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章 临野城的传说

  转眼间,半年过去了。
  罗阵的这个“临野城第一符阵店”从一开始的万众鄙夷,再到趋之如骛,最后经过短短半年的时间,已经变成了一个传说。
  这半年来,罗阵只卖那三个阵法,但是迄今为止,还未能有任何能够挑战他这三个阵法的存在。
  超电磁炮阵,依旧无坚不摧。
  反击青云阵,依然坚不可摧。
  镜花水月阵法,依然无人能够从中逃脱。
  不仅如此,甚至还时不时地传来超电磁炮阵一击击杀九阶妖兽——也就是相当于筑基四层实力——的消息。
  或者就是某个修士不慎进入妖兽巢穴,本来以为必死的局面,却依靠着反击青云阵硬生生地闯了出来。
  因为这些修士们的亲身经历,以至于短短半年的功夫,临野城居然都形成了一种共识。
  如果想深入太丘山脉猎杀高阶妖兽,不带上这家店的一张防御符阵,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如果说这些事件让他们对这家店的符阵趋之若鹜,信赖有加的话,那另一件事情,简直让他们把罗阵当神仙一样看待了。
  正是他的第二项业务,改良阵法。
  本来城内的修士们对这些业务还是有些嗤之以鼻的,觉得这只是罗阵搞的噱头,拿来抓人眼球的。
  世界上阵法何其之多,而能流传这么多年的阵法,经过这么多修士的使用和改良,可以说已经非常完善了,想要再进行改良,难度得有多高?
  这话若是从阵道宗师嘴里说出来的话,那还好说一点,这些简单的阵法,他们若是用心钻研上一段时间,说不定还能找出可以继续改良的地方,可问题是,你是吗?
  开什么玩笑。
  你要是阵法宗师,还用得着来这赚这份辛苦钱?
  只不过,在接连十几个修士故意拿着阵法前去刁难他,结果却被其轻松搞定,确确实实地将阵法改良了之后——而且还是当场改良,就再也没人这么认为了。
  当然了,罗阵并没有改的太夸张,只不过是稍微修改一下罢了,和自用的阵法比起来,大概就像是45度敲击修理法和SCP-914精加工的区别吧。
  不过即便如此,也足够惊世骇俗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说法渐渐地开始在临野城中流行了起来。
  这家店的店主其实是一名元婴期的老怪,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才隐藏成筑基期修士,来这里开的这家店。
  更有甚者,还有人传言罗阵其实是一名化神期的隐士高人,兴之所至,游戏人间。
  而他的外貌,当然是伪装出来的了。
  不然的话,难道真的让他们相信一个三十岁不到的筑基修士居然能做到这种事情?
  而这些传言流行起来的后果就是,每个进店的人都客客气气的,生怕惹怒了这位隐士高人。
  别的暂且不说,谁要是把这位高人气走了,整座城的修士不活撕了他才怪!
  至于罗阵,这半年过的那叫一个舒坦。
  每天最重的活就是画上几个符阵,而且因为他只卖这三个符阵的缘故,这三种符阵他画的那叫一个熟练,甚至闭着眼都快能画出来了。
  至于另一项业务,那就更不用说了,除了一开始有些人故意拿些已经非常完善的阵法来刁难他之外,待到他的名声打出去之后,再来上门讨教阵法的,那就都是些拿着自己压箱底的阵法前来讨教的修士了。
  有些阵法是他已经收录过的,有些阵法则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
  比如有个阵法居然可以探查毒物,比如可以检查药草和妖兽有没有剧毒,构思和阵纹让罗阵眼前一亮,很有意思。
  一边增加阵法储备,一边还能赚钱。
  短短半年的功夫,他手上的中品灵石就增加到了一百多块。
  贼爽。
  因为罗阵这一系列的操作给人的震撼实在是太大,让他的名气不光是在临野城人尽皆知,甚至还随着修士的流动,慢慢地向修仙界开始扩散起来。
  这天,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修士来到了临野城中,一进入城中,就拉了个路人,打听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位置。
  打听清楚位置之后,两人没有直接飞过去,而是步行走了过去。
  女修士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两只眼睛更是一刻都没停过,似乎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走了一段路之后,她忽然转头,看着那个男性修士说道。
  “陶师兄,你说传说中的那个店主,是不是真的是一位元婴期老怪啊?”
  和她比起来,陶思诚走路的姿势只能用一句标准来形容,甚至每一步之间迈出的距离都一模一样,像是用尺子量过一般。
  最怪异的是,他走路的时候眼神涣散,注意力压根就没有在眼前的道路上面,但每当他快要撞到行人或者踩到杂物上的时候,他却都能及时的避开。
  听到师妹发问,他的眼神这才找到了焦点,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说道。
  “按照我的推断,他是元婴期修士的可能不到半成,是化神期修士的可能几乎为零,没有隐藏实力的可能超过九成。”
  孟雪头微微歪了一下,满眼不解:“为什么呀,他的阵道修为这么高,难道真的只是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吗?”
  陶思诚沉吟片刻,抬头说道:“按照我的推断,我的推断过程,以你的思考能力是听不懂的。”
  孟雪:“···”
  “陶思诚!你又在拐着弯的骂我笨!”
  看着叉着腰气鼓鼓的孟雪,陶思诚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丝慌乱,有些手足无措。
  “我···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孟师妹,你别生气···哎哎哎,你别哭啊,我我我···我错了···”
  孟雪抬起头,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你知道错了?”
  陶思诚赶紧点头。
  “那先陪我玩三个月···不,五个月,再去太丘山脉历练!”
  “可是···师傅是让我带你去历练的,不是让我带你出来玩的啊···”
  这话一出,孟雪嘴巴一扁,眼圈一红,眼看着马上就要又哭出来,陶思诚赶紧应允。
  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目光实在是太刺眼了,只要她能先别哭,怎么都好说。
  “好好好,我答应你,先陪你玩五个月,你先别哭了好不好···”
  “真的?”
  “真的!”
  “那好,我不哭了。走吧,先去那家店看看情况,然后就陪我去玩!”
  看着忽然大雨转晴,瞬间变的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的孟雪,陶思诚有些呆滞地愣在原地,有点没反应过来。
  “陶师兄,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走啊!”
  直到孟雪转头又叫了他一声,陶思诚才摇了摇头,抬脚赶了上去。
  算了,大不了被师傅骂一顿,只要她开心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