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六十七章 谈笔生意

  从周围的战斗痕迹来看,邱成没有说谎,罗阵也稍微放下了心来,随手一拂,就把他扶了起来。
  “放心,我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的。”
  走到阵法前,罗阵按在阵法上,开始分析此阵的灵气构成。
  果然,就像罗阵猜测的一样,此阵所使用的的灵气构成极为极端,大部分都是火属性灵气,只有一小部分土属性灵气提供防御的功能,防止其他人进入,也防止入阵之人逃出来。
  很快,罗阵就试探出了灵气的构成。
  97%的火属性灵气,3%的土属性灵气。
  知道了灵气构成,木马瞬间启动,流入了阵法底层,片刻之后,罗阵便获得了此阵的阵纹。
  以他现如今的阵道实力,再解析这种简单的阵法,连一炷香的时间都用不到。
  八九分钟之后,罗阵便找出了漏洞所在,绕到阵法另一边,罗阵唤出藤蔓,让其攀附在自己测算出的阵法破绽之上,然后他再次将手按在上面,等待时机。
  几十秒之后,时机来临,藤蔓上瞬间雷电闪动,几秒钟之后,阵法便嘭地一声直接爆开,火焰消散。
  总共花费十二分钟。
  收回藤蔓,罗阵微微一笑。
  “搞定。”
  阵法破开,邱成两人却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样,一个继续维持着法力护罩,一个继续泪流满面,只不过表情却是有些呆滞。
  破阵,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片刻之后,邱成猛地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这位果然是一位阵道高人!
  跌跌撞撞地冲进原本被阵法覆盖的地方,邱成把自己道侣扶起,然后两人一起来到罗阵跟前,齐齐跪了下去。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
  若不是他好心主动出手,就算自己侥幸将法器售卖出去,请动那位阵修出手,恐怕小柔也早已身殒了吧。
  思及此处,邱成心里猛地一阵后怕,随后他取出法器,双手奉上。
  “这是先前答应道友的法器,名为幻面,还请道友收下。”
  罗阵一拂衣袖,将他们两人扶起,然后这才接过幻面。
  “不必客气。”
  和自己道侣对视了一眼,邱成再次上前一步,深深地行了一礼。
  “在下方才说过,只要道友能救下小柔,在下愿为仆百年,从今往后,道友便是在下的主公了!”
  “主公在上,请受成济一拜!”
  只不过,他这一拜却是没能拜下去,刚拜到一半,罗阵就用法力把他扶了起来。
  “为仆之事就算了,有这件法器作为报酬就足够了。”
  罗阵和那些修士们所想的一样,筑基一层,收他为仆也没什么用处。
  当打手?
  说实话,筑基一层而已,这个战力罗阵还真看不上。
  而且罗阵还要去逍遥宗,总不能带着他们俩去吧?
  派他去符阵店帮忙?
  不太放心,吴海平实力太低,万一被其反客为主怎么办?
  最关键的是,罗阵不知道他的秉性如何,单从对自己道侣的态度来看,倒是能称得上一句有情有义,但其他方面的秉性,罗阵就不清楚了。
  不知底细的人,留在身边也不放心。
  反正现在又不缺人手,没那个必要横生枝节。
  罗阵之所以帮他,一是看他确实是真爱,二就是为了这个幻面法器了,既然法器已经到手,罗阵也不再和他们二人多说些什么,驾驭起破风舟转身离开。
  而罗阵之所以想要这个幻面,自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因。
  快到苍安城的时候,罗阵收起破风舟,戴上了幻面,紧接着,他的面部和身体忽然模糊了一下,然后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人。
  稍微测试了一下,罗阵就发现,这个法器确实有些奇妙,不光是面貌身材乃至衣物全部改变,甚至连法力波动都产生了变化,唯一不变的,那就是灵识。
  果然,当初用灵识进行绑定是个正确的选择。
  法力可以模拟,但是灵识可是和灵魂有关,无法改变,也无法模拟。
  改变了身形之后,罗阵便飞入了城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胡奇!你什么意思!明知道这几日是我千珍阁开设拍卖会的日子,却故意来这里大肆宣扬你们那个什么万宝楼,你们太乙道门是在挑衅我们白龙山吗?!”
  几个身着白龙山道袍的修士正把那名太乙道门的推广员围在中间,个个都瞪着眼睛,像是要把他活吃了一般。
  “各位师兄,这话可就不对了,这苍安城又不是你们白龙山所有,你们能在这里开设拍卖会,我太乙道门自然也能在此宣传万宝楼,总不能你们在此开设拍卖会,所有的同道就什么都不能做了吧?”
  “再者说了,我这也是为了各位同道好,多一个拍卖渠道,难道不是好事吗?诸位同道,你们说对不对?”
  这人倒也聪明,还知道扯虎皮拉大旗,占据道德高地。
  他这话一出,围观的修士们纷纷点头,甚至还有些人当场叫好。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也都知道千珍阁一家独大的坏处,现在既然有个万宝楼敢出来给他叫板,他们自然乐见其成。
  而这话一次,白龙山的这些修士们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口口声声地说是为了广大修士着想,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把他赶走,那岂不就是把白龙山放到了广大修士的对立面?
  要知道,千珍阁之所以每十年就能举办一次拍卖会,原因就在于其名誉和口碑一直都不错,所以一直都有修士愿意将东西委托给千珍阁拍卖。
  若是他们今天真的当众这么做了,那无疑就是在给千珍阁的名誉抹黑。
  正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胡奇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否则的话,还不等这么多人围上来,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就在这时,先前和邱成交谈的修士走了过来,看了胡奇一眼,淡淡地说道。
  “太乙道门和明心楼愿意开设拍卖行,方便广大同道,我白龙山自然欢迎。只不过,在场诸位道友都是为了千珍阁的拍卖会而来,可以说,在场的诸位道友,都是我白龙山的客人。”
  “而胡道友此举,就犹如凡人在酒楼大宴宾客,却有无礼之徒擅闯进入,大肆宣扬自己的货物,就算是在凡人之中,都令人不齿,更何况我辈修仙者呢?”
  “再者而言,若是万宝楼宁愿做出此等令人不齿之事,也要宣扬自己的生意,如此重利,又岂是我仙门所为之事?”
  不就是扯虎皮拉大旗么,谁不会啊!
  最后一句更是诛心之言,若是胡奇继续再次宣传万宝楼,那就是承认他们为了万宝楼的生意,甘愿做出这种令人不齿之事了。
  恨恨地看了他一眼,胡奇扭头离开,不再宣扬万宝楼的事情,而那名白龙山的修士则是微笑着冲着四周的修士们拱了拱手,然后便带着其他几名修士离开。
  胡奇满脸阴沉地返回客栈,刚一关上房门,就听门外传来了一道不认识的声音。
  “道友,有时间吗,在下想和你谈笔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