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三章 摇号!

  纵然吴海平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片刻之后,眼前的场景还是狠狠地震撼了他一下。
  临野城第一符阵店重新开门这一消息,飞速地在临野城扩散开来,让得知此消息的广大修士们激动万分的同时,也让城内所有的阵修心里齐齐一凉。
  尼玛,你不是刚走没几个月吗,怎么又回来了?
  要是这个世界有速效救心丸的话,今天的销量肯定脱销。
  罗阵也没办法,事情办完了,不回来还留在那驻场开发啊?
  而这一消息飞速扩散的后果就是,半柱香之后,一大片人突然从各个方向纷纷涌来,扑到了罗阵的符阵店里面。
  “我要买通讯符阵!”
  “我也要买!”
  “给我来一张!”
  吴海平看着眼前状若癫狂的人群,吓了一大跳。
  这个通讯符阵,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受欢迎?
  只不过以目前的这种情况,想正常营业是没办法了,不过好在罗阵早有预料,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
  “都给我安静!”
  罗阵猛地大喝了一声,待到众人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之后,他才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大木箱子,嘭地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摇号!”
  摇号?
  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面带不解地看着罗阵以及这个木箱子,然后就见他随手指了一人,让他上前,然后让其他人退出门外。
  那人面带欣喜地走上前来,然后罗阵一指木箱,一道法力便被他打了进去,紧接着,一个白色小小圆球便从中飞了出来。
  “白球,没有资格,下一位!”
  那人面带欣喜的脸色顿时一滞:“请问前辈,这算个什么说法?”
  罗阵瞥了他一眼,朗声说道:“很简单,这个箱子里有五十个黑球,一百个白球,摇到黑球的才有资格购买通讯符阵,摇到白球的,那就只能明天再来了。”
  此人见状,也只能面带失望的离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罗阵就交给吴海平了,就像他先前所说的,前两天他会在这里撑一下场子,后面的,就全交给吴海平了。
  当然了,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来购买通讯符阵的,也有来购买其他三种符阵的,而罗阵已经事先跟吴海平说好了,每天只接受五张其他类型的符阵,让对方第二天来取,若是超过五张的,那就往后顺延。
  每天下午关店,把其他符阵的需求送到罗阵房间,第二天一大早,罗阵会把五十张通讯符阵和需要的其他符阵做好,交于他售卖。
  得亏罗阵离开了一个多月,然后又闭关了两个月,否则的话,就算是通讯符阵有热度,也决计炒不到如此火热。
  而罗阵在通讯符阵大热的时候,也依然保持三百下品灵石的价格没有涨价这件事,也让他的名声在临野城迅速上涨,一些人因为摇号购买而产生的些许怨言,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而摇号这个操作,也让黄牛党就此绝迹。
  这里毕竟不是前世,黄牛党还没有形成规模,而且也不是专业黄牛,基本上都是见通讯符阵价格忽然上涨那么多,临时客串一下而已。
  临野城这么多修士,当黄牛的也就是那几十个人而已,而且因为罗阵符阵店重新开门的缘故,他们也没办法再把符阵抬的那么高了。
  花费的时间成本高,运气不好的话,可能摇几天的号才能买到一张符阵,但是获利又极低,卖的高了根本没人买,渐渐地,黄牛党也都放弃了继续炒通讯符阵的想法。
  但是通讯符阵的热度虽然下降了一些,但也没到冷场的地步。
  因为先前罗阵忽然离开的缘故,很多人都担心他会再次离开,所以趁符阵店重新开门的机会,都想赶紧买上一张。
  只能说,关于通讯符阵的事情,渐渐地开始平缓了下来,维持在一个不高不低的热度。
  就这样,罗阵安心地开始在临野城钻研门派版通讯符阵,每天只需要抽出半个时辰到一个半时辰的时间,把销售所需要的符阵绘制好就行了。
  他先前之所以闭关那两个月,自然是为了把刻录机给制造好,经过两个月的细心调整,刻录机终于能顺利控制符笔将通讯符阵绘制出来了。
  而这样一来,他大部分的工作算是都省下来了,这才能只用半个时辰就能将第二天销售的符阵准备好。
  若是有其他三种符阵的订单的话,那自然得再花点时间绘制那三个符阵了,不过总的来说,准备好这些符阵,最多也就需要一个半时辰的时间而已。
  果然,工业化才是解放生产力的最佳方式。
  而在另一边,陶思诚已经带着孟雪历练完毕,返回了宗门。
  孟雪说是要让陶思诚陪着她玩三五个月,其实她自己玩了一个多月就厌烦了,要说的话,也是这个世界没什么好玩的娱乐,逛逛凡人的庙会,看看马戏,听听戏曲听听书,其他也就没什么好玩的了。
  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她又不感兴趣,两仪山又不是正一书院这种儒道门派,没必要学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东西。
  说白了,其实她就是在两仪山闷的太久了,看什么都新鲜而已,一旦看多了,自己就没兴趣了。
  所以在领着她玩了一个多月之后,他们两人就正式踏上了历练的旅途。
  孟雪虽然已经筑基,但还是第一次出来历练,而这些大门派的弟子,第一次出来历练,基本上就是在同门的陪同下长长见识,接触一些其他的同道,若是运气好些,还能遇上些邪修练练手,见见血。
  一个是阵殿殿主的二弟子,一个是阵殿殿主之女,寻常筑基期的邪修,那就是陪练,就算是遇见金丹期的邪修,他们也有秘宝护身,足以逃得性命。
  若是运气不好,碰不见散修的话,那就只能前往深山老林拿些妖兽练手了。
  第一次出门历练嘛,也不用做的太夸张,让这些温室里的花朵经历一些风雨和打击就行了。
  所以在战斗的时候,除非孟雪遇到危险,否则的话,陶思诚绝对不会出手相助。
  平日里法术练习的再好,没有应变能力的话,关键时刻连使用什么法术都不知道,那些大门派培养的可不是这种废柴。
  当然了,每次战斗之后,陶思诚都会给孟雪分析一遍她刚才的战斗,哪里处理的可以更好一些,哪里的处理方式是完全错误的,都会给她细细地讲解一遍,帮助她查漏补缺。
  除此之外,他们出门历练的时候,一般也不会说自己是两仪山的弟子,而是只会说自己是散修,这样才能见识到修仙界最真实的一面。
  否则的话,顶着两仪山弟子的名头出去历练,那还能叫历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