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章 他也会写代码?

  罗阵没想到自己的法器居然都已经传到了元婴期大佬的耳中,赶紧取出一块旗舰版的法器,双手奉上。
  “请前辈指教。”
  伸手一招,法器便飞落到了孟元浩的手里,随即他的手上忽然浮现出了一团白光,将法器牢牢包裹了起来,片刻之后,孟元浩轻咦了一声,抬头说道。
  “你们居然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不怕别人将此法器仿制了去吗?”
  罗阵上前解释道:“前辈有所不知,此法器现在的阵纹是经过演化之后的阵纹,已经和使用者的灵识绑定了,就算有人按照此种阵纹仿制出一模一样的法器,那也只有他自己能用而已。”
  “至于初始阵纹,我们已经设置成了只要接触到灵识,就自动开启绑定操作,演化阵纹。再说了,就算有人灵识极强,能够在一瞬间就洞悉法器的阵纹,那他拿到的也只不过是一个法器上的阵纹罢了。”
  “我们每个法器上的阵纹,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就算有人拿来仿制,他也只不过能仿制那一个法器的阵纹罢了。”
  “而且说来奇怪,同一个号码只能存在一个,若是存在多个相同的号码的话,通话就无法拨通,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在每一个法器被绑定的时候,法器会自动检测一下此号码存在的数量,若是存在相同的号码,号码后面就会加上个后缀,避免因为这种情况倒是法器废弃。”
  “比如前辈手中的法器,号码是12673781263,若是存在相同的号码,其号码就会自动变成12673781263-1。”
  “当然了,若是后期有条件之后,我们也会考虑将阵纹处理一下,避免出现复制阵纹的情况出现,不过现在时间紧急,却是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里罗阵小小地撒了个谎,若是出现相同号码的幻音法器,法器并不会无法使用,而是每次拨号的时候,会随机拨通到其中一个法器。
  而之所以会出现无法使用的情况,自然是罗阵专门动的手脚,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复制号码。
  保证号码唯一性,这是罗阵计划的基础。
  这一点,无论如何都必须保证,不惜一切代价,宁愿废掉这个号码,也要保证号码的唯一性。
  十一位的号码,足够他们用上很长时间,若是不够,大不了再加位数,反正这个东西只是个识别编号,又不涉及到协议之类底层的东西,增加位数并不会对原来的号码造成什么影响。
  这一点,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他自己知道真相如何,对其他所有人的说辞都是一样: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存在号码相同的法器,这个号码就会废掉。
  反正修仙界像这种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的阵纹多了去了,又不缺他这一个。
  孟元浩则是有些感慨地说道:“阵法一道,博大精深,纵然已经发展了数万年,面对此道,我们却仍然像是懵懂孩童一般,茫然无知,总结出来无数阵纹又能如何?我们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些阵纹为什么能达到如此功效。”
  “五行灵纹为何能将天地灵气转化为五行灵气?”
  “幻灵纹为何能制造幻象?”
  “御灵纹为何能驾驭灵气?”
  “虽然修仙界的前辈们总结出了无数阵纹,但是我们似乎一直都只是拿过来用,都是将其视为天道的表现,但从来都没有过想过,它们为什么会有这些作用。”
  极其罕见的,孟元浩一口气居然说了这么多话,而且面对的还是他们三个小小筑基期修士。
  当然了,罗阵并不知道孟元浩平时是不是话就是这么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曾经幻想过一位元婴期修士的风采。
  别的不说,起码不应该是个话痨。
  不过一想到东方胜那个金丹期的赌鬼,那么再出现个元婴期的话痨,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要是让孟元浩知道罗阵心里在想什么,说不定当场就拂袖而去了。
  反观孟元浩,在说完这一大段话之后,然后就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向了罗阵,不过罗阵却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他当然不是话痨,那一大串话,完全就是说给罗阵听的。
  只不过从他的反应来看,似乎没什么效果。
  还挺谨慎。
  在修仙界,谨慎是个好品质。
  先前听陶思诚提起罗阵的时候,他就对这个同样修习道纹的小修士产生了兴趣,只不过先前没那个必要专门来跑一趟,现在既然正好过来了,那就顺道来看看好了。
  “走,我今日忽然起了兴致,就稍微指点一下你们二人的阵道修为好了。”
  罗阵一愣,然后大喜。
  一位元婴期修士的亲自指点,哪怕是走的路线不一样,对他也有极大的好处!
  罗阵一躬到底:“多些前辈!”
  而王临风自然是知趣地离开了,他都说了,是指点一下他们二人,很显然,自己不在这个“二”里。
  三人进入屋内,孟元浩便开始讲解起了阵道方面的知识,由浅入深,由简入难,开始讲解。
  当然了,阵法一道,博大精深,若是事无巨细地讲解一番,别说一晚了,一年都讲不完。
  所以孟元浩讲解的时候,并没有讲的太过于详细,而是高屋建瓴,从一个元婴期的角度来讲解阵法之道。
  这种讲解方式,并不适合新入阵道的修士,而最为适合的,就是有一定阵道修为的修士,就比如罗阵他们俩。
  这种将解放时,就连陶思诚这个经常聆听孟元浩讲解的人都大有收获,一些以前想不通的地方更是豁然开朗。
  相对他而言,罗阵的收获只会更大。
  他最需要的恰巧就不是那些细节方面的东西,而正是这种总纲一般的东西,可以说,孟元浩简直就是带着他把自己所会的东西系统地梳理了一遍,其意义不言而喻。
  这一指点,就是整整一夜,一直到天刚蒙蒙亮,孟元浩才停下了自己的讲解。
  而罗阵则是上前一步,再次郑重行了一礼:“多谢前辈指点,晚辈感激不尽。”
  毫不夸张地说,仅这一晚的指点,孟元浩对他就有了半师之谊。
  孟元浩微微一笑:“无妨,同是修习道纹的阵修,我很期待你能走到哪一步。”
  “道纹?”罗阵面露茫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哦,这个名字是我起的,你获得的那份传承里,应该不是这么称呼的吧?就是这个。”
  说着,孟元浩随手一挥,一些细小的纹路就在三人的面前形成,在看清楚这些纹路的瞬间,罗阵就猛地愣在了那里。
  他也会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