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七十章 抢创意

  温池脸上的喜色猛地一滞:“于师兄这是何意?”
  看了他一眼,于新波继续说道:“很简单,不管是什么阵法,不论高低,皆是本门的不传之秘,就算是本门弟子,也得花费贡献点方能翻阅,又怎能这么轻易就给他一个外人看。”
  “原来是这样,没问题,需要多少贡献点,直接拿我的兑换就行了。”
  “不不不,温师弟,你搞错了重点,我的意思是,本门的东西,外人,是没有资格查看的,和贡献点无关。”
  “外人”二字,于新波还专门加重了语气,提醒温池。
  温池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因为太过着急,居然连这一点都给忘了,想了一下,温池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我收他为徒总可以了吧?”
  “这个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收他为徒,那他自然就变成了本门弟子,只不过···”顿了一下,于新波嘴角微微一挑,“温师弟你不知道吗,那名修士已经有了师傅,而且他的师傅还是两仪山阵殿殿主孟元浩的好友。”
  “这···”温池这下子可真没办法了,“于师兄,不能通融一二吗,只要能创出此法器,本门弟子再外出历练的话,生命安全就有了极大的保障,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很抱歉,温师弟,门规如此,我也不敢违反。”
  不管温池怎么说,于新波直接一句门规如此就给堵了回来,无奈之下,温池只得离开,另寻办法。
  在温池离开之后,从隔壁房间里面走出来了一名修士,看着温池离开的方向笑道。
  “你这位师弟,还真是天真啊。”
  “他从小便是如此,一根筋,而且丝毫不懂察言观色,满脑子就只知道修炼,宗门,否则的话,玉简这么重要的事情,掌门师兄也不会这么放心地交给他。”
  “这么说来,这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负责管理玉简的炼制,这可是个肥差啊,看来,你这位师弟的身家肯定不同凡响了。”看了一眼温池离开的方向,这名修士意有所指地说道。
  “哼。”不屑地冷笑了一下,于新波说道,“什么身家,他有个屁的身家!”
  “下面那些宗门可不是一次两次地跟我抱怨了,说他要求苛刻,不近人情,逼得他们苦不堪言,可又不敢跟上面反映,怕上面怪罪下来,只能强行忍耐。”
  要求苛刻,不近人情?
  呵,应该是那些负责炼制玉简的附属宗门想搞些歪门邪道,想要贪污些灵石,贿赂温池不成,反被其训斥了一顿,所以才故意跟你这么说的吧?
  否则的话,你又不负责管理玉简的炼制,无缘无故的,他们怎么会忽然跟你说这些东西?
  就算他真的这么严苛,跟你说又有什么用。
  他们的言外之意,还不就是希望能换个人负责玉简之事,好从中捞些油水,比如换成眼前这位。
  “这我倒是没看出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这么忠厚老实,他居然是这种人。”心里这么想,但是表面上却是毫无异状,摇头叹息了一下,这名修士便转回了正事,“于道友,方才我给你演示的门派令牌法器,道友觉得如何,是否能满足贵宗的要求?”
  于新波沉吟了一下,说道:“大致上可以,只不过功能有些简陋,就拿执行门派任务来说吧,我们设想的是直接在令牌上接受并交接任务,可是你这个却得和负责委派任务的弟子通话,然后由弟子手动记录任务的委派和完成情况,这样一来,岂不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了吗?只不过把接收任务和完成任务通过法器来联系了而已。”
  “于道友此言差矣,道友你想想,就算做成你们设想的那种形式,直接在令牌上交接任务,但是若是一些需要交接材料的任务应该怎么认定,难道靠阵法认定?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交接任务这一步,必须要有弟子参与,既然这样,那干脆全部都由弟子来做岂不是更好,更加灵活,更加准确。”
  于新波考虑了一下:“嗯,也行,这个解释也算可以,那另外一个呢,掌门需要给全体长老及弟子发送紧急通知,这个功能你们并没有实现吧?”
  “恕我直言,于师兄,你们的这个要求,完全没有任何意义。”这名修士毫不客气地说道,“试问,有哪一家的掌门会需要对全体弟子发送通知?除非是门派生死存亡之际,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说实话,若是逍遥宗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的话,那这个修仙界也差不多快要灭绝了。”
  “所以,这个功能根本就是永远用不到的功能,按照正常的使用情况,最常用的使用场景应该是掌门召集各位长老,于道友你说对不对?”
  于新波点头表示同意,这名修士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淡金色法器,说道:“此法器已经事先布置好了分配给各位长老的号码,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拨通各位长老的令牌,不管是召集长老开会,还是下达通知,都极为方便。”
  于新波点了点头,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至于长老可能会增加或者减少这件事情,两人似乎像是约好了一般,提都没提一句。
  “定位的功能嘛,倒是还好,跟着指示图标走,就可以找到求助的弟子,虽然和我们预想的不太一样,但也算可以。”
  “那是自然,这个功能,可是我们花费了好几个月才创造出来的,绝对独一无二!”脸上闪过一丝得意,这名修士略带一丝讨好地说道,“怎么样,于师兄,这些解释没问题吧?”
  于新波点了点头:“虽然有些瑕疵,但我早已打点好了几位长老,有我们在一旁帮腔,肯定没问题。”
  这名修士大喜:“那就拜托于道友了。”
  “放心,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温师弟他的法器到现在甚至连个雏形都还没有,不足为虑。”于新波摆了摆手,“虽然你们的这个法器在功能上仍然有些不足,但就目前而言,确实是最为接近我们要求的法器了,等掌门师兄出关之后,我便会禀告掌门,请他定夺。”
  “一切就都拜托于道友了,等事成之后,小弟再专门感谢一下道友。”这名修士深行一礼,还专门在“感谢”二字上加重了语气,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待其离开之后,于新波这才走了下来,看着温池洞府的方向,面露笑容。
  温师弟,对不住了,为兄要拿走你的创意了。
  只要有了这个功绩,再加上那些附属门派的意见,就算是掌门师兄再偏向你,也得考虑换人负责玉简之事了吧。
  这么好的差事,你不愿意捞点油水,可不代表别人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