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六十七章 这些邪修,果然都该死!

  赵自明虽然在修炼,但却总是忍不住睁眼偷偷打量眼前的这位前辈。
  他已经观察了半天了,这位前辈的修炼方式好像是散功修炼一段时间,然后再正常修炼一段时间,这种修炼方式简直是闻所未闻。
  正常修士把自己的法力看的无比重要,怎么可能会主动把辛苦修炼来的法力故意散掉,要是这样的话,还这么辛苦地修炼干嘛,干脆去当个普通人不就好了?
  这种修炼方式简直就是在挑战修仙界的常识!
  而且他散功的法力量,也太多了点吧?
  简直就像一个炼气七八层的修士在散功一样!
  “光散掉的法力就相当于炼气七八层的修士,那他自身的修为又得是何等的高深?难道他是炼气十层的修士?”
  赵自明心里有点忐忑,为了安全起见,他散发水晶的时候都是选择的炼气八层左右的修士,不会超过炼气九层。
  但有时候就会出现水晶被别人夺走的情况,比如现在。
  “真倒霉,居然会遇到炼气十层的修士来参加交易会,希望他最后不会顺手把我们也当成交易会的材料一块收走。”
  “不行,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先做好准备再说!”
  赵自明悄悄地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木偶,指尖一划,划破了自己的拇指,然后往木偶的眉心,心口,丹田处分别按了一下,留下三处血迹。
  紧接着,他小心地调动法力,缓缓地注入这个木偶之内。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一直在注意着这位陌生的前辈,不让他发现自己的这些小动作。
  还好,这位前辈似乎是在潜心修炼,并没有发现他的这些小动作,让他松了口气。
  随着法力的注入,木偶身上的血迹开始缓缓渗入进去,而它的材质也渐渐开始变化,从原本的木质渐渐开始变化成皮肤的纹理,甚至连干枯的头发都开始有了光泽。
  忽然,人偶眨巴了两下眼睛,身体一挺,从赵自明的手上蹦下来,落到了地上,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它就迈动两条小短腿,跑到一旁的阴暗角落里,身形一暗,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一系列动作下来,赵自明没有引起丝毫的法力波动,甚至连他身体的动作都微小的几乎看不出来,罗阵也没有注意到。
  做完这些事之后,赵自明便继续安心修炼起来。
  很快,两天多的时间过去了,在这两天多的时间内,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好几个人,无一例外,每人都对罗阵散功的修炼方式大为惊讶。
  待到人来的差不多了之后,赵自明站起身来,隐晦地往罗阵那边瞟了一眼,高声说道。
  “人到的差不多了,那就开始交易会吧,诸位道友有什么想卖的或者想买的,都可以说出来。”
  话音刚落,一个修士就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大声说道。
  “诸位道友,我需要厉鬼三百,每个厉鬼手上至少要有十条人命,我愿意拿出九百下品灵石求购!”
  “三百厉鬼?还每只手上都必须有十条人命,道友你这要求也未免太苛刻了些。”
  这个修士看了说话之人一眼:“没有就给我闭嘴!我当然知道要求苛刻,要不然怎么会一只厉鬼就出到三块下品灵石。”
  说话间,他身上的气势猛地一盛,居然是一名炼气九层的修士!
  先前说话的人顿时不吭声了。
  “前辈息怒,他也是无心之言,还请前辈恕罪。”赵自明心里有些发苦,怎么又来了一个高阶修士,但表面却是做出了一副恭敬的模样,“只不过,三百名厉鬼,恐怕在座的道友们手上都没有这么多的材料,不知前辈您是否接受少量的交易?”
  “当然可以,只要能凑够三百只就行,三块下品灵石一只。”
  “那好,我手上有十只厉鬼,请前辈检查一下。”说着,赵自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块拳头大小黑色水晶,从外面还能看到里面不时有满脸狰狞的面孔闪过。
  用法力把这块黑色水晶送出去,炼气九层修士一把抓过来,仔细感应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随手一甩,几十块灵石在空中排成一条线飞了过去,落在了赵自明面前。
  收起灵石,赵自明一拱手:“多些前辈。”
  “在下需要天魔血三两,愿出五十块灵石收购···”
  “我愿出售紫云毒瘴一团,此物出于南方无边密林之中,寻常修士只要吸入一丝,不出半个时辰,便会内脏糜烂而死,极为阴毒。售价九十块下品灵石。”
  “我要出售鬼婴一只,此只鬼婴乃是我精心挑选阴年阳月阳日阴时出生女子,让其在极阴之地受孕,然后在其分娩之际,将其母女二人以秘法斩杀。”
  “极阴之体加上极阴之地,再加上临近分娩被折磨致死的痛苦和怨恨,这才造就了这只绝佳的鬼道材料!售价,七百块下品灵石!”
  “咦,道友,你这个鬼婴不错,在下正好这里有根百炼骨,乃是在下精心挑选童男童女各五十名,活生生地抽出他们的脊椎骨,然后将这一百根脊骨炼制成一根,乃是炼器的上好材料,不知道友你有没有兴趣?”
  有了他这笔交易作为开头,剩下的人也放开了些,纷纷开始说出自己想买或者想卖的东西。
  有的是血粼粼似乎是刚取出来的内脏,有的是脸色狰狞的头颅,有的是白森森上面还飘着鬼火的骨头。
  只有极少一部分才是拿自然界生长的材料或者药草来交易,至于交易丹药的,根本没有。
  他们之所以这么隐蔽地举办这个交易会,自然是为了交易邪修才会用到的材料,那些常见的材料或者丹药,他们直接伪装好去参加普通的交易会就行。
  “老子需要恶煞草四根,一百块下品灵石!”
  众人齐齐转头,看向了房间的角落,看向了被黑色斗笠遮住脸部的罗阵。
  罗阵现在的心情可以说很差,没想到这个邪修的交易会居然是这个样子,看着那些所谓的“材料”,不用想就能知道这些“材料”的背后有多少条无故枉死的冤魂。
  按照他们所说,有些人死前更是遭遇了极其狠毒的折磨,就是为了让“材料”的品质更佳。
  这些邪修,果然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