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章 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罗阵当然看不到车夫脸上的表情,不过在他打开车厢门的时候就愣了一下。
  小小的车厢里面居然已经坐了四个人,一个老者,三个年轻人,见他打开车厢门,四人齐齐地向着他看了过来,眼神各异。
  罗阵没有深究他们眼神中的含义,说了声打扰了之后,就奋力爬上了车厢,然后就自顾自地找了个地方,一屁股坐在了那里。
  “喂,小子,你怎么一个人在大路上,你家人呢?”
  罗阵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是个壮汉,长的五大三粗,满脸胡茬,和他身边那个白白净净的青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白净青年身边,又是一个黝黑的汉子,脸上还有一道刀疤,正紧紧地挨在那个老者的身边,一只手放在身后。
  “问你话呢,哑巴了?”见罗阵不说话,壮汉追问了一句。
  “遇见山贼了,我自己逃出来的。”罗阵随口说道,然后就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摆出了一副我不想多说话的样子。
  但是壮汉显然不准备让他休息,继续说道:“随手就是十两银子,小子,你家很有钱啊。”
  罗阵正在解析阵法,就随口回了他一句:“还行吧。”
  “对了,你说你自己逃出来的,那你父母呢,都被山贼抓走了?”
  “没有,我父母都在另一个世界。”罗阵随口说道。
  这么说也没毛病,他父母确实在另一个世界,在那个没有修仙者的世界。
  但是这句话听到其他几个人耳朵里,那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那个老者眼里露出一丝不忍,但是那个壮汉和黝黑汉子却是同时脸色一喜。
  壮汉凑过身来,神秘兮兮地说道:“小兄弟,相见即是有缘,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罗阵好奇地睁开眼睛:“什么宝贝?”
  然后就见他掏出一把短剑,抵住罗阵的胸口,脸色忽然变得狰狞起来。
  “宝剑!”
  罗阵:“······”
  尼玛,打劫就打劫,玩你妹啊玩!
  罗阵满脸无语地看着他,但是在这个表情落到其他人眼里面,那就是完全被吓的呆住了。
  “唉。”老者叹了口气,摇头叹息,“刚脱虎口,又入狼穴,造孽啊。”
  “就你他妈话多!”黝黑汉子提起藏在身后的手,一拳把老者砸翻倒地。
  仔细看去,原来他也握着一把匕首,方才匕首正抵在老者的身后,而刚才那一拳,其实就是用刀柄狠狠地砸了一下老者的头,砸的他头破血流。
  “爹!”
  白净青年大叫了一声,扑了过去,捂住老者头上的伤口,冲着黝黑汉子怒喝道。
  “你要钱我们给钱,让我们不能出声提醒,我们也没出声,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黝黑汉子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黄牙,随后匕首一递,抵在青年的眼前,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老子乐意!你他妈再敢废话一句试试,看老子会不会割断你的舌头!”
  面对凶神恶煞的黝黑汉子,青年还是软了下来,一言不发地撕下衣襟,帮自己的老父亲包扎伤口。
  而另一边,罗阵终于开口了。
  “你这也叫宝剑?”
  没等壮汉回话,罗阵右手一扬,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忽然出现,顺势一划,直接斩断了壮汉手里的短剑。
  “这才叫宝剑!”
  只不过···
  “啊啊啊啊!!!”
  壮汉抱着自己只剩下半截手掌的右手,大声地惨嚎,而罗阵则是看着地上的短剑以及半拉手掌,有点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没怎么玩过剑,有点手生。”
  这一展开直接惊呆了其他三个人,白净青年甚至还保持着包扎的姿势,就这么愣在了那里。
  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的剑哪来的?
  还是黝黑汉子率先反应了过来,从座位底下一抽,抽出了一把厚背砍刀,刀身上还残留着片片的血迹,然后他就双手举着砍刀,奋力冲着罗阵砍了下来。
  只不过,在他砍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身体却忽然僵在了那里,随后他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几条绿色的藤蔓忽然从他的脚下缠了上来,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藤蔓就蔓延到了他的全身,将他紧紧地束缚住。
  而藤蔓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就这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飞速爬行,乍一看简直就像是绿色的毒蛇一样。
  黝黑汉子满脸的狰狞瞬间变为惊恐,长大嘴巴大喊了一声。
  “修仙···”
  只不过,最后一个字还没喊出来,藤蔓就爬上了他的脖子,使劲一绞,直接绞断了他的颈骨。
  那个壮汉也一样,罗阵没让他惨嚎多长时间,同样指挥着藤蔓爬上了他的脖子,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就在这时,马车却吱地一声停了下来,然后就看到马车前面的小窗户唰地一下被拉开。
  “大哥二哥,怎么回···”
  话还没问完,车夫就看清楚了车厢里面的情况,直接把他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伸手一捞,捞出来一把劲弩,几乎没有瞄准,直接就扣下了扳机。
  “唰!”
  弩箭带着破空声,以肉眼根本看不见的速度,直直地飞向了罗阵的喉咙。
  这一手着实漂亮,看的出来,这个车夫也是下过苦功夫的,取弩,瞄准,射击,一连串动作加一块几乎都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还瞄的这么准。
  只不过,可惜的是,他遇上的是修仙者。
  而且还是罗阵这种自带移动阵法的修仙者。
  当的一声脆响,弩箭刚飞到罗阵身体周围半尺左右,就像是撞上了一面看不见的石墙一般被挡了下来。
  咄的一声,被弹飞的弩箭直接贯穿了车顶的木板,飞出了车厢。
  啧啧,威力挺大啊。
  罗阵看着头顶被射出一个孔洞的木板,无声地赞叹了一声,车夫正要取出弩箭再次射击,忽然,他感觉浑身一紧,然后就体会到了黝黑青年的感受。
  只不过罗阵没有绞杀他,而是指挥着藤蔓上好了弩箭,拉好弩弦,然后强行把他的手转了回去,让弓弩对准了他自己。
  扳机扣下,一根弩箭直接从他的后脑贯出,带出了一蓬血花。
  MMP,打个车而已,都给你们一锭银子了,居然还贪心不足,竟然还想打劫我?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