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六十六章 法器幻面

  罗阵脚步一顿,看向了出声之人。
  此人是一名年轻修士,修为只有筑基一层,身着一身白袍,衣服上还有点点血迹,此时他正拿着一面有些破损的白色面具,向着一个衣袖上绣着白龙山标志的修士连连哀求。
  “道友,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不过今天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无法再添加拍卖品了,若是你能早来两个时辰,我也能帮你将此物加进临时拍卖品里···要不然这样,我帮你把此物加进明天的拍卖品里,如何?”
  年轻修士脸色惨白:“明天···明天来不及啊!”
  见他如此,这位白龙山的修士忍不住问道:“这位道友,你这么着急,究竟所为何事?”
  “我道侣被阵法所困,可是我寻到的阵道高人却必须要五百中品灵石方肯出手。”简短地解释了一下,这名年轻修士忽然举起面具,高声喊道,“在场哪位道友愿意收购此宝,可将自己幻化成另外一人,虽然有些残破,但金丹之下,绝无可能识破,就算是金丹修士,只要不仔细探查,也能隐瞒过去,若是能够将此宝修复,甚至连金丹修士都能完全隐瞒过去,此等异宝,只要五百中品灵石即可!”
  连喊三遍,在场之人却是无一应答。
  五百中品灵石,买一个能伪装自己的法器,他们还没这么壕。
  这个法器,说有用确实有用,要说没用,说不定好几年都用不到,花五百中品灵石买这个东西,除非是那些仙二代,否则的话,还真没人这么爽快。
  见无人应答,年轻修士一咬牙:“只要哪位道友愿意出五百中品灵石购买此宝,我愿发下心魔誓言,为仆五十年!”
  堂堂筑基期的修士,甘愿为仆五十年,只为换取灵石救助自己的道侣。
  这话一出,一些女性修士忍不住红了眼眶,只不过,五百灵石这笔巨款,她们却是爱莫能助。
  不光是她们,一些相对比较富裕的修士也在纠结,在权衡,五百块中品灵石,几乎是他们的全部身家,买这么一件法器再加上一名筑基一层的修士为仆五十年,是否值得?
  考虑了片刻,他们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五百块中品灵石,还是换成修炼资源,或者是能够增加战力的法器比较划算。
  筑基一层而已,哪怕是为仆五十年,也给他们提供不了多大的帮助。
  见众人摇头,无人答应,年轻修士脸色煞白,眼泪夺眶而出,踉跄了两步,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在地。
  “小柔,我对不起你···”
  看着那个幻面法器,罗阵心中微微一动。
  这个东西,自己倒是能派上用场。
  思及此处,罗阵走上前去,淡声问道:“具体怎么回事,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年轻修士猛地抬头:“道友,你要买这件法器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去看看阵法,帮你破阵救出道侣。”
  年轻修士微微一怔,随即就看出了罗阵的修为,正是和自己一样的筑基一层,有些迟疑,但是一想到自己道侣正在阵法之中受苦,而这件法器又无人购买,一咬牙。
  也罢,听天由命吧!
  “在下名为邱成,道侣名唤关玉柔,我二人本来是在一处山林之中隐居修炼,不料在一次出门历练回来之后,洞府之内却被人布置了陷阱,小柔一个不慎,落入阵法之中,而我则是拼尽了所有宝物和丹药,诛杀了敌人。”
  “只不过小柔却是陷入阵法之中,无法逃出,最多只能再坚持三天,无奈之下,我只能前去寻一位认识的阵修同道,请求帮助,只不过他必须要有五百中品灵石才肯出手,而我身上所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件幻面法器了。”
  “虽然我身上没有了其他东西,但是只要道友能救出在下的道侣,在下愿奉上法器,然后为仆五十年,报答道友的恩情!”
  思考了一下,此人的说辞倒也合情合理,找不出破绽。
  “此事暂且不提,你道侣被困何处?”
  听罗阵,邱成哪里还不明白罗阵准备出手相助,顿时大喜,连忙起身:“道友请随我来。”
  摆了摆手,罗阵取出破风舟,此舟刚一取出,就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一注入法力,就飞快地涨到了丈许长短,足以站下两人。
  两人站上破风舟,年轻修士指明方向,罗阵心念一动,破风舟微微一亮,舟上浮现出一层椭圆形的光罩,将两人保护在里面,然后嗖地一声,破空而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感受着破风舟的速度,罗阵很满意。
  不愧是价值六百块中品灵石的飞遁法器,第一次使用,就让罗阵的速度提升了将近一倍,若是将此法器用顺手了,速度提升一倍多恐怕都不在话下。
  按照邱成的说法,从他道侣被困之地到苍安城,大约有飞遁一日的距离,而他的道侣,最多也就只能坚持三天的时间而已,光是一来一回,就要两日,所以他才会急着今天就要售出法器,换取灵石救助道侣。
  只不过,因为破风舟的速度要远比他的遁速快,所以只需要半日即可。
  半天之后,罗阵在邱成的指点下落了下来。
  刚一落地,一个内里燃烧着熊熊烈焰的阵法就出现在两人面前,火焰飞腾间,似乎还能看到一只只三足金乌,火凤以及火鸦时隐时现,透过火焰,两人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白衣女子正跌坐在阵法中央,身周有一层淡白色的护身法罩保护。
  只不过从法罩的情况来看,若隐若现,显然濒临破碎,坚持不了多久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能坚持三天的吗,怎么会这样?”邱成猛地一愣,然后就扑到阵法前,大声喊叫起来,“小柔!再坚持一下,快把丹药吃了,我请来了一位阵道高人,他马上就会把你救出来的!”
  白衣女子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转过头来,脸色苍白,脸上满是汗水,不过还是勉力温柔一笑。
  “半日之前,阵法之中出现了一只火凤,直接打掉了我大半法力,无奈之下,我只能把最后一颗丹药服下了,阿成,我怕是坚持不住了。”
  邱成眼泪当即就下来了,大喊道:“小柔,你再坚持一下,这位阵道高人阵道水平极高,一定很快就能把你救出来的!”
  说完,他就扑到了罗阵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泪流满面:“道友,求你救救小柔,只要你能把她救出来,别说五十年,就算为仆百年,我也愿意!”
  自从落地之后,罗阵就一直在观察周围的事物,很明显可以看到周围一处处战斗的痕迹,还有着几具残破的尸体,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法器爆炸的碎片,甚至连原本种植的整整齐齐的药草,都被战斗波及到,所剩无几。
  照着情况来看,此人所言应该都是实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