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六十六章 前辈?

  和李志远说了一声之后,罗阵便出门准备去赶赴参加这个邪修间的交易会。
  当然了,在此之前他没忘记把宋家兄弟的尸体挖出来,并妥善保存。
  要是自己换到了恶煞草,结果这俩人的尸体却腐烂了,那岂不是太尴尬了。
  至于他要做的事情,罗阵也向李志远全盘托出了,反正到时候真要开始做试验的话,肯定也瞒不过他,还不如早点告诉他为好。
  好在李志远也不是迂腐之人,再加上罗阵虽然打算炼尸,但又不是为了做伤天害理的时候,反倒是在帮他完善功法,所以他仅仅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坦然接受了,还把赵老储备下来的灵石全都拿了出来,交给罗阵,让他多一些资本来购买恶煞草。
  告别了李志远和宁宁,罗阵便运转法力,向着双云郡的方向飞去。
  至于安全性,有了云雾石,云渺阵这一群控阵法就可以使用了,有了这一群控阵法,只要不碰见筑基期修士,罗阵丝毫不怵。
  半天之后,罗阵来到双云郡外,不过他没有落下来,而是继续往东飞去,飞了大概四十多里之后,他就从空中落了下来。
  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黑色斗笠带上,隔绝别人的探查。
  这个黑色斗笠是从宋书文储物袋里翻出来的,一共有两个,看来他们俩早就做好了去参加邪修聚会的准备,连遮掩身形的法器都准备好了。
  戴好斗笠之后,罗阵才缓步向着明首山的方向走去。
  很快,罗阵就来到了山脚下,开始寻找黑色水晶里浮现出来的那个黑色眼球图案。
  小山并不大,但是罗阵绕着走了一圈也没能发现有标记的地方,甚至他连山上都探查了一遍,也未能找到标记的所在。
  走错地方了?还是说来的太早了,以至于主办者都还没到?
  应该不至于吧,按正常情况来讲,应该是主办者提前到场才对吧。
  罗阵想了想,落到地上,把混元仙诀的法力归入丹田,转而运转起了一个很久之前设计的阵法。
  运转鬼幽决的阵法。
  不过在原本阵法的基础上,罗阵又稍稍修改了一下。
  因为原本的阵法是为了生成鬼幽决的法力,并用这些法力来施展邪道法术的,并没有将法力纳入丹田,而是任其在经脉中运转,所以若是不修改功法的话,鬼幽决生成的法力就会一直积蓄在经脉里面,直到把经脉撑爆。
  而罗阵也没有对功法大修大改,就仅仅只是增加了一个小功能罢了。
  散功。
  鬼幽决一边修炼,一边散去生成的阴邪法力,这样既保证了运转的是邪道功法,又保证了邪道法力不会进入丹田污染自己的法力。
  阵法一开,罗阵周身瞬间冒出了一阵阵的黑色烟雾,看上去阴诡邪异,仅凭这画风,先崩后审九成九不会有冤假错案。
  一运转邪道法力,罗阵瞬间就感觉到有些不一样了。
  左前方的山崖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和自己体内的邪道法力产生共鸣。
  罗阵走过去,运转鬼幽决,伸手按在了山壁上面。
  他散发着黑雾的手刚一按上去,山壁上忽然就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眼球图案,然后山壁咔咔几声,向着两边划开,转眼间就露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
  果然要先检验资格。
  不是修炼邪道功法的人,甚至连门都不知道在哪。
  不过这个地方倒是有点意思,居然可以感应来人运转的功法属性,是怎么实现的?
  罗阵习惯性地就想找找看大门附近有没有阵纹,果然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些,不过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而已,想根据这些阵纹推断出阵法,那简直就是想从USB接口逆推一部手机出来。
  摇了摇头,罗阵便激活了无限坚石阵,迈步走了进去。
  踏入的瞬间,身后的石门轰然关闭,不过罗阵也不在意,而是继续前行,走了大约一百多步之后,他便来到了一间石室之内。
  石室不大,粗略估计,也就是百十平方左右,虽然身处山腹之内,但却亮如白昼,也不知道是什么在发光,起码罗阵是没找到夜明珠之类的东西。
  而在罗阵的正前方,则是已经坐着一个都带黑色斗笠的人影,周身用黑雾遮体,看不出是男是女。
  “道友来的倒早,消息应该刚刚显示半天吧,道友居然就已经到了。”
  他的声音也是经过伪装的,完全听不出来什么东西,姑且就按男性算吧,而且和黑色水晶里面的声音相比,貌似也有挺大的差别。
  不过也不能因此就说他们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既然他能改变声音,那拥有多种声音自然也是有可能的了。
  照着情况来看,他应该就是这次交易会的主事人了吧?
  罗阵同样用法力伪装了声音,怪笑了一声:“桀桀,老子正好就在附近,左右也是无事,干脆就直接过来了。”
  “那还真是凑巧,嘿嘿。”此人说道,随后轻咦了一声,语气中有些疑惑和惊诧,“道友,你···这是在散功?”
  罗阵身体周围的黑雾是在是太过明显,再加上这些黑雾又不像主事人身上的这么内敛,而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不住地向外扩散,很容易就能看出差别。
  虽然斗笠可以隔绝别人的探查,但这些黑雾却是已经逸出了斗笠的笼罩范围,而只要稍微一探查就可以知道,这些黑雾居然都是精纯的法力。
  也就是说,此人居然正在散功?
  也难怪这位主事人这么惊讶了。
  罗阵怪笑了两声:“桀桀,怎么,你对老子的功法有意见?”
  主事人明显愣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才出声说道:“在下初次见到如此奇异之功法,一时好奇,还望前辈见谅。”
  卧槽?
  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忽然就脑补成前辈了?
  随便你吧,前辈就前辈好了,起码能让他们忌惮自己一些。
  桀桀怪笑了两声,罗阵没有吭声,似乎是默认了这个前辈的称呼,转而走到一边,盘腿坐下修炼起来。
  当然了,只是表面在修炼罢了,他现在可运转着鬼幽决呢,要是再运转混元仙诀,鬼知道会不会产生冲突导致走火入魔乃至爆体而亡。
  至于什么正道法力和邪道法力在体内碰撞湮灭开发出诸如“爆炸”“毁灭”“洪荒·开天辟地”之类的招式,这种高难度的操作还是去找热血系主角吧。
  罗阵自认为还没这么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