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九章 紫霄

  面对众位元婴期修士的攻击,尹天骄的表现并没有出现丝毫的慌乱。
  除了继续像是玩耍一般点出一张张符箓挡下袭来的剑光,对于其他修士袭来的法宝或者法术,他的表现完全就像是赶苍蝇一般,随手一挥,一件法宝便被打飞了出去,再随手一拍,一道法术便被直接拍散。
  直到此时,众人才深刻地体会到尸王之体的强大。
  仅凭肉身,硬抗上品法宝,完全不在话下!
  若不是进入剑道第三境之后,每一击都附带上了剑意,恐怕面对这些袭来的剑光,恐怕他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十几名元婴后期的修士,竟是完全奈何不了他一个人!
  “这就是现如今的修仙界吗,太弱了,太弱了!这等实力,若是再来一次修仙界大战,你们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
  再次拍飞一件法宝,尹天骄停下了四处点击手指,任凭剑光袭来,只不过,剑光在打到他身上之前,却是猛地拐了个弯,狠狠地撞向了一名修士施展的法术,双双湮灭。
  怎么回事?
  众人心里刚刚浮现出这个疑问,就见剑丸所化剑光四散飞射,所成剑阵瞬间崩溃,而这些剑光所攻击的目标,赫然正是在场的所有修士们!
  “我的剑丸,不听使唤了!”
  心剑门修士满脸惊恐地大叫起来,本以为他能够直接控制法宝,但是没想到的是,通过分化出来的剑光,他竟然同样可以控制法宝!
  四散的剑光只有一开始逼得众人有些手忙脚乱,但片刻之后,众人也就适应了下来。
  尹天骄毕竟不是剑修,剑光如此分散,威力也大为下降,毕竟先前剑光的威力,大部分都是靠上面附带的剑意来提供的,现在剑丸换了主人,自然就没有剑意了。
  既然剑阵已破,那就可以祭出阵法了。
  一边指挥防御法宝挡下剑光,孟元浩一边祭出了自己的阵盘。
  这种情况,最为适合的,自然就是幻阵了。
  阵盘飞出,幻阵瞬间激发,尹天骄的身形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微微叹息了一下,他的双眼瞬间变得迷茫,陷入了阵法之中。
  孟元浩一愣,这陷入阵法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快的甚至有些不正常了。
  要么,是其成为尸王之后,对幻阵的抵抗力降低,要么,就是他故意为之。
  虽然他已经变成了尸王之体,但却神志清晰,按理来说,对幻阵的抵抗力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才对,这么说来,应该是他故意为之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其他人并没有给给思考的时间,而是纷纷凑了上来。
  “不愧是孟道友,一出手就困住了此魔。”
  尹天骄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闲庭漫步,随手为之就挡下了他们的攻击,纵然他们还没有拿出压箱底的招式,但是他又何曾认真出手过?
  金蝉古寺和心剑门的秘技都被其轻松破掉,他们俩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元婴后期,除了逍遥宗的修士,剩下这些元婴中期的修士,就算使出自己压箱底的招式,恐怕也无济于事。
  智空大师手里拿着一片袈裟碎片,抚摸了一下,将其放进了自己怀里,然后他才取出疗伤丹药,吞服下去。
  “孟施主,趁此机会,老衲再使用一次金蝉度魂之术,将此魔度化,等下还请孟施主放老衲的金蝉进入。”
  旁边一人劝告道:“智空大师,你已经身受重伤,再强行发动秘术的话,肯定会境界跌落,千年苦修,尽皆化为乌有,还是由我们一起出手,诛杀此魔吧。”
  智空大师摇了摇头:“他是万年尸王之体,血祭数万人祭炼而成,寻常法术和法宝不一定能破开他的肉身,还是由老衲出手将其度化吧,以免他为祸人间,生灵涂炭。”
  心剑门修士潘凯丰也走上前来:“智空大师,稍后我会再次发动斩魂秘术,先削弱他的元神,再由大师你出手,一举建功。”
  “阿弥陀佛,那就有劳潘施主了。”
  三大超级宗门,只有逍遥宗一门没有这等秘术,所以也只能旁观了。
  定下对策之后,潘凯丰再次并起双指,虚虚一划,连斩三剑,三柄紫色小剑应声飞出,飞射向了尹天骄。
  正常情况下,这柄紫色小剑,应该只有潘凯丰自己能看到,可是为了和孟元浩及智空大师配合,所以他才主动显现出心剑。
  所谓秘术,自然不是可以无限使用的招式,先前已经斩出了几剑,现在更是连斩三剑,连续使用秘术,让潘凯丰元气大伤。
  而心剑之术,最耗神识,连续八次心剑之术,更是直接耗尽了他的神识,在斩出这三剑的瞬间,潘凯丰猛地一阵剧烈头痛,头晕目眩,差点当场晕过去。
  而紧跟在心剑之后的,是智空大师再次唤出的金蝉,两者一前一后,飞向了被困的尹天骄。
  孟元浩一指阵盘,阵法破开一丝缺口,让心剑和金蝉接连飞入,眼看着心剑就要率先斩在尹天骄的眉心,却听他忽然叹了口气,伸手一点,一道符箓忽然浮现,将三把心剑引了过去。
  “唉,何必扰人美梦呢。”
  在场之人脸色齐齐一变,智空大师更是猛地一指金蝉,竟是准备不管不顾,强行让金蝉突入紫府,抓出元神,只不过还没等金蝉近身,一道金色符箓再次浮现,落在了金蝉身上,将其定在了半空之中。
  “能勾起人心底最为眷恋之物的阵法,不错,不错···可惜,幻象终究只是幻象罢了。”
  叹息了一声,尹天骄伸手一挥,一道巨大的符箓忽然一现一隐,快的仿佛都幻觉一般,但是在符箓隐没之后,尹天骄却是信步走出了阵法笼罩的范围。
  “时隔数万年,没想到我还有再见到他们的一天,哪怕是幻象,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踏出阵法的瞬间,尹天骄脸上的不舍、留恋等软弱感情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决然。
  “回去告诉你们宗里的化神修士,我紫霄宗既然已灭,便不会再重新出世,我尹天骄苟活至今,所为之事,便只有一件。”
  “杀掉白修明,为我紫霄宗五万七千三百六十九名紫霄弟子报仇雪恨!”
  “五万七千三百六十九名紫霄弟子,精血魂魄尽皆汇于此身。从今日起,吾一人,便是一宗,从今日起,世间再无修士尹天骄,从今日起,吾之名便为···”
  “紫霄!”