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六章 荒野求生

  使劲把自己从洞里拔出来,巫荣抹了把鼻子里流出来的鲜血,这才满脸阴鹫地看着被移动了位置的幻阵。
  有人趁自己不在的时候来过!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紧接着,他就把自己的僵尸放了出来,全面戒备。
  是正道修士,还是邪道修士?
  一边在心里猜测,巫荣一边小心翼翼地摸到了山谷的正确位置,走了进去,走了几十步之后,看到完好无损的防护阵法,巫荣忍不住一愣。
  防护阵法还在?
  难道他们没能破解开阵法,暂时离开了?
  紧接着,巫荣心里一喜,要这么说的话,自己的东西应该都还在才对,只不过要赶紧离开才行了。
  把手按到防护阵法上,巫荣注入了一丝法力,打开了阵法,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他就又愣住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大片光秃秃的药田,原本种着各种草药的田地,现在被拔的干干净净,连根毛都没剩下。
  紧接着,在药田后面,是自己那栋木楼,或者说,曾经的木楼,如今只剩下被烧的黑漆漆的断壁残垣。
  自然而然地,那些仆役们也一个都不在。
  又飞快地把僵尸洞全都检查了一边,连同那几个仆役住的房间也搜查了一边,巫荣站在那片光秃秃的药田前面,一脸懵逼。
  情况他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僵尸洞里甚至连那些僵尸的尸体都没有,哪怕被正道功法化为灰烬,那起码也得有骨灰才对啊。
  而且从那些仆役房间的情况来看,里面的衣服什么的都不在,这么说的话,这些仆役应该都逃走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可能是邪道修士动的手。
  要是邪道修士的话,别说带着那几个凡人逃走了,宰了他们之前不折磨他们一下都算大发慈悲了。
  毕竟充满痛苦和怨恨的魂魄才是炼器的好材料啊。
  但要是正道修士动的手的话,又没有僵尸被净化掉的痕迹,难道那些正道修士把僵尸带走了?且不说他们会不会御尸术,就是会,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应该也不会做这种事才对啊。
  那这就奇怪了,从外面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正道修士动的手,但是从僵尸洞里面的情况来看,又像是僵尸被人破解了禁制带走了。
  难道是正道修士和邪道修士组队来的?
  开什么玩笑,你见过老鼠和猫一起去揍狗的?
  说Tom和Jerry的请注意,你们暴露年龄了。
  巫荣看着山谷里的情况,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了,就算他的脑洞再大上十倍,他也猜不到居然会是一个凡人凭借活尸上的阵法磨开了他的防御阵法,然后把他的收藏一扫而空,顺便还拐走了他余下所有的僵尸。
  而与此同时,罗阵他们正在艰难地荒野求生。
  一个月前,他们逃出山谷之后,就选定了往山林深处的方向,埋头逃跑。
  在山谷里面的时候巫荣就说过,那些血食会有人定时补充,所谓的定时补充,其实就是有人每隔几天就赶一批猪牛羊过来,从山洞的另一边把它们赶进去。
  罗阵猜测,做这种事情的,应该是普通的凡人才对,否则的话,修仙者难道还会来给他当羊倌不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在这个山谷的附近,应该就有村落才对。只不过就算是有村落,他们也不敢过去。
  万一巫荣猜到他们往这边逃了,那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正好自投罗网了?
  这个推论唯一的价值就在于,既然有村落存在,那这片山脉应该是安全的,没有妖兽之类的危害存在才对,否则的话,那些村落早就被妖兽被推平了。
  推断出来这一点之后,罗阵才敢带着他们往山林里面钻。
  这一钻,就是一个月,其中的艰苦自不必说,还好罗阵掌握了一些基础的阵法,比如木系基础阵法木藤阵,可以用来抓捕猎物,炎龙阵可以用来生火,金系基础阵法金羽阵,可以拿来抵御猛兽。
  就是晚上的时候比较辛苦,有时候运气好点能找到山洞,那就能睡个舒服点的觉,万一运气不好,没能遇见山洞,他们就只能收拾出来一片空地来休息。
  再运气差点,遇见阴天下雨的,那就更悲催了。
  这种时候,罗阵就无比羡慕某部动漫里的一种忍术:木遁·三室两厅之术。
  可惜他现在会的阵纹太少,模仿不出来。
  不过还好,他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武器。
  那些法器也许在修仙界人士的眼里看起来很垃圾,但是在凡人眼中,那就是标准的神兵利器。
  哪怕是他们这些没经过系统训练的凡人,也可以用一把长剑轻松砍断碗口粗的树木,倒是让罗阵轻松了不少。
  一路上罗阵只负责应付危险以及抓捕猎物,生火做饭夜晚值班全都是他们在做。而且他们之所以一个月都没能走出山林,不得不说一部分原因是在罗阵身上。
  他前身毕竟只是一个贫穷山村的普通少年,又黑又瘦,即便现在他已经可以修炼,但是修炼的时间还是太短,远不足以改善他的体质。
  而其他几个人,就算吃的是各种内脏,那也是他前身毕竟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肉食,因此,他们几个的身体素质其实是要比罗阵好的多的。
  再加上罗阵上辈子只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哪里玩过荒野求生这么高难度的玩意儿,所以一路上走来,光从赶路这件事来说,他完全就是个拖累。
  这倒不是在怪他,其他几个人更没有丝毫怪他的意思,要是没有他,他们几个现在还在山谷里等死,又怎么可能会怪他。
  这只不过是在说出一个事实罢了。
  当然了,他们赶路太慢也不能全怪到罗阵身上。
  山林嘛,有山又有林,又不是平坦的大马路,他们几个也快不起来。
  再加上有时候前面遇见有山挡住去路,他们就得翻山或者绕过去,一路上七拐八拐的,绕了好多的路。
  这天,运气不错,他们找到了一个干燥的山洞,虽然里面住着一头熊,但是在罗阵的手底下,这只熊很快就变成了他们今天晚餐的材料。
  打扫山洞这种事情当然不需要他来做,其他几人麻利地把山洞打扫了一遍,把里面那些污物杂物全都清理了出去,随后罗阵一伸手,一阵狂风突然出现,呼啸着冲进了山洞里。
  吹了几分钟之后,感觉里面的腥臭味散的差不多了,他们几个才接连走了进去。
  随后,砍柴生火,切肉烤肉,都有其他人来搞定。
  很快,整个山洞里香味弥漫,把那股残留的淡淡的血腥味压了下去,让人忍不住口舌生津。
  “罗仙长,您先吃。”
  刘洪举着一个烤好的熊掌,满脸讨好地凑了过来,双手递给了罗阵。
  罗阵正要接过来,洞口却忽然传来了两个男子的声音。
  “吴道友,这里有个山洞,不如咱们今天就先在此休息一晚,明天在赶路吧。”
  “好。咦,山洞里有肉香,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