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九章 开始布阵

  打死罗阵都没想到,自从他离开之后,通讯符阵竟是水涨船高,价格一路上涨。
  超电磁炮阵和反击青云阵就不用说了,这俩阵法罗阵基本上就是按着使用者心理价位的顶点设置的,就算是涨,也涨不了多少。
  但通讯符阵就不一样了。
  罗阵定价的时候本就打着低价占领市场,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打算,所以定价比较低,才区区三百块下品灵石而已。
  他这一走,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陶思诚还在和妹子一起游山玩水,也没空出售符阵,所以众人甚至都觉得这个符阵会就此绝版。
  别忘了,他们很多人还都觉得罗阵是个元婴期大佬,兴之所至,游戏人间呢。
  鬼知道这位大佬什么时候再有兴致继续售卖符阵。
  再加上有人还打着仿制此符阵的打算,几个因素综合下来,这才导致通讯符阵忽然大热,而趁机高价出售的人也不在少数,一些买的比较多的,或者买了还没使用的,都转手开始高价卖出。
  从三百下品灵石,一路涨到了五块中品灵石,而且还在继续往上涨,甚至没点关系都找不到人买。
  一时间,在临野城内,通讯符阵这东西竟然隐隐有变成身份象征的趋势。
  之所以会是通讯符阵变成了逼格的象征,很简单,你可以有事没事在大街上跟别人视频通话,但你总不能闲着没事在大街上来一发电磁炮吧?
  能经常拿出来炫耀,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这倒是罗阵始料未及的。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件事,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居然误打误撞,把热度给炒起来了。
  他为什么把通讯符阵卖的这么便宜?
  还不是为了想扩大市场,想让修仙界的修士们都习惯使用这种东西,到以后他忽然抛出来个升级版,还愁没人买?
  先请用户使用来培养用户习惯,待到形成市场规模,并且用户习惯了这个东西,甚至离不开之后,再开始盈利。
  滴滴,美团,共享单车等等等等,前世那么多商业大佬都成功演示过了这种模式,比着抄就行了。
  通讯符阵这东西毕竟是个新兴事物,若是定价太高,势必会让一些人对其敬而远之,再说了,这东西使用的人越多,其价值就越大,和使用者的实力倒是没多大的关系了。
  更何况罗阵的通讯符阵可是彻底的垄断产品,唯一的竞争对手还是他的熟人,就算陶思诚那边不按这种模式走,他们卖的太贵,谁会去买?
  要是他也卖的便宜,他能跟得上罗阵升级产品的步伐吗?
  其实要说起来,就算陶思诚不把这个阵法共享给他,罗阵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重新再做一个就是了,做一个哪怕他们拿着对比都比不出相似之处的符阵出来。
  而到时候,两者不兼容,竞争到最后···罗阵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除非对方请动元婴期修士出马,罗阵才有可能会落入下风,但话又说回来了,就算输给元婴期修士,那也不丢人。
  第二天。
  罗阵出门,准备去辅助那位葛阳布置护山大阵。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个辅助别人布置这么大的阵法,这可和李志远那里的阵法不一样,别的不说,光是范围就完爆那个不知名的阵法。
  而这个级别的阵法,使用大量珍稀材料,那简直就是毋庸置疑的。
  跟着他布置一下,也算是学习学习怎么当修仙版的项目经理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之后,其他三人已经先到了,而葛阳还没到。
  “三位道友来的挺早啊。”罗阵笑着打了声招呼。
  “呵呵,原来是罗道友,我们也是刚到。”
  昨天他们还以为罗阵是哪位长老的后人,但是会议结束之后他们才发现罗阵和他们一样,也是住在客房区,这才明白过来,他也是个散修。
  这么年轻就被邀请了过来,肯定有过人之处。
  虽说同行是冤家,但现在他们四个又没有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关系,也犯不着多防备彼此。
  所以他们三人今天再也不复昨天那种疏离的态度,而是热情了许多。
  趁现在葛阳还没到,他们几个聊了起来。
  “不知道流云宗这次要布置的是什么阵法,居然把葛真人都给请了过来。”
  “肯定是个大阵,要是能趁着这个机会跟葛前辈多学习点阵道知识,那也不枉我大老远地跑这一遭。”
  “没错,若不是这个机会,别说葛前辈带着布阵了,咱们连面都不可能见得到。”
  “话说···”罗阵忽然问了一句,“这个葛前辈到底是谁啊,很厉害吗?”
  其他三人唰地一下转过头来:“你没听过葛前辈的大名?”
  罗阵耸了耸肩:“我是从太丘山脉那边过来的,刚来没多久。”
  “原来是这样。”
  三人恍然,从太丘山脉那边过来的,这就难怪了。
  “要说起葛前辈,在咱们散修之中,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就算是那些名门大派的阵修,也只有两仪山的前辈才能与之相比。”
  “天极宫、八卦门、还有六壬宫,这些宗门你知道吧?”
  罗阵点头,这三个都是二流门派中主修阵法的门派,阵道实力不分上下,门派实力那就不好说了。
  “天极宫和八卦门,都曾想邀请葛前辈加入,成为他们的客卿长老,可葛前辈都给拒绝掉了。天极宫和八卦门啊,换了是你,你会拒绝吗?”
  罗阵认真点头:“会。”
  “切,吹牛。”三人齐齐斜了他一眼,“你倒是想去,别人也不邀请你啊。”
  “也就只有葛前辈这等人物,才有如此魄力了。”
  “这些都是市井流言罢了,天极宫的邢道友,八卦门的轩辕道友,还有六壬宫的牛道友,他们三人的阵道修为都不在我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
  忽然,一个声音从四人身后传来,吓了他们一跳,抬头一看,居然是葛阳。
  几人慌忙行礼,尤其是刚才正说话之人,更是吓的脸色一白,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看了他一眼,葛阳微微摇了摇头,淡声说道:“那些市井流言,以后休得再传,我虽对自己的阵道修为有些信心,但也远不是流言中所传那么夸张,天极宫三门作为老牌阵道门派,自有其独到之处,休说是我,哪怕是两仪山,也不敢轻视他们。”
  见他没有生气,那名修士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躬身说道:“晚辈明白,以后晚辈再也不敢随便乱说了。”
  点了点头,葛阳环顾了他们四人一眼,最后在罗阵的身上稍留了片刻。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布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