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十九章 搭便车

  确定了聚灵阵可以生效之后,罗阵就干脆盘腿坐在地上思考了起来。
  既然自己的金手指还有这么逆天的功效,那就得好好考虑考虑才行了。
  如果自己的猜想没错的话,那阵道即天道这句话就不仅仅只是句狂妄之言了,要是这样的话,那世间万物都应该都自己的阵纹才对。
  一块石头,一根树枝,一壶水,一捧土,乃至一只鸟,一匹马,一个人,都是宇宙的一部分,那他们应该都有自己的源码,自己的阵纹才对。
  只不过和这些特殊材料比起来,石头树枝之类的东西上面的阵纹应该要简单的多了,既然这样,那就从这些简单的东西开始解析起来不就行了?
  由浅入深,最简单的道理。
  若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的阵道水平岂不是突飞猛进?
  说干就干,罗阵随手捡起一块木板,贴在自己的眉心,默念了一声,“收”!
  三秒钟之后,木板依然毫无反应,根本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收进阵法空间里面,而是依然紧紧贴在他的眉心。
  “怎么不行,难道我想的不对,必须得是带有灵气的东西才行?”
  罗阵随便从储物袋里拿出件法器,同样贴在眉心,再次默念了一声收。
  但是法器却是同样的毫无反应,丝毫没有收进去的打算。
  “奇怪了,怎么不行呢,难道失灵了?”
  罗阵不信邪地把玉盘从阵法空间里面取出来,贴到眉心。
  “收!”
  玉盘嗖地一声从外面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在他的阵法空间里面。
  “可以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些东西都不行?”
  罗阵尝试着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一件件地取出来,丹药,灵石,法器,衣服,书籍,全都试了一遍,但是除了灵石能收进去之外,其他的所有东西都收不进去。
  “只有这个玉盘和灵石能收进去,那它们的共同点是什么?”罗阵喃喃自语道。
  “难道···”他眼睛一亮,“这两个东西都是阵法需要的物品,玉盘是聚灵阵的阵眼,灵石是阵法的能源,其他的都收不进去,难道是因为这些东西没有对应的阵法?”
  想来想去,还是这个可能性最大一点。
  不过他现在也没法试,和阵法有关系的东西他手上就这么两件,比如云渺阵的阵眼云雾石,他现在手上就没有,只能留待以后测试了。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云雾石应该也能收进去才对。
  算了,等拿到云雾石再试吧。
  罗阵起身,扫视了一眼房间里面,再次开始搜刮起来。
  不过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把这个主屋以及周围的房间都检查了一遍之后,他总共就只获得了各色矿石若干,炼器书籍若干,甚至连个储物袋都没有。
  那些矿石都摆在最左边房间里面的架子上,没用储物袋装。
  从这些东西来看,这处洞府的主人应该是一位炼器师,只不过从矿石的种类来看,显然他的品级并不高,起码那些矿石罗阵都认识,都是些最低级的矿石,炼制下品法器用的。
  估计也卖不了多少钱。
  只不过最让他失望的是,他并没有能找到功法,他还想着万一运气好,能找到本不那么坑爹的功法,他就果断换掉混元仙诀,改修其他功法呢。
  果然不能什么好事都让自己摊上啊。
  确定没有遗漏任何东西之后,罗阵就离开了这处洞府,准备返回冷泉镇。
  但是悲剧的是,李杰和王尊俩人带着他以起码一百二的速度跑了一个多时辰,换算下来的话,就是三个小时左右,直接带着他跑出去了三百多公里。
  以他现在的速度,这三百多公里他起码得走上四五个月。
  算了,还是先随便找个镇子住下来再说吧。
  他可不想再过三四个月的野人生活,正好,趁这段时间,他起码得把那个神行千里学会才行,不然的话,这种尴尬的事情肯定还会发生。
  好在来的路上罗阵就注意到了,他们经过了一条官道,离这里最多也就是十几公里,三四个小时也就走到了。
  半天之后,罗阵来到了官道上,反正他也不知道往哪边走离城镇比较近,就干脆随便选了个方向,顺着官道走了过去。
  这一走,就是两个小时。
  还好储物袋里还有先前和李志远他们一起荒野求生时候存起来的肉干和泉水,倒是不用担心饥渴,只不过累是肯定的了。
  没办法,他修炼的时间太短了,身体素质和凡人几乎一模一样。
  走了两个小时,罗阵有些累了,找了块石头,拂去上面的灰尘,一屁股坐在上面,拿出一葫芦山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全灌了下去。
  正当他休息的时候,只听一阵得得的清脆声音从远处传来,罗阵抬头一看,居然是一辆马车从自己来时的路上跑了过来。
  罗阵大喜,掏出来一锭银子,一手举着白花花的银子,一手使劲挥舞起来。
  就像你在路上截陌生人的车,空着手截车肯定比较困难,但要是挥着一大叠毛爷爷去截车,那成功率肯定直接翻个几倍。
  罗阵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走了,宁可花一大笔钱雇对方把自己带进城,反正这钱又不是自己的,花起来不心疼。
  走了俩小时才碰见这一辆车,他可不敢赌下一辆车什么时候过来。
  果然,正驾着马车的车夫看见了罗阵手里的银子,扭头向着车厢里说了一句什么,然后点了点头,吁地一声就驾驭着马车停在了罗阵面前。
  “小子,你想搭便车?”
  罗阵连连点头。
  车夫咧嘴一笑,说道:“咱家的车可不便宜,你确定要搭?”
  罗阵直接就把银子扔进他的怀里:“再不便宜,这锭银子总够了吧。”
  想当初,给李志远买下客栈的时候,也不过就花了三锭银子罢了,坐一趟便车而已,怎么想也够了。
  车夫嘿嘿一笑,接过银子,放到嘴里使劲一咬,确认了真假之后,就满脸笑容地塞进了自己怀里。
  “当然够了,上来吧!”
  然后他就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看着罗阵打开了后面的车门,钻进了车厢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