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五章 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陶思诚听着自家师傅的话,震惊的简直说不出话来。
  他这番话,简直就是在挑战全天下的阵修,挑战无数年来阵修们坚信不疑的认知,更是在挑战修仙界的常识!
  要是让外人知道堪称在修仙界阵道执牛耳的宗门,其阵殿殿主居然是这种言辞,天下大乱倒不至于,千夫所指还差不多。
  以一己之力,居然敢质疑无数前辈们总结出来的阵纹,质疑无数前辈摸索出来的阵道之路?
  甚至明言他们走的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离经叛道!
  狂妄自大!
  怪不得他以前从未提过此事,若不是今天正好遇上陶思诚拿过来这个阵法,恐怕直到此理论成型之前,他都不会说出此事。
  孟元浩则是伸出手指,虚虚一点,五个阵纹瞬间在两人眼前形成,以陶思诚的眼光,自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最基础,也是最经典的五行灵纹。
  紧接着,五行灵纹开始缓缓变形,而陶思诚的目光也渐渐从不解转变成了震惊。
  无他,原本截然不同的五行灵纹,在经过简单的变形之后,居然有了九成的相似度,只有一小部分的阵纹有些不同而已。
  “这是···”
  “这个是经过我整理的五行灵纹,是不是感觉这五个阵纹非常像,只有一小部分有些区别而已?”
  陶思诚呆滞地点点头,然后满脸不敢置信地说道。
  “五行灵纹大部分的阵纹都是一样的,只有细微处也有些许不同,这也就是说···在阵纹内部,还可以继续分解下去?!”
  紧接着,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拿出玉简,瞪大着眼睛,满脸震惊。
  “难道说,那块阵纹···”
  “没错。”孟元浩点了点头,再次虚虚一点,一个阵纹再次浮现在三人面前,“这块阵纹,就是将五行灵纹融合之后的阵纹,我称之为,五行纹!”
  “而这种更为细微的阵纹,我称之为:道纹!”
  “那···那他,居然做到了和师傅您一样的事情!”
  这块阵纹陶思诚很熟悉,正是通讯符阵中的一块阵纹,其出自谁之手自不必说,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如此惊讶。
  孟元浩摇了摇头,笑道:“这倒不至于,以他的年纪,断做不到如此地步,想必他是得到某位大能的传承,继承了他的遗志,准备继续在此道上深入钻研下去吧。”
  “我说的有人在和我研究同样的东西,可不是指他,而是他得到的那份传承的主人。”
  陶思诚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咱们两仪山要不要收下他?身怀这份传承,应该也有资格加入咱们两仪山了。”
  孟元浩摇头:“这倒是不必,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若是如你所说,倒显得是我两仪山觊觎他那份传承了,平白显得我两仪山小家子气。再者说了,就算没有那份传承,那位大能能够做到如此事情,我孟元浩自然也能做到!”
  话语之中,满是自信。
  身为两仪山的阵殿殿主,若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才叫笑话!
  见自己师傅都这么说了,陶思诚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接下来,他又询问了一些自己修炼上的不解,然后便告退离开。
  孟雪见他离开,也赶紧从孟元浩身边起身,一边追了出去,一边说道。
  “爹你继续修炼吧,我去找陶师兄玩了。”
  “就知道玩,也不知道闭关修炼一下,身为阵殿殿主之女,不通阵道也就算了,修为也才刚刚筑基一层,成何体统。”
  “哎呀爹,我知道了,这不是刚刚历练回来嘛,等休息两天,我一定好好闭关修炼。”
  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跑了出去,只留下孟元浩无奈摇头。
  追上陶思诚,孟雪若有所思地说道。
  “怪不得那个店主居然能改造所有阵法,原来是有一份这么厉害的传承,我就说嘛,筑基期之中,怎么可能有比你还厉害的阵修。”
  “孟师妹,此言差矣。”陶思诚转头认真地说道,“虽然他获得了这么一份特殊的阵道传承,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阵道修为不高,而是恰恰相反。”
  “身为一名散修,面对这么一种从未有人接触过、了解过,与现有阵道体系完全不同的阵道修炼方式,他居然能仅凭自己的力量,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将此阵道修习到如此程度,甚至可以只看阵纹一眼就能看出阵纹的作用,这份阵道修为,又怎么会低到哪去。”
  “行吧,反正我是不懂你们阵道的事情,接下来你肯定是准备去找那位店主交流阵道吧?”
  陶思诚大奇,转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切,你们这些阵修的想法还不简单,一个个跟入了迷一样,遇见个奇特点的阵法都能看上半天,更别说这种从未出现过的阵道了,你要是不感兴趣,我才感觉奇怪呢。”
  陶思诚回想起自己以前的行为,无言以对。
  “不过在此之前,你不先考虑考虑售卖通讯符阵的事情吗?最起码先让咱们两仪山的弟子们人手一个,这样一来,两仪山的弟子们再出去历练的话,安全性就会大大增加了。”
  “这个先不急,我还有个想法,可能得需要罗道友帮助才能完成。”陶思诚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去吞天门找一下王道友。”
  “师妹你是跟我一起过去,还是回去闭关?”
  孟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怎么一个个的都想让我去闭关修炼,我爹也就算了,我都跑出来找你了,你居然还让我回去闭关?
  真是个呆子!
  不过她也早就习惯了,不管是大师姐还是这个呆子,这俩人都是一模一样,要是跟他们较真,早就把自己气死了。
  “当然是跟你一起去了,这么好玩的事,不叫上我怎么行。”
  陶思诚迟疑了一下,说道:“跟我过去也行,但是我们讨论东西的时候,师妹你可不能光顾着玩,修炼也不能放下。”
  “修行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容不得丝毫懈怠是吧。”孟雪有些无语地抢答了一句,“我知道啦,我会努力修炼的,放心吧。”
  陶思诚这才点了点头,带着她向宗门的方向走去,路过宗门的时候,刘昊正在和一个中年修士通话,满脸痛心疾首。
  “吴师兄,为了这区区三个月的值守,你居然连自己的师弟都坑,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