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六章 我认输

  众人齐齐抬头,然后就见罗阵正缓缓从半空中落下,有些眼尖的还能看到一面残破的符阵摇曳飘落,符纸上面坑坑洞洞,像是被烧了好几个窟窿一般。
  这种情景,只代表了一件事情。
  他已经破开了此阵,而且是用阵修的方式。
  若是他摆脱幻象,逃离出来的话,阵法应该完好无损。
  若是他以力破阵,那符阵已经会爆成碎片才对。
  符阵变成这个样子,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是用的正统的阵道破阵方式,找出漏洞,以技破阵。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
  半盏茶?
  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最简单的幻阵,破开阵法也不止这么短的时间吧,更何况秦奇主动提出要斗阵,怎么可能会用那些简单的幻阵?
  想到这里,众人再看向落到地上的罗阵,忽然就感觉他的身影有些高深莫测了起来。
  别管他符阵画的如何,单以这个破阵速度,足以称得上一句绝顶高手!
  普通修士都能看出来的事情,秦奇他们这些阵修又岂会看不出来?
  尤其是秦奇,他可是知道自己制作的是什么符阵,那可是自己最得意,也是最擅长的千奇百幻阵。
  半盏茶破阵?
  开什么玩笑!
  半个月还差不多!
  不管他如何震惊,罗阵半盏茶破开阵法却是个不争的事实,在此事实面前,哪怕他再鄙夷对方的制符技术,此时也认真了起来。
  “道友说笑了,在下怎么可能会认输,只不过···”秦奇举起了手中的符阵,淡淡地说道,“道友的此阵,错漏之处如此之多,在下就算想破阵,那也是有心无力啊。”
  “错漏之处太多?”罗阵呵呵一笑,摇头说道,“道友可曾尝试激活此阵?”
  “还用尝试?如此明显的错漏,根本就不用尝试,就知道此阵乃是废阵!”秦奇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我二人斗阵,道友却连一个正确的符阵都拿不出来,那此次比斗就是在下获胜了。”
  “既然如此···”秦奇看了一眼罗阵,一挥手,一柄飞剑就飞向了罗阵那块“临野城第一制符店”的招牌,“既然如此,那就请道友离开此城吧!”
  “且慢!”
  罗阵伸手虚握,飞剑就猛地一顿,停在了半空之中,停在了招牌之前。
  制止了飞剑之后,罗阵这才转头淡淡地说道。
  “道友此言未免太过武断,连符阵都未曾使用,就断定是在下输了,哪有这样的道理。若一切都是道友说的算,那一开始我们又何必比这一场,直接由道友宣布自己胜利不就行了?”
  秦奇还没说话,周围围观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连这么简单的镜花水月阵法都能错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让人家激活符阵?也不嫌丢人!”
  “就是,还煞有其事地在那画了半天,结果就是个镜花水月阵法而已,还错漏百出,简直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所以说,太嚣张的人在哪都不会受欢迎,最起码在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前,罗阵这个招牌可谓是自带嘲讽光环,而且还是技能满破的那种,更不用说此时他的行为和招牌完全不符,甚至截然相反。
  也难怪这么多人看不顺眼了。
  不过罗阵完全没有在意周围的路人甲们,而是继续盯着秦奇。
  秦奇见状,脸色一沉,一边伸手点向了符阵,一边冷冷地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输个心服口···”
  手指点上符阵的瞬间,空气中忽然泛起了一阵奇怪的波纹,就好像空间被切割成无数碎片了一般,而秦奇的身影则是突然从原地消失不见,连最后那句话都没说完。
  而待到秦奇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空间就立马恢复了正常。
  见此情景,一些准备继续喊叫嘲讽的修士立马闭住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向了秦奇原本所在的地方。
  不是说这张符阵是废阵吗?怎么回事,这很明显是生效了好吧!
  呆滞了片刻之后,这些人就齐齐把目光转向了人群中的阵修们。
  他们这些人可不懂阵法,之所以确定这个阵法是废阵而大肆嘲讽,正是因为这些阵修集体认为此阵错漏百出的缘故。
  但是现在,他们的脸上却被现实狠狠地闪了几个巴掌,所以他们想看看这些阵修怎么解释。
  但是一转头,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阵修们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这特么都能运转?
  这些阵修们此时的心情大概就像是90年代拿大哥大打电话的土豪忽然见到了肾11,发现这小玩意儿不光能打电话还特么能拍照玩游戏看电影。
  一脸懵逼。
  但不管他们再怎么不敢置信,阵法能够运转却是不争的事实,甚至连秦奇都陷入了阵法之中。
  见他们这个表情,围观众人哪里还不知道他们也不明白怎么回事,这时再看罗阵,忽然就觉得他更加高深莫测了起来。
  别的不说,半盏茶破阵,而且绘制出的符阵在场之人无一认识,单这两点就足够了。
  “难道···他真的是一位阵道高人?”
  类似的交谈声渐渐开始在人群中响起,而且众人渐渐地也开始将目光集中到了原本应该是秦奇所在的位置。
  罗阵半盏茶破阵,那秦奇又需要花多长时间呢?
  渐渐地,一盏茶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
  别说破阵了,阵法连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显然秦奇已经被牢牢困住,无法脱身离开。
  见足足经过了一个时辰,秦奇依然无法脱身,一名阵修走上前来,拱手说道。
  “这位道友,秦道友已经输了,还请解开阵法,放秦道友出来吧。”
  半盏茶对一个时辰,这差距已经很明显了,再比下去,天估计都要黑了。
  罗阵自无不可,抬手打了几个法诀,随即手中飞出一道流光,没入了阵法笼罩范围之内。
  紧接着,空中微光一闪,空间再次出现了支离破碎之感,而秦奇的身影则是在缓缓浮现,待到完全出现之后,空间也再度恢复了平整。
  和先前的意气风发比起来,此时的他脸色苍白,眼神中满是颓败。
  现出身形,秦奇什么话都没说,就只是低声说了一句。
  “我输了。”
  随后他便化为一道流光,一闪即逝,似不愿在此地再多待上一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