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八章 同伴?你配吗?

  第二天,中午。
  李志远刚刚喂完僵尸,正准备休息一会儿,那几个侍弄药田的仆从们也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忽然,一声闷雷般的巨响猛地响起,几人纷纷抬头,但见天空万里无云,一片晴朗。
  紧接着,又是几声闷雷响起,众人这才发觉,雷声好像就在自己耳边响起一样,纷纷惊疑地四处寻望起来。
  “这里!”一个仆役指着最右边的僵尸洞惊叫道。
  话音刚落,又是一连串的滚雷轰然响起,正站在僵尸洞前的仆役被吓的脸色一白,赶紧跑到了旁边。
  见是这个僵尸洞发生了变故,李志远脸色猛地一变,跑到了洞口大喊起来。
  “罗阵!快出来!”
  喊了几声之后,山洞里依然静悄悄地,没有丝毫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滚雷响起,这一串的滚雷持续的时间之长,甚至比前面所有雷声加起来还多。
  其他几个仆役幸灾乐祸地看着山洞,那个家伙到现在还没出来,恐怕是被仙长的僵尸给撕吃了吧?
  李志远脸色变幻了一阵,按了按自己胸口的符箓,一咬牙,跑了进去。
  但是没想到刚跑几步,就看到罗阵脸色煞白地跑了出来,正好和他撞个满怀。
  顾不得被撞的生疼的胸口,李志远急忙拉着他跑出了山洞,等重见天日之后,他才松了口气,问道。
  “怎么回事,难道是仙长的僵尸失控了?”
  罗阵惨白着脸,像是惊魂未定似的,咽了口唾沫,才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刚喂完那只僵尸,它···它的手里忽然冒出来一道道闪电,四处乱劈···”
  “那它跑出柱子范围没有?”
  “没···没有。”
  “还好还好。”李志远松了口气,“还好没失控,不然的话,咱们这些人,谁都跑不掉。”
  “走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嗯。”
  点了点头,罗阵就转身往自己的小屋走了过去,待到走进自己小屋,关上门之后,他才忍不住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成功了!
  果然可以施展法术!
  刚才山洞里的雷声根本就不是大尸兄施展的法术,而是他!
  而那副惊慌的模样,只不过是他装出来的罢了,为了以防万一,有人进去查看,他施展法术的时候是从大尸兄的角度施展的,就算有人专门去查看,也看不出异常来。
  而且,他已经打算好了,就算他真的只有一击之力,他也可以说自己是被活尸的法术吓倒的,不会让人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大不了以后被他们嘲笑成胆小鬼呗。
  不是说李志远,那几个侍弄药草的家伙,他可信不过。
  至于他惨白的脸色,那倒不是装的,而是真的。
  一小部分原因是被雷声震的,即便是他耳朵里已经塞了准备好的棉花团,但巨大的雷声经过山洞的反射叠加,也震的他脑袋里面嗡嗡直响。
  大部分原因则是精神力透支,那一连串的掌心雷几乎耗尽了他的精神力,不过他也因此测试出来了自己的上限。
  二十六次掌心雷。
  掌心雷消耗的精神力出乎意料的少。
  接下来,可以尝试去打开木楼了。
  一边这么想着,罗阵一头栽倒在了床铺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罗阵直接睡到了天色昏暗才醒了过来。
  眨巴了两下眼睛,罗阵猛地坐起身来:糟糕,僵尸没喂!
  他倒不是担心巫荣回来惩罚他,毕竟他现在有了掌心雷,就算是磨,他相信也能磨开木楼的防御。
  只要拿到了了阵法书,他自信能通过自学学会阵法,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逃离这里,脱离巫荣的魔掌。
  他担心的是僵尸饿极失控,那样的话,自己就不得不用掌心雷击杀它们,万一巫荣祭炼完它们之后,和它们有心灵联系,那他岂不是就知道老巢出事了?
  情况再糟糕点的话,自己的掌心雷无法击杀这些僵尸,那这个山谷里的人就全喂僵尸了。
  纵然这种可能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罗阵也不想赌。
  满脸着急地推开门,罗阵急忙就要去喂僵尸,没想到刚一出门,正好看到李志远从最右边那个僵尸洞里走了出来。
  见罗阵推门出来,李志远一边擦着手,一边笑着走了过来。
  “你醒了?放心吧,僵尸我已经帮你喂好了。”
  看着他有些疲惫的脸色,罗阵心里一暖,中午测试法术的时候,在僵尸有可能失控的情况下,他还奋不顾身地跑进僵尸洞来救自己,现在又帮自己喂养僵尸···
  见罗阵有些发愣,李志远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放心吧,只要僵尸没跑出那五根柱子的范围就不会有事,别害怕。”
  他以为罗阵还心有余悸呢。
  罗阵也不解释,而是点了点头:“嗯,知道了,还有,谢谢你帮我喂僵尸。”
  “嗨,这有什么好客气的。”李志远摆了摆手,“在这鬼地方,不互相帮助怎么可能活得下去。”
  巫荣离开之后,他似乎也放松了一些,要是以前巫荣在的时候,他可不敢说“鬼地方”这三个字,哪怕巫荣是在木楼里面。
  拍了拍罗阵的肩膀,李志远笑着说道:“再说了,今天我帮了你,以后万一我生病了或者受伤了,难道你还会不帮我?”
  “当然帮!”罗阵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不就完了,只有互相帮助,咱们才能顺利活下去啊。”再次拍了拍罗阵的肩膀,李志远叹了口气,“唉,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待的。”
  “哦?李志远,没想到仙长刚一离开,你就翻脸开始骂人了啊?”一声阴阳怪气的说话声突然从身后传来,李志远脸色猛地一变,转过头去,果然是那几个负责药田的仆役。
  “还敢瞪我,是不是想让我回头禀告给仙长啊?”
  李志远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痛恨,但是脸上却做出了一副赔笑的讨好表情。
  “刘哥,您这话说的,咱们可都是同病相怜的同伴,没必要这么做吧?”
  “有没有必要,那是我说的算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刘洪一脸嘲弄地来到李志远面前,拍拍他的脸,说道,“再说了,同伴,呵呵,你配吗?”
  “想让我不告诉仙长也行,接下来半年,我们的衣服饭食都交给你们了,表现好的话,我可以帮你们隐瞒下来你们在背后说仙长坏话的事。”
  “听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