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一章 完善阵法

  罗阵沉吟了一下,说道:“完善此阵的话,可以倒是可以,只不过···”
  “说实话,此阵上一些阵纹我从未见过,就算是我想完善,也是力有未逮,所以···”
  罗阵把灵石推了回去。
  “抱歉,让你失望了。”
  这也没办法,罗阵的阵纹储备没有涉及到远程通话这一部分,只有这几十个阵纹,根本做不到,就算他想完善也没办法。
  一边把这些灵石推回去,罗阵一边暗暗叹了一口气。
  自己的阵纹储备还是太少了点,还得想办法继续增加才行啊。
  再赚上半年的钱,手里应该能突破三百块中品灵石,买些阵法,应该是足够了。
  陶思诚愣了一下,没想到罗阵会给出他这个答案,本以为他这么简单就能看出此阵的作用和疏漏,改良阵法应该也不成问题,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了罗阵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
  “那也就是说,只要有阵纹,你就能完善此阵?”
  罗阵点头:“没错。”
  沉吟了一下,陶思诚又取出了十几枚玉简,摆在了桌子上。
  “那好,这些就是我创造此阵时参考的阵法,还有一些其他的阵法,道友尽可以拿去研读,只要能助我完善此阵,什么都好说。”
  罗阵先是一愣,没想到这个阵法居然是他自创的,看来也是个高手,而且更没想到他为了完善阵法,居然愿意做到这种地步。
  不过既然对方愿意这么做,那罗阵他当然也不会客气。
  “好,只不过这个阵法比较麻烦,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良好的。”
  “没问题。”陶思诚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只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改良阵法的时候,我可以旁观学习一下。”
  “可以。”
  罗阵点头,反正他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阵法空间里面进行,让他旁观也无所谓。
  再说了,反正最后要连源码一起交付,那别人来协助开发也没什么关系。
  按照罗阵的估计,这笔生意至少也得两个月才行,不过能收录这么多的阵法,耽误两个月的生意也值了。
  不过陶思诚说出自己的要求之后,才忽然想起来,自己早就答应了孟雪要陪她一起去玩。
  陶思诚表情忽然僵硬,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然后就见孟雪正一脸怒气地盯着自己,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说,就听孟雪深深地叹了口气,满脸怒气化为无奈。
  “唉,先等你的阵法改良好,再陪我出去玩,这样总行了吧?”
  “阵法呆子!”
  罗阵看着这一幕,忽然感觉似乎有冷冷的狗粮在自己脸上胡乱的拍,我不想吃还硬往嘴里塞。
  开个店都能遇见虐狗的,真是哔了狗了。
  罗阵面无表情地走出店门外,挂上了工作中,暂时不接生意的牌子。
  “你们有地方住吗,没有的话可以先住店里。”
  这家店的后面还有个院子,有几间空房,所以罗阵就顺口问了这么一句。
  再说了,自己既然要专心改良阵法,那肯定是要关门的,免得有人来打扰,若是这样的话,他还要来旁观,岂不是说自己每天都得出去给他们开门?
  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让他们住下来得方便。
  这房子可是有禁制保护的,他们就算想直接飞进来都不行。
  再说了,对方也是个能自己设计阵法的高手,还可以趁机多交流一下。
  一直以来他都是靠自学成才,除了那本《基础阵法入门》,他还从未接触过这个世界正统的阵道修习方式,趁这个机会,多加了解一下也不错。
  陶思诚想了想,也不多客气,拱手说道:“那就多谢道友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多多交流阵道上的事情,尽快完善此阵。”
  就这样,三人就这么开始过上了闭门不出专心研习阵法的日子。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闭门不出的只有罗阵和陶思诚俩人,孟雪才不会闷在店里陪他们研究这些无聊的阵法,每天不是修炼就是出门游玩,偶尔凑过来看上两眼,每次坚持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会两眼发晕地跑开。
  抛开这些不说,罗阵在这些日子里的接触之后发现,陶思诚不愧是能够自己设计出阵法的阵修,阵道修为着实不错。
  基本功扎实,思维敏捷,虽然他们两人的思路迥然不同,但有时候依然能提出一些让罗阵眼前一亮的建议,而有的时候他若是能跟的上罗阵的思路,甚至还会提出一些连罗阵都没想到的意见。
  更不用说基础知识方面的东西了,可以说,罗阵在他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极大的补足了自己的基础不足。
  以前的罗阵可以说是纯粹靠着逻辑来修改创造阵法,但人力有时穷,哪怕他的思维能力再强,想法再独特,但也不可能将方方面面都想到。
  但是修仙界经过了无数年的发展,许多他想到的没想到的东西可能都有先人想到并做了出来,也许很简陋,也许很繁杂,也许很弱小,但对罗阵而言,思路和创意,才是最重要的。
  而这些东西,其实就是大门派的底蕴了。
  只有那些大门派,才会让自家弟子们如此深入地学习某样东西,散修哪怕想学都没地方学,只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实用,但很杂很乱,而且偏科很严重。
  而对于陶思诚而言,罗阵带给他的震撼只会最大。
  各种奇思妙想暂且不提,就只说一点,每当自己拿出一个阵纹,基本上不用自己说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阵纹是做什么用的,但最奇异的是,他很明显事先又不知道这个阵纹。
  哪怕已经和他共事了将近两个月,陶思诚依然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面对不认识的阵纹,只是看上一眼,思考片刻,马上就能说出来阵纹的作用,哪怕是自己的师傅都做不到这一点!
  更不用说认出阵纹之后,过上不久,他就能再拿出一个相似的阵纹。
  乍一看这个阵纹像是大意之下画错的阵纹,有些是只有些细微的不同,有些甚至一大半都被修改的面目全非。
  但经过测试——这个词还是跟罗阵学的——之后,陶思诚就震惊地发现,这个阵纹居然可以显著地提升阵法的效用。
  难道他不仅能迅速理解阵纹,还能迅速改良阵纹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