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八十一章 解阵

  见罗阵过来,石博也懒得再客套什么,一挥手,一张巨大无比的纸张忽然出现在半空中,就这么展现在众人面前。
  炼气期修士的手段就是这么LOW,没办法,实力太低,很多高逼格的操作都做不出来。
  这要是个筑基期的修士,不说别的,聚气化阵还是能做得出来的,虽然不能运转,但是起码能拿来看啊,而且逼格十足,哪像石博这样,还得先费劲巴拉地弄一张巨大无比的白纸,然后再往上一点点的画阵法。
  “我选择的就是此阵,开始解阵吧!”
  说完,石博再次一挥手,一根手指粗细的长香就从储物袋中飞出,插在了地面上,然后他弹手指,一朵火花就从他的指尖飞出,将长香点燃。
  “两个时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出此阵!”
  说完,他便旁若无人地盘腿坐在地上,闭目修炼。
  长香点燃之后,嗖地一声,所有人齐刷刷地转过了头,将目光投向了他的对面,投向了罗阵。
  罗阵微微一笑,抬头扫了一眼浮在半空中的那张白纸,然后就和石博一样,盘腿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阵法储备+1.
  什么叫空手套白狼,这就是了。
  这次的比试和上次与宋家兄弟那次还是有些不同的。
  上次的阵法,不仅包括了阵纹,还有讲解如何布阵的步骤,所缺少的,也就只有阵法的功用以及破阵方式了,所以算不得是解阵。
  那种情况,换一个阵道修为高一些的普通阵修,也同样能够做到解读出阵法来,只不过花费的时间要比罗阵长一些就是了。
  而这次,有的就只有阵纹而已,难度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闭上眼睛之后,阵法空间里就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阵法,罗阵也随即出现在阵法空间里面,看了这个阵法一眼,一挥手,阵法便被分解开来,化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细小阵纹。
  紧接着,相同的阵纹渐渐消失。只留下了一片完全不同的阵纹。
  “全是已经收录过的么,哈,那就更没难度了。”
  罗阵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到阵法空间里面,开始破解阵法,而周围的人见他这个样子,却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咦,破解阵法就是这样的吗,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他就只是往那一坐好吧,哪里厉害了?”
  “就因为只是往那一坐,所以才厉害。你想啊,连阵法都不用看就开始破解了,这还不够厉害吗?”
  “哈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不过人家可不是连阵法都没看,你没看他刚开始扫了一眼么?”
  “扫一眼就能把这么复杂的阵法记下来,果然不愧是以炼气期修为挑战金丹期才能使用的解阵之法的天才啊,哈哈哈···”
  经过一开始小小的骚乱之后,场面也渐渐开始安静下来,没有谁会闲的蛋疼地在那嘲讽整整两个时辰,有那闲心,还不如多修炼几个周天来的重要。
  长香缓缓燃烧,很快就燃烧了一半左右,石博睁眼看了一下,发现长香还剩下有将近一半,于是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准备再修炼一会儿。
  刚开始运转,就听对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好了。”
  好了?
  石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俩字代表什么意思,然后就猛地睁开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好了?!你已经完成解阵了?”
  罗阵已经站了起来,满脸轻松地点点头:“对啊,这阵法挺简单的。”
  简单?
  围观的众人有些发愣,然后齐齐看了一眼飘在半空中的阵法。
  长宽各有丈许的白纸,被这个阵法画了个满满当当,光是看一眼就觉得头晕,你居然说简单?
  那什么算难的?
  周围的人则是满脸怀疑地看着罗阵,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个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肯定是自觉解阵无望,自暴自弃,准备乱蒙了。”
  “就是,才一个时辰而已,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过来,也不可能这么快,他区区一个炼气十层的修士,难道还能做到不成?肯定是准备胡说一气!”
  石博也皱起了眉头,到了这个地步,他从罗阵的脸上看到的也只有满满的自信,找不到一丝慌乱。
  难道他真的解阵成功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才一个时辰多一点啊!
  就算是让金丹期的修士过来,恐怕也没这么快吧?
  想破脑袋,石博也想不出罗阵究竟想干嘛,只能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可想好了,众目睽睽之下,你是耍不了什么花招的!”
  “耍花招?”罗阵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这么简单的阵法,有耍花招的必要吗?”
  随后,罗阵便不再理会他们,而是自顾自地开始说明起来。
  “此阵乃是将幻阵与杀阵结合起来的阵法,可以让人沉浸于幻象中的同时,被阵法渐渐杀死,是一门极为阴险的阵法。”
  第一句话说出,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向了石博,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只不过大部分人预想中愤然呵斥的场景没有出现,反倒是石博猛地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见他这个表情,众人的心猛地一沉,尤其是那些下注赌罗阵失败的人,心简直沉到了脚底板。
  他竟然说对了!
  难道他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阵法破解开了?
  不对,肯定是蒙对的!
  “不过这个阵法虽然简单,不过有一点却是挺有意思的。”然后他们就听罗阵继续往下说,“但凡幻阵,一般都是勾起陷阵之人心底最深处的欲望,修为,美色,亲情,爱情,财富,权力等等,靠这些东西让他们深陷幻象之中。”
  “还有的幻阵可以勾起陷阵之人心中的恐惧,甚至可以勾起他的心魔,让其深陷恐惧绝望之中,无法脱身。”
  “但这个幻阵却是独辟蹊径,依靠战斗让人沉溺于幻象之中,直至身死而不自知。”
  “反其道而行之,以战入幻,确实让人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