水如何?”
  
      擦?
  
      不应该继续念诗吗?怎么又来画画了。
  
      秦羽风有点懵。
  
      “好!”
  
      “比就比!”
  
      梅文画和西门无情开始烘托气氛了。
  
      秦羽风气的直骂娘,恨不得给这两人每人一脚。
  
      黑衫书生走到书案前,拿起雕花小篆,笔端蘸墨,在宣纸上开始勾画起来,很快一副山水图呈现在众人眼前。
  
      看到这副画,沈春源和张丹青赞叹不已。
  
      此人作画水平很高,胜过文才书院的弟子,也不知秦羽风能不能比过。
  
      “杜白兄,请。”
  
      黑衫男子面带微笑。
  
      秦羽风面带微笑,只好硬着头皮大步走到案前。
  
      只见他拿起狼毫,闭目沉思,一副高人模样,许久之后,蓦然睁开双目,猛地蘸墨,开始疯狂挥舞。
  
      墨汁飞溅,下笔如狂,配上他的气质范儿,说不出的豪迈飘逸。
  
      令的在场众人目眩神迷。
  
      而那位女将军更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臀部不时的在椅子上挪动着。
  
      秦羽风脚下也是不停变换着动作,时而弓步,时而金鸡独立,时而迈步奔腾,手上亦是大开大合……
  
      (具体动作,请参考抖音里的一些书法大师。)
  
      一通猛烈操作,秦羽风随手将笔扔下,旁边的一位侍女连忙端来水盆,秦羽风清洗手后,淡淡道:“好了。”
  
      众人连忙上前查看。
  
      然而这一看,全都懵了。
  
      我瞎了吗?
  
      这除了一团黑乎乎的‘乌云’外,啥都看不清啊。
  
      就在众人质疑之时,忽然宣纸发出了青色的光芒,只见上面的墨汁开始自行舞动起来,凝聚出了一幅幅画……
  
      说是画,更像是一幅幅3D场景。
  
      有山,有水,有树木,有花草,有游鱼,甚至还能看到一叶扁舟徐徐划来,仿佛下一刻就会跃出宣纸,来到众人面前。
  
      这震撼的一幕,直接让在场所有人陷入了呆滞之中。
  
      “画圣!画圣啊!!”
  
      沈春源浑身颤抖,激动的鼻子里都冒出泡泡了,若不是旁边弟子扶着,怕是早就伏在地上膜拜了。
  
      轰隆!
  
      厅外天空忽然风云变色,异象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