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七章 仙长救命啊!

  听到洞口有人说话,几人齐齐一愣,旋即大喜。
  一个月了啊,终于遇见活人了!
  而外面的那俩人闻见肉香味之后,朗声说了一声打扰了,然后便走了进来。
  两人都是修士打扮,进来之后,看到狼狈不堪的几人,明显愣了一下。
  他们几个玩了一个月的荒野求生,身上当然不可能干净整洁像是刚从电影片场出来的一样,一个个的倒是跟乞丐差不多。
  那俩修士还以为在这荒山野岭的肯定也是修士,浑然没想到居然会是几个凡人。
  至于罗阵,因为刚开始修炼的缘故,法力太弱了,两人太过惊讶,竟然没发现他居然也是修士。
  “你们,是凡人?”左边那个修士满脸疑惑地问道,“这荒郊野外的,你们怎么在这?”
  罗阵把手边的熊掌放下,正想起身,身前的刘洪忽然蹿了出去,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大声哭喊道。
  “仙长救命啊!”
  “我们都是被这个妖道绑来的,他还想把我们炼成僵尸!求仙长大发慈悲,救我们一命啊!”
  两人一听,瞬间戒备了起来,纷纷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长剑,满脸戒备地问道。
  “邪修在哪?”
  “就是他!”刘洪回头一伸手指,满脸的惊恐,而他所指的方向,赫然正是罗阵。
  罗阵看着他,一脸懵逼。
  我?邪修?
  那两个修士猛地扬起长剑,指向罗阵,长剑上白光吞吐不定,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蓄势待发。
  “果然,他身上有一丝法力的波动,确实是修士。”左边那人微微点了点头,满脸戒备,“说!你绑架这些凡人,究竟是何居心!”
  他们当然不会因为刘洪的一人之言就断定罗阵是邪修,最起码也要先确认一下才行。
  不等罗阵说话,李志远却走了出来,大声说道。
  “仙长明鉴,罗阵他根本就不是妖道,恰恰相反,是他把我们从妖道手上救了出来。”
  随即他面带怒容地看向了刘洪,声色俱厉:“刘洪!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罗阵他千辛万苦把我们救出来,还带着我们一路逃到这里,要是没有他,我们怎么可能逃得出那个妖道的手掌心!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深山老林里走上这么久!”
  “你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小人!当初就不应该把你救出来,让你留在那个山谷里等死!”
  刘洪抬起头,面对李志远的指责,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愧疚,而是振振有词地说道。
  “他明明就是和那个妖道是一伙的,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反目成仇的!否则的话,他是怎么带我们走出那个山谷的,难道你没看到吗?那就是证据!”
  “至于他为什么带着我们,很简单,他需要我们替他干这些杂活,而且等到走出这片山林之后,他肯定会和那个妖道一样,把我们都变成僵尸!”
  李志远听他这么说,顿时更怒了:“罗阵明明是花了好长时间破开的那个阵法,这能算什么证据!刘洪你不要血口喷人!”
  没等刘洪继续反驳,那两个修士阻止了他们。
  “等等,你说他破开的阵法?你懂阵法?”左边那个修士问道。
  罗阵点点头:“略懂一二。”
  “呵呵。”刘洪冷笑了一声,转头恭声说道,“仙长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懂个屁的阵法!”
  “破开妖道住处那个阵法的时候,我听的清清楚楚,他是用法术一点点磨开的,足足磨了十天。他们也都能作证。”
  “他要是懂得阵法,还需要这么做?”
  “而且,出谷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破阵,而是在那装模作样糊弄了我们两三个时辰。”
  “那个妖道曾经带我出去过一次,我看的清清楚楚,他出阵的方式,分明和那个妖道一模一样,都是手一伸,阵法就打开了,那根本就不是破阵!而是像开锁一样打开的阵法!”
  “而且他放出来的法力和那个妖道也是一模一样,黑漆漆的,光是看着就让人浑身发冷。所以,他和那个妖道肯定是一伙的!”
  这番话说出来,除了李志远,其他几人都惊疑不定地看着罗阵,脚下也悄悄地远离了他几步,站到了刘洪身边,窃窃私语起来。
  “就是,一个凡人,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破解掉仙人的阵法,肯定有猫腻!”
  “对,出来的时候,我一看他放出来的那些黑雾就觉得不太对劲,只不过迫于他的淫威,不敢出声发问,现在想想,果然有问题。”
  “而且他还逼我们给他们俩洗衣做饭,照我看,他们俩肯定也是一伙的。”
  虽然是窃窃私语,但是山洞里这么安静,在场的人又有谁听不清楚呢?
  “可是···罗阵他根本不可能是邪修啊···”
  虽然李志远相信罗阵不是邪修,但是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急的满头大汗。
  罗阵上前两步,拍拍他的肩膀,看着刘洪,淡淡地说道:“就凭这两点,你就断定我是邪修么?要知道,可是我把你们从那个山谷里救出来的,要是没有我的话,你们现在还在那个山谷里过着被人圈养的生活。”
  “我呸!你把我们救出来,肯定也是不安好心!”刘洪呸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妖道是什么人,你是用得到我们才把我们救出来的,等用不到了,谁知道你会怎么对我们!”
  “仙长,您不要听他狡辩!求仙长趁现在这个妖道功力大退,赶紧降妖除魔,为民除害!”
  那两个修士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保持着戒备说道。
  “想要证明你的清白,很简单,把你修炼的法力放出来一点让我们看看就行了。”
  “对!”刘洪得意洋洋地看着罗阵,附和说道,“有种就把你修炼的那种黑色的阴邪法力放出来让仙长看看啊,怎么样,你不敢吧?”
  罗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好。”
  什么?
  刘洪一怔,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罗阵伸出右手,一点乳白色的光芒从他的手心缓缓地渗了出来。
  那两名修士仔细感应了一下这点法力,戒备之色尽去,收起长剑,双双抱拳拱手。
  “道友见谅,事关邪修,不得不慎重。”
  “仙长,仙长,他骗了你们啊!这不是他的法力,出谷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他放出来的是黑色法力!”刘洪见他们俩把武器都收起来了,顿时急了,急忙大喊起来,“对了,他们也都能作证,你们都看到了吧?”
  他身边的同伴们也连连点头,那么明显,他们才不会看错。
  “你们看到的是,是这个吧。”罗阵的声音忽然再次响了起来,几人同时转头,然后就看到一团黑雾正在他的手上不住地翻滚。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法术而已,两位道友可以查看一下,这分明就是简单的水系法术。”见他两人一起点头,罗阵才继续说道。
  “就因为这个,你居然就诬陷我是邪修,想置我于死地?亏我还不计前嫌,一路带着你们逃亡到现在,一路上更是对你们照顾有加。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我可曾让你们做过一次危及生命的事情?!”
  “真是没想到···”罗阵满脸失望地摇摇头,怒声大喝。
  “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