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一章 雷神加特林

  这个当然不是法术,而是罗阵改造之后无限金羽阵。
  或者说,叫做雷光迅羽阵。
  当然了,也是无限能源版的。
  雷电,至刚至阳,一向是妖邪鬼祟的克星,再加上金羽本身的攻击力,打的铁骨魔猿嗷嗷乱叫也就不是稀罕事了。
  自从上次无限金羽阵对阵宋家兄弟无功而返之后,罗阵就一直在考虑如何强化这个阵法,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雷光迅羽阵了。
  不过罗阵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雷神加特林。
  凝结成子弹状的金羽再加上附魔的雷电,攻击力岂止翻倍这么简单。
  巫荣见状,一边指挥魔猿遁入云雾中隐藏起来,一边赶紧拿出了另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是暗红颜色的,巫荣双指夹着符箓,竖在眉心,口中念念有词了一番,张口一喷,喷出了一口黑色的法力。
  法力喷到符箓上之后就融入其中,紧接着只见符箓突然无火自燃,从顶端开始燃烧起来,一转眼便燃烧殆尽。
  符箓燃烧完的瞬间,魔猿的身上也红光一闪,身体上覆盖了一层暗红色的光芒,和刚才符箓的颜色一模一样。
  不仅如此,被这层暗红色的光芒笼罩上之后,魔猿身上被雷光弹打出来的伤口也飞快痊愈,转眼间便恢复如初。
  不过这还不算完,巫荣又拿出先前那张符箓,不知什么时候,原本黑色的符箓已经变成了鲜红色,简直像是刚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
  巫荣双指夹着符箓,和刚才一样,同样施法片刻之后,血红色的符箓也很快燃烧殆尽。
  与此同时,魔猿双爪上面则是覆盖上了一层鲜红色的血光,看起来诡异而又残忍。
  BUFF完魔猿之后,巫荣就指挥着魔猿再次从云雾中跳出,扑向了罗阵。
  不用说,罗阵又是一片弹幕打了过去。
  只不过这次这些弹幕再打到魔猿身上之后,无数的雷光弹却被那层薄薄的红光挡了下来,无法对魔猿造成丝毫的伤害。
  而魔猿再次抓到罗阵的青云阵上之后,虽然还是无法破防,但是一爪抓下,却是留下了五道血红色的爪痕,滋滋地冒出血红色的烟雾。
  居然还带中毒攻击?
  忽然,罗阵面前的浓雾散开,再次露出了巫荣的身影,满脸戏谑地看着罗阵。
  “不就是有个好点的护身法器吗,老子倒要看看,是你的法力够多,还是老子的魔猿持久!”
  话音落下,魔猿又化为一圈黑影,上下左右,绕着罗阵飞速攻击起来,不一会儿,青色的防御护罩上面就布满了血红色的爪痕,血红色的烟雾更是浓的仿佛要直冲云霄一般,连罗阵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不过魔猿双爪上的血红色附魔也被消耗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样,腐骨血爪的滋味如何?法器还能再坚持多久?”
  “侥幸逃得性命也就罢了,老老实实地躲起来修炼多好,本事不大,却不知死活地来找老子复仇,怎么样,重新落入绝境的滋味如何?”
  “放心,这次不会再给你逃跑的机会了,老子会让你亲眼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地炼化成为僵尸,变成嗜血的鬼物!”
  “我说···”忽然,罗阵有些无奈的声音从血雾中传出,“你们反派都是这么啰嗦的么?”
  话音刚落,只见已经被血雾牢牢围住的防御护罩猛地大放光明,瞬间就将上面的血色爪印全部蒸发,恢复成了原本的青色云雾。
  “腐骨血爪?切,也不过如此嘛。”
  “哼,嘴巴倒是挺硬,老子看你的护体法器能支撑你这样爆发几次!”
  冷哼了一声,巫荣再次抽出一张黑色符咒,划破手指,再次给魔猿的双爪附魔,然后指挥着魔猿再次扑了上去。
  只不过这一次,还没等他扑到罗阵跟前,无数藤蔓忽然出现,飞快地将它缠成了个粽子。
  随后,罗阵嘴角一咧:“十万伏特!”
  银白色的雷电忽然出现,从藤蔓的根部顺着藤蔓飞速往上蔓延,转眼间,藤蔓粽子就变得银白一片,电流的劈啦声也响成一片,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魔猿凄厉的惨叫声也从雷电粽子中传出,叫声凄厉无比,显然被电的极惨。
  这要是在动漫里面,这团粽子肯定就变成半透明状了,而且里面还能看到一副骨骼一闪一闪的,每闪一下姿势还不一样,只不过在现实中,除了亮的跟个白炽灯一样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特殊表现了。
  只不过看在巫荣的眼里,那叫一个心痛。
  为了这只铁骨魔猿,他前前后后花费的灵石无数,说是倾家荡产都不为过,眼看着现在居然被这小子用这个古怪的法术打的惨嚎连连,他怎么可能不心痛。
  巫荣赶紧打开储物袋,抛出数把飞剑,御使着它们如穿花蝴蝶一般把这些藤蔓尽数切断,哪怕飞剑被藤蔓上的雷电击打的伤痕累累也顾不上了。
  这些只是中下品法器,怎么能和这只宝贝相提并论。
  不过藤蔓却是砍了又长,竟像是无穷无尽一般。
  “怎么回事,这么诡异的法术,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眼见魔猿的惨叫声越来越大,巫荣满脸焦急,但是直到那些飞剑全都报废,也没能把铁骨魔猿救出来。
  巫荣一咬牙,伸出左手,然后右手取出一把刀刃漆黑的怪异匕首。
  黑光一闪,他左手的小指应声而落,还没等鲜血喷出来,他就用法力封住了创口。
  又取出一张黄色符箓,随手一甩,就把断指裹了进去,巫荣握着包住了断指的符箓,嘴里快速地开始念动咒语。
  很快,圆柱形的符箓渐渐扁了下去,就好像断指渐渐融化了一般。
  待到断指完全消失不见,巫荣一甩符箓,符箓便被展开,然后被他顺手扔在了一旁,任凭它浮在半空中。
  紧接着,他两手飞快地掐动了几个法诀,然后右手猛地一捏断指处,同时也撤去了创口处的法力。
  一道血箭猛地喷出,巫荣脸上也闪过一丝痛色,紧接着,他张口一喷,一道黑色法力就如箭一般飞射而出,撞到了血箭之上。
  两者相撞的瞬间,血箭上猛地燃烧起了漆黑颜色的火焰,然后它就带着熊熊黑焰,狠狠地撞上了那团雷电粽子。
  就像是火星落到了被汽油浸透的棉花团上,这团闪耀着雷电的藤蔓粽子猛地燃烧起了熊熊的黑焰,甚至还顺着藤蔓向根处蔓延。
  转眼间的功夫,偌大的藤蔓粽子就被烧的干干净净,露出了里面遍体鳞伤的魔猿。
  不过黑焰明显是爆发的招式,不能持久,将藤蔓烧干净之后就只剩下了寥寥几朵,眼看就要熄灭,而藤蔓则是再次从虚空中出现,眼看着马上就要再次把魔猿缠成粽子。
  就在这时,巫荣右手一挥,那道黄色符箓化成一道闪电,飞速没入了魔猿的眉心。
  腾地一声,魔猿身上冒出了熊熊烈焰,不过这些火焰并没有灼伤魔猿,反倒像是一层保护层一般,藤蔓一碰到火焰就瞬间化为灰烬,再也无法困住它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