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四章 破阵

  又接二连三地试探了好几处地方,各种各样的攻击也都施加到了孟元浩的身上,最后甚至逼的他连护身法宝都使了出来,这才将这些攻击尽数挡了下来。
  要知道,这些攻击不光是有本身的攻击,而且还会互相增幅,十道攻击一起攻来,竟是起到了相乘的效果。
  不光是孟元浩的护身法宝被逼了出来,其他有能力相助的也纷纷出手,给孟元浩刷了一层又一层的BUFF,帮助抵挡阵法的攻击。
  还有几名修士也唤出了自己的法宝,有镜子定住他身上的一部分攻击,有宝塔垂下瑞光,护住他的肉身,还有宝瓶倾斜,倒出清水,环绕四周。
  在场十九名修士各显神通,手段频出,牢牢地将孟元浩护在了中间。
  能逼得十九位元婴期修士齐齐出手保护一人,可想而知此阵威力如何了。
  经过了整整三个多时辰的试探,甚至绕着这条山脉都转了一圈,孟元浩才终于确定了那处阵纹的所在。
  而这个时候,十位雾灵已经全部显现,十种不同的攻击早已攻到了孟元浩的身上,让他的身上五颜六色,山石,火焰,流水,雷电等等各种各样是的攻击都聚集一身,若非有其他修士相助,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饶是如此,他的脸色也有些惨白,法力消耗大半。
  不敢耽搁,孟元浩飞到山脉底部,唤其他修士过来,指着自己头顶上那一处方位说道。
  “诸位道友做好准备,听我指挥,稍后一起攻击此处!”
  “好!”
  众人齐声应允,取出法宝,做好攻击的准备,而孟元浩则是伸手按在了阵法上面,仔细感应灵气的流动,片刻之后,孟元浩猛地大喝一声。
  “就是现在!”
  众位元婴修士齐齐出手,各色法宝齐出,一起打在了那处阵纹之上。
  “轰!”
  一声巨响响起,一阵巨大的冲击波更是从撞击出猛地四散而出,甚至将众人下方的山林都冲出了一大片空白。
  对于这些元婴期修士而言,这阵冲击波自然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罗阵他们而言,就足以致命了。
  好在冲击波临体之前,那名僧人一抖袈裟,将他们两人保护了起来。
  只不过,在众人合力攻击之下,防御护罩却是岿然不动,甚至连抖都没有抖上一下。
  怎么回事,是攻击的时机不对,还是孟元浩测算出的破绽有误?
  众人心里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就见那处被攻击的防御护罩上流动的五彩光芒猛地一滞,紧接着就飞快地开始淡化,色彩消散,在五彩光芒彻底消散的瞬间,这处防御护罩更是啪地一声碎成了无数碎片。
  这处护罩的破碎只是个开始,随着这片防御护罩的破碎,以其为中心,庞大无比的防御护罩开始飞速地褪色,破碎,一会儿的功夫,笼罩了整条山脉的防御护罩便尽皆破碎,露出了山脉的真容。
  其他人看着眼前这一幕,目瞪口呆。
  喂喂喂,我们想的只是破开个入口,你居然直接把阵法给破掉了?
  话说只不过十几个元婴期攻击一下而已,居然就把这么大个阵法给破掉了?
  其中那几个阵修更是灵光一闪,猛地转头:“孟道友,你找到此阵的漏洞了?!”
  也只有这种可能,才会出现一击就将阵法粉碎的情况了。
  孟元浩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最近阵道修为又有所进步,这才发现了此阵一个不起眼的漏洞。”
  居然又进步了!
  数万年间,此阵早就被公认为是完美阵法之一,现在居然被他发现了一处漏洞!
  其中一名阵修不无羡慕地说道:“孟道友作为元婴之内阵道第一人,阵道修为居然还能像这样突飞猛进,真是令人羡慕。”
  “能找出十方雾灵阵的漏洞,孟道友看来要再次名扬天下了。”
  “诸位道友过奖了,阵法之道,犹如浩瀚星海,在下也不过是勤耕不缀罢了。”孟元浩摆了摆手,转而说道,“既然阵法已破,众位道友,我们便一同前往好了。”
  随着阵法破碎,他身上缠绕的那些攻击也随之消散不见,孟元浩收回法宝,取出一颗丹药吞服下去,恢复法力。
  那名僧人也收回了袈裟,陶思诚则是躬身行了一礼:“多谢智空前辈出手相护。”
  罗阵这才知道这位僧人的法号,同样也躬身行了一礼:“多谢智空前辈。”
  呵呵笑了一下,智空笑道:“陶师侄不必多礼。”
  随后他又将目光投向了罗阵这边,有些好奇地问道:“不知这位施主师从何门,为何老衲从未见过?难道是孟道友新收的徒弟不成?”
  陶思诚正要说话,就听孟元浩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这倒不是,罗阵乃是我一位故友新收的弟子,我正好带他出来见见世面。”
  罗阵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这瞎话编的,张口就来啊。
  不过这也是个理由,不然的话,怎么解释他忽然带自己这么一个外人过来?
  罗阵则是冲着周围的修士们拱手行了一礼:“晚辈罗阵,见过各位前辈。”
  其中一名修士有些惊奇地说道:“咦,罗阵,难道就是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店主,罗阵?”
  罗阵没想到自己符阵店的名声居然都传到这些元婴期大佬的耳朵里了,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正是晚辈。”
  “嗯,不错,你们创造的那个幻音法器很方便,我还在想是哪家的弟子呢,原来竟然是孟道友的友人之徒,那就可以理解了。”说着,这名修士还露出了自己手腕上的幻音法器给其他人看了一眼,“就是这个法器,不管距离多远,都可以任意通话,下次你们再有事找我的话,直接拨通我的号码就行了。”
  他这一拿出来,罗阵才惊讶地发现,在场十九名元婴期修士,去掉孟元浩,还剩下十八名,居然大半都戴着幻音法器!
  甚至连那位僧人智空大师的手腕上,都戴着一件黑色的幻音法器。
  趁这个机会,他们甚至都开始交换起号码来了。
  这覆盖率,这推广效率,连罗阵都忍不住给自己点三十二个赞!
  要说起来,还真得感谢这个绝佳的时机。
  越是在这种需要来回奔波传递消息的场景下,才越能体会到这个法器的宝贵之处。
  别的不说,这一来一回,哪怕是金丹期修士,也得耽误一两天的时间,若是那些距离较远的门派,七八天都有可能!
  所以,不光是他们戴上了法器,还保证了门派之中至少有一件幻音法器,方便随时沟通。
  借这一事件之福,幻音法器的高端推广之路,一开场就来了个开门红。
  而有了这么多元婴期修士作为开端,想必幻音法器的扩散速度,会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